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云雅 – 在美国过春节

0
2667

看着微信群里满天飞的红包,才想起今天是中国的除夕,没有春晚,没有饺子,今年,我在美国过春节。

其实从周一开始,脑海里就总有一个快要过年了的印象,但又总是被各种各样的小测验大测验冲淡了,仿佛每天都是过年,又好像离过年还有很远。

在中国的时候,过年好像真的很无聊,每天吃着提前准备好的年宴,不说厌烦,也总有些麻木了。亲戚朋友在烟气缭绕的客厅里谈天说地,我却怎么也找不到共同语言;跟一年没见的表姊妹们说说话吧,却又各有各的事情;还有那个春晚,照例打开看一下,看个半小时就算完成了任务,转战微信抢红包,顺便再吐槽春晚,把一个春晚搞得似乎一无是处了。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在中国,总以为过年不过是形式,但是在异国他乡,才发现我有多么习惯于、依赖于并渴望着这个不被我珍惜的“形式”。

中餐厅里一片嘈杂,是啊,这才是年夜饭该有的样子;就算9点才回家,也要在网上看春晚,网络不好,所以画质不好,但我只要听听那声音,看看那几个已经看到审美疲劳的主持人,眼前一片红红的热热闹闹的大灯笼,就心满意足了。虽然看完了还是想吐槽,但是就把这当做是另一个我习惯的“形式”吧,而且在美国,这个形式反而让我快活了,自豪了——我是中国人,所以我才有资格吐槽春晚!

夜深了,静谧的街道上像往常一样没有人、没有烟花、没有彻夜通明的灯。

在地球另一面,我知道,有13亿的我的同胞们和我一起过春节,而在世界的各个角落,祖国的游子、海外华侨也都在迎接新年。

并不想睡觉。于是拿起刻刀,点上台灯,刻一枚“金鸡”、一枚“纳福”,石头的粉末轻轻地扬起来,像我最喜欢的除夕夜的雪。难免偏心,刻着比英文字母好看多了的篆书,印泥是香的,墨是香的,红红的字印在白纸上,像有雪的除夕夜的剪纸窗花。整个屋子都氤氲着静悄悄的年味中。

祝所有身在海外的中华儿女,新年快乐!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