孔闻睿 – 冰球比赛

0
446

阳春三月,一夜之间,却突然落下了大雪。门前的海棠花,依旧是昨日艳阳里曼妙的身姿,在这不慌不忙落下的飞雪中,倒是一份别样的美。冬日一息尚存,好似初来于此时的景象,然而事实上,春的气息已然降临,正如我在这里新的生活伊始。

看似忙碌,实际上无忧无虑的生活与我暂别,半个学期已经结束,迎接春假的拥抱之前,还需度过这个考试周。奇怪的是,这并没有以往期中考试巨大的压力,小伙伴们都在谈笑风生中不紧不慢地度过这三天的时光。谈笑也并非闲聊,大家都在积极地帮助彼此温习重点,这份认真,也是难能可贵的。

并没有谁把这几场考试看得无比重要,恰恰相反,周三晚上的冰球赛,我和无数小伙伴,已然来到现场为校队呐喊。看台上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蓝色海洋,那是SLUH这次冰球比赛的宣传服,更是同学们对校队热切的希冀。对面CBC的紫色军团相形见绌,人数和我们比简直是少得可怜。

比赛的结果倒是并不重要,头一回在现场看学校间的冰球比赛,我更受感染的是他们在这个年龄的激情和热血。两军对垒,介绍CBC的球员时,我们一齐背过身去,拉起套头衫的帽子,沉默不语。转过一边给SLUH球员的特写时,我们又转过身来,拉下帽子,挥舞印着校徽的毛巾,一阵阵的呐喊永不停息。CBC学校的学生亦是如此,只不过顺序与我们颠倒过来。这样的助威方式甚是有趣,即使有些偏激和幼稚,倒也是这个年龄特有的强烈二极情感的最好表现。

整场比赛都没有一人坐下,人浪在翻滚,两边各式各样的口号响彻整个球场。身为SLUH的一员,我自然亦是如此,卖力地呐喊和挥舞。只是遗憾,那一日我们学校的小伙子们状态有些低迷,在CBC率先得分的情况下,始终没有找回以往七连胜势如破竹的强劲,连胜就此终结,然而直到最后一刻,我们才沉默下来,无声离开了场地。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