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党影响力大增 密苏里州将通过 “工作权利法”(Right-to-Work Laws)

0
2253
Anti-union groups from outside of Kentucky are offering to donate their services to the state to pass county-level right to work laws. (Jobs with Justice / Flickr / Creative Commons)

共和党人承诺,将利用他们在国会的绝对优势地位让密苏里州成为第27个通过“工作权利法”(Right-to-Work Laws)的州。

Right-to-work states shown in turquoise.
深色表示通过“工作权利法”各州

美联社24日报道,扩大劳动权利法适用范围只是共和党接下来将采取的众多动作中的一项。11月份大选后,共和党的影响力大增,正准备在2017年对诸如就业、教育以及司法等诸多法案进行改革。

共和党将占据33个州长席位,还在33州的立法机构占据多数席位,且在25州同时控制州长办公室和立法机构。而民主党仅控制了约6州的州长办公室和立法机构。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民主党在这次选举中也有所斩获,如将北卡州长职位收入囊中,且在内华达和新墨西哥的参众两院都占据多数席位。但在上述三州中,共和党人也依然有自己的影响力。

虽然在加州、纽约州等民主党有着绝对影响力的地方,官员都保证将会对川普接下来的议程发起挑战,但是其他很多地方的民主党人看起来对一些他们曾竭力反对的政策获得通过毫无办法,最典型的就是将削弱工会财政实力的工作权利法,而工会一直以来是民主党最坚实的盟友。

2
密苏里州州长当选人共和党Eric Greitens

在密苏里,州长杰伊·尼克森(Jay Nixon)曾否决共和党控制的立法机构通过的工作权利法。但是他在明年1月9日就将让位给共和党人埃里克·格雷滕斯(Eric Greitens),后者已经承诺将签署通过该法案。

此外,在肯塔基、新罕布什尔以及爱荷华等州的状况都差不多,工作权利法在这些州或都将得到通过。

11月大选的结果还让呼吁扩大学校选择范围的拥护者们希望大增。他们支持那些选择私立学校而不是公立学校的家庭享受税收减免,还支持允许公共税收为私立学校学费买单。他们还希望能够多建一些公立特许和英才学校,以给父母们更多选择。

川普在选举期间曾承诺上任后一年内,就会在扩大学校选择的项目上投入200亿美元,同时还希望各州能够另外划拨1100亿美元的教育预算给这种项目。他提名的教育部长人选贝特斯·德沃斯(Betsy DeVos)也是一个支持扩大学校选择的权益组织的主席。

另外共和党人还计划利用自己的权力来实现多种利商提案,比如削减一些相关的规定和税收等。

来源:侨报网

美国工作权利法简介

1935年“国家劳动关系法案”(NLRA) 颁布之前,雇员没有自由加入工会的权利,也没有要求工会代表他们进行集体谈判的权利。 NLRA改变了这一现象,要求雇主与大多数雇员选举出来的工会代表进行谈判。 1947年,“塔夫脱-哈特莱法” (Taft-Hartley Act)对“国家劳动关系法案” (NLRA ) 进行了修正,规定“排外性雇用制”(Closed Shops),也就是雇主只顾用工会成员是违法的。然而,“工人限期加入工会制”(Union Shops),也就是规定雇员必须在雇用后的一定期限内加入工会是被允许的。在“工人限期加入工会制”(Union Shops)模式下,如果雇员拒绝加入工会,就不得向执行集体谈判协议的雇主求职

工作权利法(Right-to-Work Laws)

在美国,近似一半的州通过了各种形式的法律以避免产生这种情况。这些法令标以“工作权利法”的标签,一般都赋予雇员工作的权利,无论他们是否加入工会。少数州针对这一问题,还通过了宪法修正案。 “工作权利法”(Right-to-Work Laws)的几个变更案就产生了。

开放性雇用结构

大多数“工作权利法规”规定“开放性雇用制”(Open Shop)。在“开放性雇用结构”模式下,雇员可自主选择是否加入工会。非工会成员不必支付会费。有几个州允许“工会代理制”(Agency Shop)。在“工会代理制结构下”,加入工会不是雇员获得雇佣的条件,但是他们必须向工会支付集体谈判服务费。通常来说,集体谈判服务费低于标准会费。

在“工会代理制结构”或“开放性雇用结构”下,非工会成员仍然被视为是工会谈判整体的一部分。通过集体谈判达成的工资或其他工作条件协定同等适用于工会成员和非工会成员。集体谈判协定保护条例也是同等地适用于工会成员和非工会成员。由于这个原因,“工会代理制结构”和“开放性雇用结构”的反对者争论“工作权利法”允许非工会雇员“不劳而获”。 “工作权利法”的支持者争论不应该要求工会的反对者来支持他们。他们认为这个属于民权问题。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