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补缴税款增多!如何才能避免?以下几类人需特别注意!

0
2215

自从《减税与就业法》实施以来,这个纳税年度就给许多人带来了“惊喜”。不少拿到第一轮退税的网友纷纷在社交网站上吐槽,往年能拿到几千元退税的今年倒欠了山姆大叔几百美元。那么,如何才能避免给国税局(IRS)补缴大笔税款呢?

据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和其它媒体报道,到目前为止,2019年报税季的退税金额平均下降了8.4%,降至1865美元左右;国税局发放的退税总数下降了24%。

根据《纽约时报》1月份的一篇文章,联邦财政部向政府问责办公室提供的分析估计,与去年相比,今年获得退税的申报者将减少400万人,而需要补税的申报者将增加大约400万人。

国会众议院议员布拉迪(Kevin Brady)是支持税改的议员之一。他解释说,今年纳税人之所以收到较少的退税,是因为那些钱已经在2018年的工资里了。2018年颁布的新税法制定了新的指导方针,规定雇主应该从员工的工资中先行扣除多少税款,导致大约90%的美国人的实得工资有所增加。

他强调,退税金额和纳税人收到的税单完全没有关系。他认为这种现象有可能是报税人在2018年税改之后没有用W-4税表微调自己的预扣税。大额退税通常意味着纳税人预先支付了太多税款。

那对于很多退税金额比预期大为减少甚至需要补税的人来说,他们应该在新的一年仔细查看自己的W-4预扣税表。

以下几类人需要特别注意:

●有兼职拿W-2税表的员工:如果你在全职工作之外还有兼职的话,那你可能两份工作的预缴税都不够。“你的兼职要是交税不足,那你很可能要补税,”税务分析师里格尼(Nathan Rigney)分析说。

●使用列举扣除(Itemized deduction)的报税人:根据旧税法,使用列举扣除的报税人可能在收入中预扣税较少。但是,新税法使得标准扣除额几乎翻倍,将有较少的人使用列举扣除额。所以今后使用标准扣除额的报税人还是要用W-4税表对预扣税做出调整。

●已婚及有孩子的家庭:税改前,已婚以及有孩子的家庭预扣更少的税比较合理。但是,新税法取消了个人免税额和被扶养人免税额,而可使用儿童退税的家庭范围更大,很多高收入家庭也被包含其中。还没有及时调整预扣税的家庭应该根据今年的情况,调整自己W-4税表中的预扣税。

●退休人士:你可能已经不工作了,但你还是要重新计算你的预扣税。你可以用W-4V表格调整你的社会保障收入的预扣税,还可以用W-4P表格调整养老金的预扣税款。

今年报税季 华社有人欢喜有人忧

2019年报税季是亲身体验特朗普政府减税政策效果如何的时期。据部分已经报税的华人反映,高高低低变化不小。其中原因何在,家家有本不同的账。

抱怨2018年的退税比2017年少了1000至2000美元的华人大有人在。在设计公司上班的杨女士说自己目前还没报税,但是听两个已经报税的同事说,今年比去年少了1000多美元的退税。另有一个女士反映,其孩子的年收入是7万多,今年比去年少退了大约1000多美元。

谈到特朗普政府一直大力推动的减税政策时,该女士说:“与我们无关,是那些1%的高收入者吧?”

夸张的是,一个家中有房屋出租生意的男士反映,他今年遭受严重打击,补税高达5000美元。

然而,有人忧,也有人喜。一个男士说:“我们家庭收入是12万多。我是医药公司商业拓展经理,我太太是小企业主,属于startup。我想我们的例子可能不能代表大部分人。不过,我家的情况是去年补了一点税,今年是总收入增加,却有了退税。”

本先生(化名)说,因为其家人熟悉金融、数学,税都是自己报。他分析说:“我想主要是因为我太太在做生意,所以有1099表,不仅是W-2的原因吧。简单来说,对于只有W-2的人,由于税改可以抵扣的东西其实少了,逐项扣除(Itemized Deduction)反而不划算了,基本只能选标准抵扣,尽管基本抵扣翻倍了,但对于一些家庭而言,并没以前可选项的逐项扣除(Itemized Deduction)多。但如果有一个生意,很多生意花销都可以抵税。”

本先生还说:“而且我发现会计师只会帮我们算好要交的税,而不会教我们怎么合理避税,这也是后来我自己去学习这方面知识、自己去报税的原因。”

精通数学的博士后崔女士也是自己报税,今年的退税比去年多了。她说:“按照我们数学里的说法,简单讲就是一般大家给会计师一个输入,会计师给你一个输出,你看到一个结果。中间的算法好像一个黑匣子,普通居民不太会去理会。按照我们的说法就是不光是外面的壳子、税壳变了,里面的计算公式也变了,编辑算法的条件变了,有加减项。每个家庭情况不同,采用的公式也不同,所以不能说会有一个统一的必定多了、还是少了。”

崔女士以自己家庭为例说,家庭收入在40万以上,有两个孩子。之前孩子的返还钱(Credit)是拿不到的,因为收入高出限额,今年虽然孩子没有抵扣,但是拿到了返还钱。崔女士的家庭也是一方为W-2,一方为1099表,最终加加减减后,今年比去年钱多了。崔女士认为特朗普是商人出身,税收多少和他的商业倾向有关。

做房产经纪的王先生抱怨说,近几年上班的人交税越来越多,税负越来越重。

近三成民众卡债超存款 退税减少生活更难

最新调查结果显示,美国将近十分之三的人的信用卡欠款金额多于其存款金额。专家担心,这种情况加上报税季退税减少,可能对已经逐渐消退的消费者信心产生有害影响。

据全国广播公司(NBC)和其它媒体报道,银行利率网站(Bankrate.com)所做的一项调查发现,29%的受调查者认为他们的债务多过他们的储蓄额。这创下了该调查进行9年以来的最高纪录,2018年仅有21%的人这样说。

专家指出,如此多的美国人处于不稳定的金融状态,突显出经济复苏的不平衡和每年退税额在家庭财务中起到的关键作用。

以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克拉夫特(Andy Kraft)和艾莉亚斯(Amy Elias)为例。这对夫妇已经习惯每年获得几百美元的退税,但今年他们却发现要补交1万160美元的税。

克拉夫特说:“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刻。我刚开始以为‘我们做得很好’,后来加入W-2表一算,我的下巴掉到了地板上。简直难以置信那数字是真的。”

Urban Brookings税收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艾莉略特(Diana Elliott)说:“有很多家庭依靠退税来支付账单,那些入不敷出的人们会担忧退税额降低,这不足为奇。”

银行利率网站首席财务分析师麦克布莱德(Greg McBride)说:“尽管劳动力市场非常强劲,我们看到了经济复苏中最快的工资增长率,但美国家庭的财务压力非常明显,信用卡债务比紧急储蓄额多的家庭数量正在急剧增加。”

报税软件TaxAct税务发展总监杰格(Mark Jaeger)指出:“每年都有一部分人依赖退税,我们确实看到有些客户可能提前付款买了些东西,并指望用退税来还清欠款。”

诚信信托国际公司(Fiduciary Trust Company International)执行董事和税务主管理查兹(Craig Richards)说:“对退税减少感到不满的人们,可能是因为不了解去年联邦国税局的税改对税收抵免的影响。”

理查兹指出,与大多数税务专业人士一样,减少预扣税使退税额减少实际上更有经济道理。实际上,之前的做法相当于向联邦财政部提供1年的无息贷款。

侨报网–Feb 26, 2019,15:34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