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围奥斯卡!这部讲述在美华人反歧视的纪录片,简直燃爆了!

0
1731

他们无罪释放了

给社区的华人带来了希望

使他们相信

面对歧视还是有机会反抗的

但需要付出一千万的代价

不管怎样

这仍然是一次华人的胜利

在最近公布的第90届奥斯卡提名中,一部名为《国宝银行:小到可以进监狱》(Abacus: Small Enough to Jail)的纪录片成功入围了最佳纪录片奖。

这部由美国纪录片导演史蒂夫·詹姆斯拍摄的片子,让一个华人家庭反抗政府不正义反抗种族歧视的故事走进大众视野。

我想成为这里的一份子

国宝银行董事长兼创始人孙启诚1935年出生在上海,16岁便移民美国。

刚搬进唐人街,孙启诚便觉得这里很有家的感觉。当时社区的华人律师并不多,法学专业的孙启诚便自发接了很多无偿的案子,他说:“我想成为这里的一份子”。

在他还是律师的时候,这边并没有中国人开的银行,也没有银行专门服务中国人。虽然美华银行的广告做得很漂亮——整个设计美好又明亮,还添加了有中国味的色彩元素,柜员温柔甜蜜的微笑让人宾至如归。

但事实却是“当我想向银行借钱的时候,银行不会借我钱,也不愿与社区民众打交道”,孙启诚说,银行会收他的存款,却不愿意给他信用和贷款。

基于这样的现实情况,上世纪80年代初,孙启诚决定自己开一家服务于华人移民的银行。

算盘就是中国的计算机,中国人觉得算盘就是我们的国宝,所以孙启诚开的这家银行就叫国宝银行。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损失如同瘟疫般蔓延。

到了2008年,为了不让经济秩序崩溃,布什总统签署《紧急经济稳定法案》,联邦政府豪掷7000多亿美元去拯救深陷危机的大银行。

而这一行为在当时引起了纳税人的极大不满——凭什么用我们的钱为银行的错误买单?

为了平民愤,给公众一个交代,美国政府急需寻找一个替罪羊来顶锅,反正把公众的矛头转出去就对了,至于转到哪儿,就看谁比较倒霉比较好欺负呗。

那个被美国政府盯上的倒霉蛋就是国宝银行。

政府很聪明,他们知道自己碰不动高盛、花旗这样的大银行,但他们可以往死里整那些小银行。

国宝银行足够小,又是华人创办,是最理想的下手对象。

这就是所谓的大不能倒(Too Big To Fail),小可入狱(Small Enough to Jail)。

“我们今天提出的控诉不是随便提出的,国宝银行及其贷款部门的前任雇员和经理,被控参与系统性诈骗行为,作假、捏造贷款单,并卖给联邦国家抵押协会,简称为房利美。

国宝银行的噩梦开始于2009年,他们被美国地检署指控180多项罪名。

地检署话说的冠冕堂皇,但其实不过是找一个软弱好欺的替罪羊,让遭受次贷危机冲击的群众有一个情绪的宣泄口而已。“国宝银行为国家特许银行,自1984年起一直服务华人移民,最近的房屋贷款危机使我们明白,当体系瓦解时,最终买单的往往是纳税人”。

检察官当时大费周章把人从华盛顿调来,郑重声明说:“国宝银行是造成08年金融危机的部分原因”。

这样的行为,几近可笑。

孙启诚那年已经74岁了,他带着自己的美国梦奋斗了一辈子,也为华人社区服务了一辈子,到了晚年,他还要过这样一道坎。

由于是家族式银行,所以孙启诚的三个女儿也被牵扯其中,他的大女儿Vera和二女儿Jill分别在国宝银行高层任职,三女儿Heather则是地检署的律师。

(三女儿Heather后来辞掉了地检署的工作)

地检署指控“国宝银行及其贷款部门的前任雇员和经理,被控参与系统性诈骗行为,作假、捏造贷款单,并卖给房利美”。罪名听起来很严重,然而事实却是,国宝银行最先发现自己贷款部门的一个经理私自挪用客户的支票。

在被Vera和Jill发现后,她们立即开除了涉事员工,并且将事情向联邦银行监管机构做了报告。

(二女儿Jill)

本来是银行内部调查的事情,但地检署却已涉事员工的级别已经高到可以指控整个公司为由,将国宝银行告上法庭。

并且在传唤过程中极尽侮辱之能事,他们将所有人都用手铐铐在一起,让他们从银行大堂出去。这些华裔员工,他们被串成一串,排着队抱着头被闪光灯一路追拍,就像他们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一样。

“我当过检察官,对罪行绝不心慈手软,但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事情,这些人当众被羞辱,绝对是故意的,完全没有正当理由”,国宝银行的辩护律师说。

不止如此,控方还故意让被告都聚在一块,其中有三个人其实早已传问结束,已经付了保释金出来等待审问。

这种行为确实很让中国民众生气,但那又怎样呢,给地检署投票的又不是中国人。种族歧视,并不是非要在口头上喊着“I hate Chinese”,这种隐晦的侮辱其实更多。

“这不仅是要为国宝银行洗清罪名,更是要为所有社区民众洗清罪名,无论我们做什么,无论是卖菜的老伯,或是一间正在营业的银行”,社区的一位华人律师说。

国宝银行莫名其妙被扣了屎盆子,孙启诚和他的三个女儿决定,无论付出什么代价,这场官司都要打下去,他们不止是要自证清白,更是要让其他族裔看到华人的力量——我们没有这么好欺负。

(大女儿右一,二女儿左一)

这个决定很昂贵,不管是时间上还是金钱上。他们付出了5年,啃了90万页的相关文件,以及1000万美元的代价。

但孙启诚并不是个软柿子,他是个战士,他还有战斗的武器——一家子都是律师。

纪录片并没有把大量的笔墨放在孙氏家族和地检署在法庭上的唇枪舌战,更多的是这五年来他们的生活状态——出庭,然后一家人聚在一起啃着三明治讨论案件细节。

就这样过了5年,他们终于在法庭上听着检方在每一项罪名后面,宣布无罪。

写在最后

孙氏家族跟检方这一仗是打赢了,他们不仅为自己讨回了公道,也为让其他族裔见到了华人的力量,在这场隐晦的种族歧视战斗中,孙启诚这个耳光甩的响亮。

只是成本真的很高:很多钱、很多时间、很多精力……

但是,除了胜利之外,我们在纪录片中也看到了另一群人,因为摊位超出划定界限10公分就被罚上千刀的小贩,他们小心翼翼生活在华人社区里,因为害怕被罚,那些街头小贩、做小生意的人多年来都一直在忍耐,毕竟有些人开罚单就是毫无理由。

“这场执迷不悟的官司已经让我们这么小一间社区银行筋疲力尽了,这是一项巨大的不法不公。不只对我们的小银行,也让社区民众蒙羞,这是完全的歧视,也是完全的错误。

我们中国人必须向其他弱势族群学习,当事情涉及到社区民众的利益,我们必须让当权者知道,这永远都不能再发生”,孙启诚说。

当美国正义在你的身上已经已经变成了美国不正义,那就杠到底。

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本为寻求正义和公平付出代价,但我们感谢有孙氏家族这样的人,在为踏平种族歧视做出努力。

谢谢他们历尽艰难,用5年的时间,为华人出了这口气。

 

 

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