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華文作家協會聖路易分會花開並蒂 讀書會裘小龍主講
『語言對人的思想和行為的影響』 會員周密女士榮獲華文著述獎

0
1611

 

二月十三日﹐農曆新年剛過不久﹐天氣還寒凍﹐下午兩點﹐Thornhill Library 的會議室已擠滿了三十多人﹐北美華文作家協會聖路易分會每月舉辦的讀書會﹐從沒有這麼興旺過。新任會長程寶珠特別高興﹐這是她當會長以來第一次籌辦的讀書會。實在是人太多﹐會議室不夠用﹐臨時把會議遷移到旁邊的大禮堂。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這次的讀書會是由本地著名的偵探小說家和詩人裘小龍博士主持﹐分享『語言對人的思想和行為的影響』。裘小龍一向以美食聞名于世﹐在他一系列的陳探長小說中﹐食物的精選和描述﹐讓人讀之印象深刻﹐所以在華大 Common Reader 的創刊號﹐編者特別向裘小龍邀稿﹐請他寫一篇中國美食方面的文章﹐這給了裘小龍不小的難題。他認為﹐中國的吃﹐在英文裏實在是很難翻譯﹐這牽涉到兩個文化層面的反差﹐例如說我們把 Mickey Mouse 翻譯米粍子﹐那該多倒胃口。有很多字在中文裏常用﹐可是英文並沒有相對的翻譯﹐像中國人說的『鮮』﹐乍看上去,delicious是相應的英文字,但無法表達中國人舌蕾特有的一種味感。 另一中文字『麻』﹐對川味菜餚來說,麻必不可少,在英文中一般都譯成辣 (hot),但是麻並不是辣。如果要直譯,麻在英文中有指舌頭發麻的意思。還有『饞』字﹐饞不是餓,而是指一種特殊的食慾味覺需求, 能用作動詞或形容詞。中國傳統文化中有不少著名例子﹐像辛棄疾詞中說,「休說鱸魚堪膾,盡西風,季鷹歸未﹖」『饞』到極處﹐千里外也可辭官歸鄉。再說到大閘蟹﹐大閘蟹最美味的部分來自蟹黃蟹膏﹐蟹黃蟹膏掛在嘴邊說說,誰也沒想到要去搞清楚到底是什麼﹐可是為了翻譯準確不得不去查字典:“蟹黃 — 雌蟹的卵巢和消化腺”,“蟹膏 — 雄蟹的精液與器官的集合”﹐真是用英文如是譯出﹐那種紅燭溫爐﹐菊花重陽﹐品蟹吟詩的情趣就完全失去了。在陳曉卿的『舌尖上的中國』電視節目聊到大閘蟹的吃法﹐越聊越夠味﹐甚至國語也不夠用﹐要加上上海話或吳語才說得通透。語言就是這麼神奇。

P1070594

裘小龍特別著重語言的反差﹐也是語言的相對論﹐是有其獨特的模式和形態﹐他認為語言的邊界就是視覺上的邊界﹐語言定義人行為的經驗﹐把認知的東西框架起來﹐以不同的方法去創造世界。

 

語言也代表一個民族文化的潛意識。裘小龍特別提出了『孝』字﹐自古以來中國人以孝為先﹐二十四孝的故事深印心懷﹐英文中就很難找出一個相對應的字。而英文的『priovacy』在中共建國之初﹐是一個非常負面骯髒的字眼。語言影響行為﹐還是行為影響語言﹐很難界定﹐但語言潛在的可能性﹐是無限開擴的。

 

對這個切身的題材和生動的講述﹐聽眾反應熱烈﹐大家拋出不同的問題一同討論分享意見。裘小龍本身是詩人﹐當談到中文詩的翻譯時﹐他提出『不要隔』的意旨﹐翻譯出的詩讀上去總要像是美國人寫出來的﹐雖然平仄﹑對仗﹑壓韻不太可能翻出來﹐可是詩歌本身分為不同層次﹐翻譯也就有不同層次的翻譯﹐和譯者的學養才情氣質緊緊相扣。

 

讀書討論結束後有頒獎典禮。中華民國華僑救國聯合總會為復興中華文化﹐促進海外文化事業,獎勵優良華文著述,每年設立學術論著獎﹐文藝創作獎和新聞寫作獎。華人作家協會會員周密女士以「身份界定的探索」「209件中國文物 / 聖路易感恩驚喜」及「面紗先知舞會 / 百年歷史的成年禮」等六篇作品贏得2015年華文著述獎的新聞寫作項報導類佳作。由華文作家協會會長及前中文學校校長程寶珠代表頒發獎狀。全體觀眾鼓掌﹐與有榮焉。

 

裘小龍﹐周密﹐都是作家協會裏勤奮努力﹐令人欽佩的典範。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