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时间表看清:川普税改的3个“生死劫”

0
1435

市场对川普的税改计划正逐渐失去最初的热情。

人们一面接受川普税改计划无法在年内实现的惨淡结局,一方面也积极揣摩替代方案可能长什么样。依据川普政府现有的进展和美国的政策惯例,可以绘制出一张税改接下来的进度时间表,并在这张时间表上建立观测点,用以观测2017年税改的具体进程和面临的博弈环境,并判断最终形成法案的大致框架。

最重要的第一个观测点马上到来: 4月25日

白宫高层近期表态开始软化立场,不再寻求今年内完成税改法案过会。

4月17日,财政部长努钦(Steven Mnuchin)表态称今年8月前税改过会并由川普签署的路线图已经不现实。一方面,这是对共和党内建制派和“自由连线”派目前广泛存在的分歧的一个正确预判;另一方面,这也是川普政府努力“绥靖”极端保守共和党议员、避免4月底政府停摆的一个政治姿态。

川普这么做也是被逼无奈。作为共和党内极端保守主义的代表,“自由连线”可是个难啃的硬骨头。他们的态度非常明确:这个法案我无法全部赞同,我就妥妥地投反对票。不好意思总统先生,虽然咱们是同志,不过您跟奥巴马的待遇没差别。

之前共和党建制派提出了美国医保法案(American Health Care Act,以下简称AHCA),用来取代奥巴马医保,就被“自由连线”在3月底众议院投票中给弄流产了。税改再这么下去,“自由连线”的反对立场不改变,共和党继续内讧,很有可能在4月底造成政府停摆。

目前,国会处于4月休会期(7-24日),议员将于本月25日返回华盛顿特区。而国会拨款截止日期为4月28日——这意味着议员们只有3天的时间避免政府重蹈2013年停摆的覆辙。

美国众议院现有的席位情况,深红色为“自由连线”

第二观测点:4月28日拨款截止,政府停摆的可能性已经超过20%

事实上,一旦先前以2017年8月为基准设定的路线图无法实现,几乎可以断言税改在2017年内不会取得实质进展。从目前局面来看,政府在4月28日拨款截止日期后陷入停摆的可能性至少超过20%——由于国会两党分裂严重,一般具有强烈党派立场的法案都很难过会,双方均在利用政府拨款这一最终必会通过的法案“搭载私货”。

白宫方面,川普希望在拨款中能够大幅增加国防和军费开支,并为边境执法提供更多的资金支持;作为回应,民主党则希望在国内开支层面和五角大楼“平起平坐”。由于AHCA早先流会,共和党保守派还期望在这个必定过会的拨款法案中增加对反堕胎组织Planned Parenthood和奥巴马医保的限制。复杂的利益诉求和相互钳制的关系使得共和党建制派、民主党、共和党保守派很难轻易达成一致,而这造成的最终结果就是政府可能在4月28日停摆。

如果政府停摆,共和党将成为最大输家:不同于2013年政府停摆时国会由共和党把控、民众可以抱怨一个民主党执政的无能政府,目前白宫和参、众两院均由共和党牢牢掌握,一旦政府停摆,舆论势必将把矛头指向共和党,这对于川普取得足够支持推动其核心议程乃至2018年中期选举中共和党的前景都非常不利。

就川普政府而言,这也将带来严重损伤。医改、税改、基建可以说是川普自竞选以来长期坚持的国内经济政策“三驾马车”,也是其得以打动广大蓝领和中产选民的重要政策纲领,这其中税改是“重中之重”。川普主张大幅降低企业税和所得税,并通过边境税率将就业带回美国。一方面,这与共和党建制派长期以来坚持的“小政府”和“减税”不谋而合,是川普作为一个政治局外人和国会共和党建制派达成默契的桥梁;另一方面,一旦成功,税改可以在大幅减负的同时推动基建投资,在川普第一任期的经济政策领域取得“一石二鸟”的功效。所以,税改在本届政府上任之初就被作为优先议题。

观测点三:7月31日,夏季休会期之前

The dark side: 政府停摆,白宫和国会将不得不把精力都集中在解决这一问题上;加上外交层面现在困扰美国的叙利亚问题和朝核问题,国会在进入夏季休会期(7月31日-9月4日)前将注定无法着手讨论税改法案。而10月1日美国将开始新财年,国会的重点将是提高债务上限、通过最终的拨款法案,随后在12月18日国会又将进入圣诞节休会期。

The bright side:政府没有停摆,川普需要推动各方打成协议,提交税改的各项提案,就这些提案展开辩论,现在看来他的时间不够。

无论从哪一面看过去,税改也几乎一定会拖入2018年。

各方妥协后的税改法案会长什么样?

白宫和国会势必在2018年达成一定程度共识,推动一个各方妥协后的税改法案过会,以期实现竞选承诺,稳住2018年中期选举的大局。对于共和党而言,2018年中期选举是真正的大局;鉴于两党当前意识形态和政策立场层面的严重分歧,一旦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取得国会两院中任何一院的控制权,共和党在接下来的两年中将很难有所建树。因此,共和党必须要在中期选举前至少从表面上实现竞选承诺中的税改,以稳住选民基本盘。

基于这一判断,2018年的税改法案将会是一个各方妥协后的结果。最终形成的法案可能会包括

1)25%-30%左右的企业税率

2)有限的个人税率减免

3)中小企业特别税

4)海外收益课税。

如果各方谈判顺利,最终形成的法案可能还会包括针对基础设施建设的税费减免/返还,以提振市场对川普基建战略的信心。然而,边境税率几乎一定不会出现在最终的法案中。

这一旷日持久的税改进程会产生以下对市场的影响。 -政府停摆会对市场产生短期不利影响。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政府经历了13次停摆,长度从一天到数周不等。此前的两次政府停摆(1995年和2013年)发生后,道琼斯工业指数均下挫2-3个百分点,并在政府重新开门后逐渐回调。除此之外,最显著的经济影响将体现在联邦雇员的收入上以及同期旅游业的损失中——国家公园会因政府停摆而关门。 -由于税改被推迟,市场对美国经济的信心会受到影响,短期内避险资产会走高。此前在共和党未能成功推动AHCA过会后,黄金迎来一轮上涨;税改推迟在近期也会带来同样的效果。但是,由于此前医改受挫,市场对税改在2017年取得进展的预期已经调低,因此短期内税改对避险资产的提振效果有限。 -然而,如果白宫、共和党建制派和共和党保守派在今年的剩余时间里迟迟不能再税改等问题上达成妥协,市场对中期选举中共和党的前景将会看低,从而影响后续的市场发展。

来源:侨报网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