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女子在美容易遭遇性骚扰,防范须有术

0
890
华人女子在美容易遭遇性骚扰(图源:路透社)

亚洲女生因为皮肤白嫩再加上身材相比欧美人娇小,所以在美国一直颇受欢迎。然而很多华人女性走在街上收到或多或少的语言骚扰时常发生。

记者根据3位遭遇过性骚扰的女生的经历总结出一般华人女生受到骚扰分为两种形式:言语骚扰、肢体触碰还有环境场所骚扰。

小A说,有一天她穿着白色T恤配着牛仔短裙打算从圣盖博市的希尔顿广场走到全统广场和朋友见面,明明是下午3点左右,天还大亮着,却遭到了一个墨裔男子的尾随。小A说:“那天我在希尔顿广场办完事就想着走到全统广场找朋友汇合。走在路上的时候,就发现有一个墨裔男子骑着自行车在我身边打转。我当时在想白天他应该不敢做什么,可能只是跟我一下就好了。没想到整条路他都在跟着我,骑着自行车在我身边绕了好几圈,一直跟到全统广场。我正准备给我男朋友打电话告诉他我到的时候,那个墨裔男子突然停在了我面前说:‘Your so pretty. Can I have your number? (你真美,可以给我你的电话号码吗?)’我当时吓坏了,当时正好有个朋友经过,我二话不说拉着朋友就走了。幸好当时有认识的人经过,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我给别人讲这个事情的时候,有的朋友却怪我自己穿着太暴露,要不然那个人为什么要骚扰我。我真的是觉得这是强盗逻辑。一个人如果是个变态,我就算把自己包裹成粽子还是会被盯上不是吗?为什么这个社会只会告诉女生要穿得严实,不让女生有追求美的权利,却不教育男生不要随便搭讪骚扰女生?”

相比B的语言骚扰,L则同时经历了肢体和语言上的性骚扰。L说,她当时打Uber的时候也经历过性骚扰,这也成了她日后考驾照的动力。她说:“我那时候刚来洛杉矶,哪里都不熟,也没什么朋友。那天打算一个人去餐厅打包吃的拿回来吃。坐的Uber,司机是一个印度大叔。本来我是坐在后面,司机说坐后面不尊重人,让我坐他旁边副驾驶的位子上。我什么都不懂,就听他的坐在了旁边。路上他一直跟我说他觉得中国女生多么美,能娶到中国女生是多么幸运的事。一边说着他一边开始问我多重,胸围多少。当时我就觉得很恶心,手里紧攥着手机,如果他对我做什么我就报警。到了目的地后,那个司机突然摸着我说要不要进去陪我一起吃饭,一边说着一边往我身上靠。我很用力地推开他说不用了,告诉他我男朋友在饭店里等我,然后就飞一般地跑下车逃进了餐厅。到了餐厅后我先跑进了卫生间锁上门大哭,觉得刚刚经历的一切又恶心又可怕。同时庆幸那个司机没有锁门,要不然我就完了。”

“那你有投诉吗?”记者问道。

“当然有了。情绪平静后,我就给Uber写了很长的投诉反馈,陈述那个司机的所作所为,写完我第二天就去DMV报名考笔试,不出一个月就拿到了驾照考上了车,从此能不打车就不打车,怕遇到第二个猥琐的司机。”

相比起前两位女生经历过的陌生人的骚扰,小M则是受到了同学的骚扰。M说:“我之前上课老师要求做group project(小组活动),所以组员要经常私下见面讨论。有一次,其中一个组员男生给我发信息说有个关于活动的问题需要和我讨论,让我晚上去他家。我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是想到都是同学,应该没什么问题。谁知道,到了他家后只有我和他在家,其他人都不在。我问他其他组员为什么不在,他说他只叫了我,有的问题只想和我讨论。说着他便开始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想不想留下来过夜之类的。我当时就觉得很恶心,好歹我学过跆拳道,他靠近我的时候我就狠狠地给了他一拳并且踢了他一脚,就逃出他家了。回到家后我给教授发了邮件,讲述了这件事情。果然下节课教授重新发了组员名单把我放到了另一个组里,而那个男生好像退课了,总之那件事后我再也没有在课上见过他。以后小组讨论我都是主张约在图书馆或者咖啡厅,一般如果有组员要求去家里见面,我就会推脱掉变成视频沟通。”

记者针对此类事情采访了刘龙珠律师,刘龙珠律师说:“一般单纯的语言骚扰尤其是在大街上女生被人调戏,一般不承担法律责任。一般没有经过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对当事人进行不恰当肢体接触,这个触犯了刑法第243条,轻则罚款1000美金,坐牢一年,重则罚款1万美金,坐牢4年。如果是被人进行尾随,构成了加州刑法第646条:非法跟随。轻罪最高行期6个月,重罪最高刑期5年。如果在车里进行骚扰,会增加一条绑架罪,最高可获刑无期徒刑。而且性犯罪记录会跟随罪犯一辈子。”

侨报网–Apr 06, 2019,12:14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