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在美国:在纽约金融大鳄家做中文保姆是一种什么体验

0
1783
喜欢中华文化的快乐·罗杰斯和倪旭萍在纽约。

【倪旭萍,一个满脑子都是教师梦的孩子王。当年以优异成绩考入福州师专读书,毕业后如愿以偿地做了一名中学老师。后来举家移民香港,因误以为自己不会粤语而无法胜任当地为人师表的工作,结果错失了一份中学的教职。2003年来到美国,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她开始在金融大鳄罗杰斯家担任中文保姆,教他的女儿快乐·罗杰斯学中文,由此引来众多媒体的关注和报道。十几年下来,倪旭萍已成为纽约成绩最卓越的中文保姆,并为上流社会的中文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如今以一口流利、标准的普通话而名声大操的快乐·罗杰斯依旧将她称为“我的中国妈妈”。】

圆梦做老师

我出生在六一儿童节这一天,似乎命中注定就和孩子有不解之缘。小时候我就特别喜欢孩子,还自愿帮助邻居带孩子,带着他们玩游戏,教他们读书写字,甚至还动手为他们设计和缝制童装。

1981年,我以优异成绩考入心仪的福州师范专科学校,在校期间因学业优秀而被推荐到省级重点学校-福州三中实习,并因教学方法特别而在实习期间被当地媒体报道。毕业后,我自然被要到福州三中做老师,实现了自己从小的梦想。

福州三中是一所令人羡慕的学校,我在那里教英文,这是一个令人羡慕的职业。我在三中工作了5年,那段时光美好而难忘!1989年,我告别心爱的学校,随丈夫举家迁往香港定居。

倪旭萍和年幼时的小乐乐及罗杰斯夫妇在一起。(除署名外均为倪旭萍提供)

错失香港教职工作

当我带着孩子抵达香港时,做海员的丈夫已在前一天随船去了美国,留下我一人开始在陌生环境里打拼。那时我的大女儿只有2岁多,我把她送到幼稚园后便开始找工。

我去一个酒楼应聘,人家看了看我说你还是回家当少奶奶吧。我不服气,又去一家衣厂车衣。做了2、3天,忙得满头大汗的我还是完不成定额,很快被辞了工。辞工时,我连工钱都没敢要。

后来我又去香港劳工处申请工作,1989年时在香港很好找工,很快我进入一家进出口公司做了文员。不久,我原来工作的福州三中校长来访,他专门向香港福建中学校长推荐了我。但当时我误以为自己连粤语都不会说,怎么能做老师,于是便回绝了。几年后在为一个邻居孩子辅导英语时,我问刚来的他不会粤语怎么上课?孩子说我们学校讲普通话,就这样我与这份教职工作失之交臂。

被孩子“逼”到美国

我在香港那家进出口公司做了快14年,工作很得心应手。这期间提前来美的老公已为我们申请好了绿卡,那时为了保住绿卡,几乎每半年我都必须带着孩子们来美国“报到”一次,像游客一样转转,然后又匆忙返回香港。

在大女儿14、15岁进入了青春叛逆期之后,原先读书很好的她在家除了电脑就是电话,每天忙到深夜,而课堂则成了她补觉的地方。在几番努力都效果不大后,我决定让她换个环境生活学习。经过一番商量,女儿选择了到法国的交换生计划。我则决心已定,把法国当跳板,然后让女儿着陆美国。

就这样,我毅然放弃了香港的一切,匆忙准备好,带着二女儿在2003年夏末移居到美国,那年我44岁。在我们抵达纽约的第二天,大女儿结束了法国的学习飞来和我们团聚。当吃完晚饭后,大女儿不仅动手将桌上的碗筷收拾干净,还将桌子抹干净,完全换了一个人。我简直不敢相信,由此也坚定了自己来美“舍命陪孩子”的决心。

2012年倪旭萍和长大的小乐乐及罗杰斯在日本。  倪旭萍和丈夫及两个女儿。

找工的酸甜苦辣

在家陪伴孩子们一段时间后我又坐不住了,尝试着开始找工学习新技能。我在住家附近的CVS做过兼职收银员,也到老公的餐馆干过,曾尝试着接外卖电话和打餐包。但因不熟悉,再加上动作慢,总被大家“推来搡去”的。

在老公的餐馆学不会,别人指点我可以到别家餐馆学。在一个冰天雪地的日子里我到一家餐馆见工,当时人家要的是熟手,能接听电话,还能处理油锅和打包等,结果半个小时后我就被人家打发回家了。

有了这次经验,我又到一家仅要半熟手的墨西哥餐馆见工,面对店里各式各样的酱汁我问个没完。老板在一一回答后,塞给我20元钱,让我搭车回家了。

多次碰壁后,我自责自己没用,也下定决心一定要学会。这回,我到罗德岛找了一家自助餐厅做生手看台,做了一星期我便成了熟手看台,也拿到了自己辛苦6天挣来的工资,当时我将那几张钞票紧紧地攥在手里,生怕被别人抢走似的。

应聘中文保姆

在罗德岛打工时,有一天表弟来电话说报纸上有个广告要请人带孩子并教中文,表弟认为这份工适合我。于是,我趁空拨通了那个电话,对方是经纪人,他用英文、中文问了一堆问题,尤其对我做过教师的背景感兴趣。但当得知我有两个十几岁的孩子后,对方的兴趣骤减,也不听我解释两个女儿已可自己照顾自己了,便抛下一句“不诚实”就毫不客气地挂了电话。

这句“不诚实”实在让我窝火。有一天我忍不住了,找到那个号码又拨了过去,对方没人接听,让留言。于是,我就对着电话数落一通对方无知,说他根本不了解我们这个阶层等,然后就重重地甩了电话。过了好久,等自己平复下来,便过去把电话重新挂好。谁知,电话铃马上响了起来,是那个经纪人,他说过会儿有人会联系我。电话如期而知,我慌忙拿起,对方是个女人,没报任何希望的我是问一句答一句,没想到对方竟让我去见工。

那天,我早早赶到曼哈顿那个人家门前等候。当黑色的大铁门准点打开,一个满头金发的女人抱着她十个月大的女儿出现在我面前,并把我带进到厨房坐下,开始了我的面试。因为去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要准备简历,只能口头述说了自己的履历。然后我又被问到是否会煮饭、洗衣、烫衣等一堆问题,除了洗衣外,我都如实地回答说不会。

就在我准备被打发走时,孩子的爸爸(罗杰斯)出现了,请我先去看看孩子的房间,我喜出望外。在好像迷宫般的大房子里穿梭时,我听到孩子爸爸说的最清楚一句话就是“我要她会说中文!”看过孩子的房间,他问我“你明天可以来吗?”我想都没想就回答到“当然!”

主流媒体对倪旭萍教中文的报道。(崔国萁摄)

开始中文保姆生涯

在试工通过后的几周里,我每天披星戴月地在罗杰斯家和自己家之间往返6个小时的车程。直到有一天,我被要求入住了。我记得当时孩子的妈妈缓缓地对我说道“你知道吗,这份工需要长期做下去,起码几年” 。 我有些惊讶,心想重返教坛才是自己的理想!尽管心里这么想着,但我嘴上却回答说“知道”。就这样,我稀里糊涂地开始了全职中文保姆的工作。

那时罗杰斯演讲总是说19世纪是属于英国的,20 世纪属于美国,而21世纪是属于中国的。因此,他要让女儿从小学中文,并以此做为送给她人生的最好礼物。

罗杰斯的女儿是个快乐的孩子,每天从早到晚都在笑,因此父母为她取了个小名叫Happy,中文就是快乐。那时小乐乐还不会说话,但当过老师的我知道可以通过各种方式为她学习中文奠定基础。我给她阅读配有大幅插图的中文书,对着她唱中文儿歌,和她一起玩游戏,一起爬,一起跳,制造着一切说中文的场景和环境。

小乐乐还不会爬楼梯时,会嚷着说“抱、抱”,这是她会说的第一个中文词。把她抱到秋千上,她会说“高、高”,要求你把秋千再荡高些。

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我又在家具和用具上贴上中文字卡,给她看《西游记》等中国影视片,带着小乐乐去中国城,到茶楼吃中国菜,买有中国特色的小玩意等。每周六还组织固定的中国日活动,请来一些认识的会说中文的孩子一起参加活动。

小乐乐会说的中文越来越多,3、4岁时她已能说得一口与中国娃娃一样的中文。他的爸爸常自豪地告诉别人,他的女儿会说的中文比英文还多。

为自己充电

尽管我的学生只有一、二个,但充分的备课是必不可少的。且随着时间推移,我愈发感到自己非常需要学习,需要掌握更多的技艺。

那时正好有一个朋友告诉我纽约华侨文教中心将举办“海外民俗文化教师培训”,课程有民族舞蹈、传统工艺、美食、民俗体育等。我迫切地报了名,并也做好了准备,若没被筛选上,即使站着旁听也要去。幸运的是我被录取了!

培训课程只有3天,被我们戏称为“魔鬼训练营”,在这3天里我抓紧每分每秒学习如何去教授和传承我们值得骄傲的中华文化。一晃我已连续10年参加这每年一度的培训,每一次的参与都为我的中文保姆工作增加了灵感,也提高了我的工作质量。

在小乐乐4岁多时,深信中国将是21世纪最重要国家的罗杰斯为了让女儿能浸濡在更好的学习中文的环境中,经过多方考察后举家去了新加坡。我只能以自己家庭为重,选择留在了纽约。

倪旭萍去年底出版了《我是中文保姆》一书。(崔国萁摄)

著书《我是中文保姆》

在他们行前,我提早去了纽约家政中介机构Pavilion Agency找工,其总裁格林豪斯见到我后说“我终于等到你了!”然后从电脑里调出30多个职位让我选。我从中找了2个家庭,第一个家庭面试时说付我全职薪水,每周只工作4天;第二个家庭开出了更优惠的条件,也是全薪,但每周只工作3天半。我选择了后者,并一直工作到今天。

我的工作为我打开了视野,同时也让我发现越来越多的家庭想要他们的孩子学习中文,尤其是富有家庭的比例更大,他们希望为将来与强大的中国做交流打下基础。

早在几年前我就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想写自己的真实经历和感受,让大家了解这个行业,树立新观念,冲破华人认为保姆是低等行业的传统理念,号召有志者进入这个行业,以满足美国社会对下一代学习中文的需求。于是我开始写书,前后写了一年多。2017年底我的愿望终于实现:《我是中文保姆》一书面世。

回首来美的这14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让自己做了中文保姆,不知不觉中已全然喜欢上这个行业,它让我收获了不一样的人生,也收获了高薪。尤其当看到自己教过的孩子能字正腔圆地讲中文时,我由衷地感到成功和满足。

记得乐乐13岁那年来纽约,我带她去参加中华文化培训课,让她当我的小助手。当老师们齐聚一堂分享文化教学时,大家见她一头金发怕她听不懂,有老师就用英文和她解释。谁知,她一开口,标准的普通话震惊了所有老师。

有一位老师说:“这孩子让我想起多年前金融界有位名人叫罗什么,说他的女儿从不会说话就开始说中文。”我说:“你提到的那位叫罗杰斯吧?”“对对!”那位老师接着说:“我真怀疑那人的女儿中文能学到什么程度,能有这个女孩说的好?”我说:“不用怀疑,站在你面前的正是他的女儿!”

2018-04-22 14:28 来源:侨报网   作者:崔国萁   编辑:文章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