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大学还值得吗?保护美国中产阶级可能取决于学历

0
1600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图片来自:美联社)

即使在2007年至2009年经济衰退最严重的时期,大学学历持有者的失业率也仅达到5%,仅为受教育程度较低人群的一半,这证明了高等教育的价值。

据路透社报道,学生贷款已经超过1.5万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是在过去十年累积的。本周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conference)的研究人员在一次会议上表示,这种债务负担可能正在侵蚀已经得到充分证明的教育回报,并使“上大学仍然是通往中产阶级的必经之路”的观点变得混乱。

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Chicago Federal Reserve bank)行长埃文斯(Charles Evans)周四表示,债务为一定程度的低市场价格付出太多,以及其他问题代表了投资高等教育的“下行风险”,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批评鼓励需要更高技能的劳动力。这是一家经常宣扬需要高技能劳动力的机构的经济学博士发表的一番不同寻常的评论。

埃文斯说:“学生们可能会质疑上大学是否值得。我担心……风险可能会进一步加剧,并导致更大的负面影响。”尤其是对于“非传统”学生,包括新移民、年龄较大的学生或家中第一个上大学的人。

在为期两天的美联储关于中产阶级未来的研究会议上,大家围绕就业、工资和学生债务展开了一场全国性的辩论。这场辩论可能会持续到明年的总统大选。

民主党候选人已经提出了一些建议,从公立学院和大学的免费学费,到全面免除债务、保证就业和提高最低工资。特朗普总统将重点放在关税、贸易和税收政策上,他说这些政策将为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恢复机会。

对于聚集在这里的研究人员来说,学生债务代表着一种令人不安的发展,因为他们得出了一个持久的政策结论,即教育是有回报的。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研究员亚当·鲁尼(Adam Looney)称这是“美国梦的核心原则”。

美联储此次会议的主要议题是中产阶级,以及如何重振中等收入家庭停滞不前的收入,以及贫困家庭上升的机会有多大。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称,这些问题对美国经济至关重要,因为在美国经济中,对于那些出生在不合适的地方或家庭的人来说,经济成果似乎受到了越来越大的制约。

然而,标准的解决方案也就是上大学,现在也常常伴随着债务问题。研究人员认为,债务实际上可能导致终生财富积累减少,尤其是对少数种族而言。

2019-05-10 16:15 来源:侨报网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