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河航日誌 (六)

0
1646
亞馬遜河的日落

回到船上吃完午餐﹐休息了一陣子﹐在三點半下船到聖瑞吉斯鎮去踏青。這個河邊小鎮比起原住民的村落﹐算得是先進的﹐有個小中心廣場。那時正是世界杯預賽﹐各國的代表隊正殺得熱鬧非凡。所以處處可聽見收音機的現場轉播﹐偶而有一兩家富戶﹐有電視畫面可看。不過秘魯隊輸了﹐所以老百姓都很傷心地在聽(看)別國的球隊在比賽。

5
黑暗中的鷹眼
3
戲水於亞馬遜河支流
2
枯枝上的獵人
1
大家聚精會神在看什麼﹖

參觀完河邊小鎮﹐導遊帶我們去划獨木舟。我起先以為是和在美國暑假中划獨木舟一樣﹐在小小的急流中操舟﹐結果大失所望。原來導遊的公司怕有意外﹐負不起責任(老美動則起訟)。所以每個人配上一名操舟手﹐在一條平靜無波的河道上滑行。我幾次想把船轉個灣﹐到河汊中去看看﹐都被後面的舵手改正船的航道。划了約四十分鐘﹐別的收穫沒有﹐倒是意外地手臂運動了四十分鐘﹗在回程中正好碰山日落﹐連忙拿起相機照下,和我的日出照片完成了亞馬遜河的日出﹑日落了。

吃完晚餐﹐我們在七點半又乘船出河﹐到拉斯帕瑪斯鎮(Las Palmas)附近的支流河中去看晚間活動的鳥獸類。這種夜遊﹐完全靠導遊的經驗﹐否則漆黑一片﹐光靠導遊的大燈﹐我們必然有如盲人摸象﹐不知在尋找什麼。不過我們的導遊是有幾把刷子﹐不愧是在雨林長大的孩子。

6
雨林中的幼鱷魚
7
稀有的黃色雨林幼蛙

首先在船行中﹐導遊突然叫停﹐然後他把大燈關了。我們在黑暗中﹐只見一對發光的眼睛﹐原來是一隻夜鷹。船繼續前行﹐忽然船轉入岸邊水草中﹐導遊伏身在水中摸索一陣﹐手中抓著一隻幼小的雨林鱷魚(Caiman)。不一回﹐又捉了一隻稀有的黃色雨林幼蛙。然後導遊讓船停在一片開曠的河面﹐把引擎關了﹐要每個人望著天空中南極的星座﹐安靜五分鐘﹐享受這難得的片刻寧靜﹗

8
雨林白蟻的通道
10
雨林中的毒蛙
11
雨林的虎貓魚

六月十九日星期四

導遊昨晚就預先通告﹐今天要探訪雨林﹐走一段約九十分鐘的高地叢林(High Ground Jungle)。所以要帶爬山杖﹐登山鞋(或有深紋的球鞋)﹑防蚊劑和水。因為有好幾天沒下雨﹐所以叢林中不溼﹐沒有泥濘滑跌之慮。所以我們起個大早﹐吃了早餐﹐六點半開船出發。

14
成衣和家用品市場

我們十九人分為兩組﹐一組由導遊帶﹐一組由隨船雨林生態專家帶。我的一組跟導遊走。一路上下坡﹐倒不難走。走到一處﹐地上有許多土黑色小通道﹐導遊說這是「白蟻」(就是那些專吃我們家中木頭的小蟲)的走道。雨林中需要它們來執行生態循環﹐把樹木汰舊更新。再走一段﹐看到一棵樹週圍長著些類似支架的根﹐導遊說這是「會走路的樹」﹐因為在樹的幼年期﹐它會尋找地下水源﹐跟著移動。直到成年後﹐才定根向上生長。目前在秘魯的雨林中有很多樹齡超過兩﹑三百年的。導遊又抓了一個彩色鮮艷的青蛙﹐說它會產生毒液。當年的土人就用它的毒液搽在箭頭上﹐讓西班牙軍隊吃了不少苦頭。

15
聖腓立斯教堂
16
觀光的摩托車隊
13
秘魯的黃瓜
12
小鎮菜場一角

走完雨林的叢林﹐船開到納塔鎮(Nauta)。這個鎮算得上是個重要的河鎮﹐有兩個原因﹐第一﹐在雨林區﹐它是唯一的城鎮有公路可通往伊契托。兩地相距一百公里﹐行船需要十二個小時﹐汽車只要九十分鐘(這使我想起﹐從成都到九寨溝﹐開車要十四個小時﹐現在坐飛機只要九十分鐘﹐文明把世界變小了﹗)。第二﹐它位於秘魯兩大河相交之處﹐(進而稱為亞馬遜河)。所以旅客們要到馬拉念河(Maranon River)及烏克雅立河(Ucayali River)觀光﹐都由此鎮出發。

我們在鎮上漫步﹐導遊抓了一條虎貓魚(Tiger Catfish)說今晚加餐﹐他會買幾條帶回船上交給大廚烹調。隨後我們進入當地的菜市場﹐見到些熟悉的﹑不知名的﹑變種的蔬果。我照了幾張作為參考。

雨林鱷魚
雨林鱷魚

從市場出來﹐導遊為我們僱了十輛摩托計程車(Motor-kar)﹐兩人一輛﹐到鎮中心去觀光。中心有個小廣場﹐旁邊有個天主教堂﹐前面有隻猴子石像﹐不知道代表什麼意思。問了導遊﹐他也不太清楚﹐先照張像﹐回去再研究。再轉到公園中的薩比湖(Sapisapi Lake)去透透氣。在湖中見到幾條巨型的虎貓魚﹐大概沒人捕捉﹐才會長得如此大吧。又見到一條雨林鱷魚﹐大約有六呎多長﹐對我們丟下去的魚餌毫無興趣。我也照了些照片留念。在離開納塔鎮前﹐我們在河邊照了一張團體照﹐才回船午餐。  

未完待續

◎ 羅大楨 亞馬遜河航日誌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