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保护至亲杀人,在美国竟然判无罪释放?

0
2014

今天,一篇《刺死辱母者》在朋友圈刷屏……

这原本是则旧闻,民间高利贷,到期无力偿还的女企业家苏银霞与儿子于欢遭债主上门追债。

高利贷债主吴学占带着手下杜志浩等11人,将苏银霞母子困在苏的公司内,催债手段节节攀升,极尽侮辱之能事,当着儿子于欢的面各种辱骂、让她出去卖身还债、用手机播放黄色录像加以嘲笑、用鞋子捂苏银霞的嘴,杜志浩还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羞辱她。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期间亲属报警,民警到达公司进入接待室后,说了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

22岁的儿子于欢见民警要走,情绪激动,冲向门口,被追债人员拦阻,混乱中于欢拿起接待室桌上一把水果刀乱捅,造成1死3伤。后被警察带走。

再次兴起波澜的是《南方周末》报道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认为,虽然当时被告人的人身自由受限,也遭到侮辱,

但对方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出警的情况下,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故此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一时间网络沸腾,

众多民众呼吁“判决不公”。

孩子为保护母亲杀人被判无期,这让我回想起我们曾经发布的一则“母亲为保护孩子杀人免于起诉”的旧闻。

事情发生在2013年,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的18岁母亲Sarah McKinley有一个仅3个月大的儿子,而她的丈夫才因为癌症过世,留下他们母子俩相依为命。

▲Sarah McKinley的丈夫

Sarah的家地理位置比较偏僻。就在新年钟声敲响后,Sarah喂饱了儿子,正要准备休息,却听到前门传来骚动,她跑去一看,发现一名男子带了个同伙试图闯入她家,而他们手上还有一把30公分长的猎刀!

Sarah并没有因为恐惧而吓瘫,她赶紧先用沙发堵住门,然后拨打911报警,并把儿子安顿在房间裡,然后她抄出了藏在家中的一把霰弹枪跟一把手枪,守在门口。

以下为当时Sarah (S) 与911接线员 (9) 的通话记录:

  9:请问发生什么事呢?

S:有个男人在我家门口。从我认识他之后我家的狗也失踪了,我觉得这个人不怀好意。而且我先生刚过世,所以家里只有我和小婴儿。可以请你们立刻过来救我吗?

9:麻烦与我保持通话,你的门是上锁的吗?

S:没错,而我手上有两把枪,请问,如果他真的闯进门的话,我可以开枪射他吗?

9:呃,你有绝对的权力来做任何事保护自己,我不能告诉你应该那么做,但为了保护你的孩子,你可以采取必要的行动。他现在还试着想要进去你家吗?

S:他正在疯狂敲门。

9:好的,我明白了,你有没有类似车子的防盗系统来把他吓跑?

S:不,我没有。

接着接线员就把电话转接到离Sarah邻近地区的警局,录音的对话在这里就结束了。

之后Sarah直直把枪管对准了门口,等到他们成功闯入的那一刹那,她就开枪射击,当场把其中一个人射死在沙发上!而另外一个共犯也吓得逃之夭夭。

在Sarah跟911接线员通话了21分钟后,警察终于赶到现场。事后他们告诉Sarah说,她这是属于自卫行为,在俄克拉荷马州是合法的

▲被击毙的Justin Martin

▲逃逸后自首的疑犯 Dustin Steward

而当时逃逸的共犯也在两天后主动到警局投案,他承认他们是看到Sarah孤儿寡母,认为他们一定没什么防御能力,才会想要闯进去抢劫。

这两名抢劫犯很明显地错估了这位年轻母亲的力量,她在事后的访问里说:“如果不是为了儿子,我不会这么做。”

Sarah的行为被认定为正当防卫,地区检察官也没有对她提出起诉。而且令人惊奇的是,另外一名同案Steward虽然没有任何枪击行为,而且案发后也主动向警方自首,但是,地区检察官还是以一级谋杀罪起诉了他。

诚然,在美国根据法律,“擅闯他人私宅”,房主人有权开枪射杀擅入者。那么在法律并没有明显规定可以“射杀擅闯私宅者”的新西兰,类似的事件会是什么结果呢?

据《The Gisborne Herald》报道,2016年2月18日,新西兰吉斯伯恩法院审理并判决了一起枪击致死案件。

死者是一位帮派老大,因事发两天前在一间酒吧与开枪杀人者发生过口角,当天聚集了几位帮派兄弟前往被告家闹事(并无明显证据证明拥有器械),扬言要杀了被告。

被告家处偏僻,当时与3个大人(其中一位因持枪和被告一起防卫也被起诉)和7个孩子一起在屋内,当时家人已报警,但因为地处偏远,警察无法很快赶到。

出于防卫,

第一次开枪警告后无果,

被告当场将帮派老大射杀。

案件审理期间,陈述证词和证据之前,陪审团被要求抛弃对死者“黑帮老大”身份的偏见,仅仅从事发当天的事态来判断,当时的情境下,开枪防卫是否是被告(作为一个正常人)的“最合理的反应”。

案件的审理结果是, 两位被告,31岁的Cooper和33岁的Gladstone正当防卫成立,无罪释放。

我不是学法律专业的,于欢被判“无期徒刑”是否合理,从法律条款的角度我无从辩驳。

但引用《人民日报评论》上的话: “应该正视此事发生之时的伦理情境(母亲受辱),站在当事人的角度更多考虑。

在某种程度上,也正是这样的伦理情境,让很多人在讨论这一案件时,不仅基于法律来做出自己的判断。”

同样引自《人民日报评论》:“而对于判决是否合理的检视,也正显示出在法律调节之下的行为和在伦理要求之下行为或许会存在的冲突,显示出法的道理与人心常情之间可能会出现的罅隙。

也正是在这个角度上看,回应好人心的诉求,审视案件中的伦理情境、正视法治中的伦理命题,才能‘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这是我赞成的观点,

原因很简单,

如果此情此景发生在我自己的身上,

无论法律如何规定,

  后果是什么,至亲受辱,

虽身为弱女子,

也必殊死一搏!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