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之外的年 – 王恒之

0
2382

2016南外學生週記

春节前一周的我,就已经开始踌躇着除夕那天该干些什么。想穿了脑子,除了发红包抢红包,一条条祝福短信,就只剩下周末作业了,于是不由得有了一种无聊、沮丧。我更不敢想一个人过春节是什么图景,也许钟声敲响的时候视线里谁也没有,也许只有手机为伴。所以我没有像往常那样再对春节抱着极大的兴趣,而变成是我普通周末的特殊庆祝。

这周有好几个测验,紧绷的状态下飞也一样到了周五,到了这个让我不知所措的周末。周六又是一个好天气。米黄色地毯上的牛仔裤,和着倾洒进屋的阳光,组成了一个光与影的小图案。我懒懒散散打开手机,睡眼惺忪地刷新动态,然后才下狠心离开了暖和的被窝。实在是没什么好期待的——最多也就是透过手机小小的频幕来娱乐下自己,再顺便看看有什么未读邮件。打开微信的刹那,我却突然想起之前爷爷奶奶,还有我的堂哥,想要视频聊天。趁着这周末没什么事,我赶紧发信息告知他们聊天的事。

晚上我们说上了话。太平洋那边已经是除夕当天的清早,透着频幕上的光影,我好像能感到那种过年的热闹、喜悦,从一串串二进制码中一股脑倒进了我的屋子,身边的空气慢慢的被莫名的兴奋渗透。震天响的鞭炮搅得我们不得不停下来等它,但就在这样无话的当口,我才终于有机会从耳机里听听那些声响。我一直不喜欢鞭炮,因为干啥都会被吓一跳,然后就是无休无止的警报声,但那时我却能感到耳机里的震颤。除了视频,还有亲人们发来的照片和祝福。冰天雪地里星星点点的红色,还有从早晨开始准备的年夜饭,忽地把我带到一种期盼当中。不知道为什么,之前的百无聊赖慢慢成了喜悦,对于地球那边的喜悦。就好像看不见的绳把我连了起来,以至于高兴的喋喋不休,晚上九点多和住家爸爸把我知道的春节全部讲了一通。

周日早上十点是北京时间的零点。我早早起床,发一点红包抢一点红包,再看看大家对春晚的吐槽,还有怎么也拿不到敬业福的着急。我倒了一杯牛奶,刷新段子手们的杰作。十点在我自己的倒计时里来了。那样在心里默念五四三二一的小激动,实在不可多得,甚至比有些时候坐在电视机前昏昏欲睡的倒计时,更让我兴奋,我脑中只剩下了这一件事。为了奖励这个时刻,我在周遭一片安静之中,一口气喝光了剩下的半杯牛奶。窗外教堂也在这时整点报时了。钟声在没几个人的街区荡来荡去,好像能荡到天那一边似的。

我走出房间,过了一会才见到周末晚起的住家们。住家爸爸的第一句便是新年快乐,那时候才刚刚过十点没多久。我突然觉得这个春节也没什么不好。虽然不能和家人团聚,但是那种喜悦和满足早就已经灌注了我全身。剩下的半杯牛奶对我来说已经很让人满意了,就像窗外并不刺眼的暖阳。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