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州狱友小组助亚太裔出狱人员回归社会

0
1540
F.I.G.H.T.创始人及参与者在狼岭教养中心。(图片来源:seattleglobalist.com)

《西雅图时报》(The Seattle Times)25日报道,狱内狱外,是两个世界。布兰登•王(Brandon Wong)刚出狱的那几天,即使是在最普通的餐馆点餐都让他无所适从。

“在狱中的十年时间我已经习惯了,”王说。16岁时,王因过失杀人被判入狱。见到对方亮出匕首,他便开了枪。入狱后,他坚持每天写日记,记录如何在牢中调整自己,并与狱友分享。

“我现在依然希望能够继续帮助他们,特别是等他们释放出来后,”如今已经34岁的王说。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一年多前,王与两位朋友创立了“服刑人员共同康复”小组(简称F.I.G.H.T.),为华盛顿州各监狱的亚太裔狱友提供指导、支持和教育。

“斯塔福(Stafford)、狼岭(Coyote Ridge)、克拉兰湾(Clallam Bay), 门罗(Monroe)等等监狱都与我们小组合作,”王说。该小组主办读书会、文化活动,还为出狱人员提供重回社会的帮助。

除此之外,小组还特别关注监狱中的政治教育。[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刚开始时,我们不知该做什么,”另一位小组创始人,40岁的马尼·乌奇(Many Uch)说。乌奇18岁时因持械抢劫入狱。“我们希望做出些不一样的。”

F.I.G.H.T.小组在亚太裔社区内部建立起家暴研讨会、组织参观少年犯监狱,并计划兴办亚裔研究学课堂。除此之外,他们还举办关于政治热点的讨论会,主题范围从伊斯兰恐惧症,到同性恋恐惧症;从“黑人生命也重要”,到美国大选。

“这些都是在狱中的人不可能接触到的,” 乌奇说。狱中无法连接互联网使得狱友们对时事一无所知。

还有些事情对于亚太裔狱友来说具有特殊影响,乌奇自己也感受颇深。

乌奇小时候从柬埔寨来到美国,但他不是美国公民。服刑后,他有可能会面临驱逐出境。关于这方面,F.I.G.H.T.提供了“熟知你的权利”研讨会。

乌奇表示,驱逐出境只是亚太裔出狱人员面临的众多问题之一。他们很多都在贫困、种族歧视以及“模范族裔”的阴影中挣扎。

“我们的家人对我们入狱感到耻辱,因为我们理应做得更好,” 乌奇说。“我们来自第三世界国家,当你努力来到美国,你应该有能力做好。但你没能做到时,别人会质疑你到底出了什么毛病。”

F.I.G.H.T.的下一场活动将于周六在西雅图高棉佛寺(Khmer Buddhist Temple)举行。小组希望能帮助解决上述问题,同时通过宣读书信和听取录音与大家分享亚太裔狱友的故事。

王表示,他组织的小组在帮助他人,但同时也是在帮助自己。

有一次,他重返曾经关押自己的监狱,却是以F.I.G.H.T.组织者的身份。“对我来说,好像是一段经历结束了,”王说。

不过,F.I.G.H.T.的努力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会是一个新的开始。

2016-03-25 01:40 来源: 侨报网  【侨报网编译李怡3月25日报道】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