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记- 圣路易斯大学高中交流生项目经过二十年的坚持,当年创建这个交流项目的戴庆龄老师,依然在退出课堂教学之后,退而不休地积极推动延续并扩大与南京外国语学校的合作。将自2016年春季增加交流生名额至十名。这些南外学生在读完高一下学期课程后,学生与学校双方经历了半年的磨合与适应,交流学生可以选择回归南外,或向SLUH校方申请成为高二正规生,继续留在美国完成高中学业。

2015年春季的南外交流生李逸章同学在意料中交出了优异的学习成绩,除了自学参加AP微积分,AP化学考试,两门都获得了5分的成绩。他还在学校推动为盲人公益朗读的爱心活动,更史无先例的参加了学校举办的富有宗教信息的退隐会Retreat,等等。由于他的杰出,在校方和家长的鼓励推动下,他决定接受挑战,返回SLUH,成为交流生的第一个试金石,毅然地迈出了这一步历史的足迹。在此开学之际,欢迎李逸章回校,祝贺李逸章顺利前行,为后辈树立榜样。本报将纪录下他在美的心路历程。)

美航客机的前轮在圣路易斯林白机场的导航灯光中触地,我望向窗外,面无表情,到了——一个我即将消磨一年中四分之三时光的地方。脑中有太多的东西像水中的细小花粉,毫无规则地碰撞。大脑的背景是黑色的,就像圣路易斯的天幕一样。

简单地与校长老师会面,陪爸妈参观校园,本是不大的校园,我却刻意地说得很多来拉长时间。

一行人在拱门旁的酒吧,吃了分别前的最后一顿晚餐。满街的人们穿着Cardinal的红色球迷服,酒吧里传出中年男子弹唱的声音,大家也都似乎过度专注于琐碎的聊天和天津爆炸事件,而不敢过多看彼此的眼睛。

一路开向住家,高速公路变得越发熟悉也越发让我揪心。车停下了。

一家人与住家的会面是格外快乐的。爸妈的语调让人感到不那么熟悉。

照相。接着便是我最害怕的过程。

车开走了。

留下我,和两个箱子一个背包,一个九个月后再见的诺言。

我不敢看那辆远去的黑色蒙迪欧,妈妈也不忍合上车窗。

我站在两个箱子中间,面前是熟悉的房间,一切都是初始状态,一切都仿佛未曾被打开过,一切都格外整齐,唯独我的大脑混乱一片——怎么才能重新开始这一切。

消消停停的两个月的暑假生活,像是一个不太容易醒来的梦。现在谈起也没有意义了——现在是归校的时候了,日程表也是时候该翻动起来了。

开学是令人恐惧的,就像我七个月前的第一天一样,不同的是,现在的这一切更需要我一个人完成了——我现在不再是交流生了。我有了学生证ID 和Demerit Card,一切也都比我想得更加严肃。穿过满是著黑色正装的高二走廊,同学们都饶有兴致地交流着,互相拍打握手,环境的休闲淡然也让我感到更加紧张。

我不知道我在紧张什么,只是一刻不停地紧张着。课会难,事会多,可我也不是未曾经历过。

不时有熟​​悉的面孔从人流中认出我来,惊恐万状地问——“你怎么回来了?”“你要呆多久?”而我则淡淡地笑:“我只是做实验的小白鼠罢了,哼,希望实验不要失败。”接着,笑着转身离开,奔向下一间教室。

走在走道上,常常会有毫不相识的男孩远远地问候——Hi,Lancer.How is it going?

找不到教室时,常常会有热心的同学凑上前来——你是需要帮助么?

这种热情,真的很让人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动。

2 意见

  1. 圣路易斯大学高中交流生项目经过二十年的坚持,当年创建这个交流项目的戴庆龄老师,依然在退出课堂教学之后,退而不休地积极推动延续并扩大与南京外国语学校的合作。将自2016年春季增加交流生名额至十名。

    这些南外学生在读完高一下学期课程后,学生与学校双方经历了半年的磨合与适应,交流学生可以选择回归南外,或向SLUH校方申请成为高二正规生,继续留在美国完成高中学业。

    • 2015年春季的南外交流生李逸章同学在意料中交出了优异的学习成绩,除了自学参加AP微积分,AP化学考试,两门都获得了5分的成绩。他还在学校推动为盲人公益朗读的爱心活动,更史无先例的参加了学校举办的富有宗教信息的退隐会Retreat,等等。由于他的杰出,在校方和家长的鼓励推动下,他决定接受挑战,返回SLUH,成为交流生的第一个试金石,毅然地迈出了这一步历史的足迹。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