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云雅 – 春假,宜读书

0
853

这个春假,我是在窗前过的。我的房间在阁楼上,没有书桌和台灯。幸运的是,一扇安在别处是正常大小的窗子安在我的阁楼上,便成了一面大落地窗了。窗子对着后院,除了一棵还没长叶的树,别无景致。这树的树冠刚好在阁楼下方,挡不住春天涌出来的阳光。春天的阳光好像也忽冷忽热,前几天下了雪,又转阴转雨。幸运的是,最后还是放晴了。

我的春假哪都没有去,家门都没有踏出半步。幸运的是,我有这扇窗,还有一堆书。

于是就开始看书。

早上起来,趁着晨光熹微,开着床头灯,坐着小板凳扭着身子俯在床上看。窗外路灯也借一些亮,因为窗帘不挡光,白白的薄薄的却能把我和刚起床的世界隔开,让我沉浸在书中的波澜壮阔。

看着看着,一抬头,天已经大亮了。天已大亮,我于是关了灯挪到床边去,把白白的薄薄的窗帘拉开半边,坐在地上读书。春天的阳光还没有到热的程度,刚好弥补阁楼上暖气的欠缺。我可以暖暖地读书,又不至于热得想睡觉。

看着看着,就饿了。这时往往早就过了中午。我猜大概是“精神的食粮”吃饱了吧。于是抓着书到楼下随便找点东西吃。

下午自然是接着看。下午的阳光比早上的刺眼。那白白的薄薄的窗帘又被我拉了起来。窗帘上有暗花,被阳光穿透印在书上。

晚饭后的读书,最是享受。灯全都关掉,只留一盏黄黄的床头灯,我只能看见书,看见书里的故事,而不用管房间里其余被黑暗笼罩的东西——包括我自己的身体。有科学研究表明睡前看书不利于睡眠,我觉得可能是真的。毕竟我每天晚上都能在梦里亲历书中的情节,还把白天读的好几本书混合起来编织梦境。但是不管梦是温馨还是惊险,我总归是没有浪费这八个小时,而把它们充分利用在延伸书本情节上了。

一天于是过去了,第二天再来一遍。但可能不坐在地上看,而坐到窗台上了。

春假于是过去了。

可是我还没读够。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