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闻睿 – 年味

0
2149

春节临近,空间、朋友圈等等各种社交媒体上更是年味十足。初次窥见屏幕角落的新春福袋,我自己甚至都有些陌生。毕竟,告别了家人和故乡,看到那亮眼的红包和装饰,总以为他们、它们与自己有着天各一方的距离感,于是也就没有了太大去点开那一晃而过的红包的兴致,而是默默地看着大家一个个将自己的新春祝福包在红包,送到一个个群里,偶尔点开一两个,也难以体会到这其中的年味与欣喜。

由于时差的缘故,我在上午上课之前匆匆忙忙送给跨年的亲友们发去及时的祝福,其中的真诚不言而喻,而形式只得略显草率——那短暂的课间并不能让我来得及组织精致的骈句,或是构想新鲜的创意,更何况我还要为下节课做准备。大年初一自然也就在一天的课程和奔波中与我挥手作别了。

我曾经以为,过年的气氛,来源于漫长的假期,来源于绚烂的礼花,来源于那种没有压力的生活,来源于丰盛的年夜饭。直到来到这里,与这一切说再见,再度体会到真正的年味后,终于醒悟:过年的气氛,必然来源于羁绊,羁绊的交合、汇聚、牵连。那一切在我看来貌似是年味的热闹下,最本质的依然是相遇与重逢。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这一周,学校里也举行了精彩纷呈的中国年庆祝活动。许多当地学生非常乐意从我们这些留学生了解节日习俗和中国文化。上一次剪纸还是孩提时代的我,终于重新拿起剪刀,尽管纸是卡纸,没有那么艳丽的朱红;尽管图案用电脑绘制,并不需要极其心灵手巧的技法和构思设计。若非如此,或许我生命中最后一次剪纸,也会永恒定格在八岁吧。

想起上一次写大字,还是初一时的选修课。倘若没有这样的契机,我可能再也没有碰毛笔的时候了。墨汁并不需要砚来磨,笔毫的选取并不考究,纸也依旧是红卡纸,在看似如此简略的条件下,下笔的那一刻,历史长河中文化的分量仍然重重落在笔尖上。文化从不拘泥于形式,正像年味,从不流于表面的热闹。或许正是因此体会到了文化中的根源处的强大内涵,我写下的大字远远好于我的预想。

当地的小伙伴对写毛笔字尤其兴趣浓厚,这对于我来说,也算是一种欣慰。或许,正是这种共同的热爱,使各种羁绊在这小小的孔子课堂交汇,编织出了年味。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