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UH的“元气” – 吴楷文

0
4683

2016南外學生週記

来SLUH这么多天了,总觉得在SLUH上学的每一天都异常短暂。究其原因,大概是SLUH的生活充满了一种名叫“元气”的东西。

脑海里第一次出现这个想法,是在历史课上。每次上课之前,老师都会大喊一声:“What day is it today?”于是全班振臂高呼“HISTORY!”一开始我还吓了一跳,这群孩子们究竟发了什么疯。当然,一向喜欢聚众发疯的我还是和大家一起大喊“HISTORY”了。没想到,亲身经历表明,这个小小的仪式对同学们的学习状态改变是惊人的——喊了一嗓子之后,大家都能振奋精神,并积极发言。通过这个小细节,我也大概有了一个美高的“活跃”的印象。对比国内大多数的课前仪式——“上课”“起立”“同学们好”“老师您好”——这样的课前问好方式似乎更具有生命力。

第二次脑海里出现这个想法,是在化学课上。化学课上比热容,接触了一个公式:Q=cm△t. 这看起来不像是个可以玩花花样的公式,却硬生生地被老师和同学们玩坏了——他们用rap把这个公式唱出来了。看着全班一阵“哟哟切克闹”的画风,我笑到不能自已。要知道,我们的化学老师已经有三四个孙子孙女了,居然也和大家一起嗨起来。笑声中,我敢说,这个公式我想忘也忘不掉了。作为在国内跟公式们打了若干年交道的理科生,我还真不能想象这样一种记公式的方法。

后来,越来越多地发现SLUH人的“元气”。课堂上同学们总是举手发言,也不害怕问一些“无厘头”的问题。回答对了,邻座的同学往往伸出一个拳头,和发言的同学来个“碰拳”;抑或是伸出一只手掌,响亮的击掌声常常吓人一跳。老师们上课也不是站在讲台上不动,而是随意坐在某个同学的座位上“手舞足蹈”。

再后来,发现SLUH人在校外的“元气”更盛。周五的冰球比赛,看台上和比赛场一样热闹。喊口号、打手势、搂肩膀、做人墙、跺脚、唱歌、呜呜祖拉、坐下起立坐下再起立、甚至“人身攻击”式的玩笑,各种加油方式都被尝试了一遍。进球后最振奋人心了。小小的冰球实在是不惹人注目,进第一球的时候我甚至没有反应过来,看台上的人群已经沸腾了。所有人都在喊着不知名的口号,从一级台阶跳上另一级台阶,互相拥抱。我被挤得东倒西歪,努力搜索记忆,也没想起来国内看比赛的时候有这样地疯狂。在我们快要输的时候,突然有个学长让大家安静,然后开始了他的“论希望的重要性”的即兴演讲。他的演讲极富煽动性:他问人群“You know what?” 人群就马上回一句“What?”人们常说口才的重要,我到此时才真正明白”口才“二字的含义。这一切的一切,都是SLUH元气的一部分啊。

元气,是一个氛围,更是一种生活态度。在SLUH的“元气少年”们的影响下,希望我也能充满“元气”地面对生活!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