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北上广相比,在美国租房有多变态?房东亲自面试,顺眼的才给租

0
2850

很多人都知道,纽约的房子超级贵,变态贵。但这个贵,指的应该是房租,而不是房价

从房价来说,北京上海的房价在绝对价格上早就已经轻松超越了纽约,这个我之前专门分析对比过。如果考虑到京沪的人均收入只有纽约的五分之一,在京沪买房的痛苦指数更是远远超过了纽约。 但是,如果说到房租,则又是另外一番光景。 虽然我们都抱怨房租太贵,但我必须实事求是地说,相对于纽约这样的欧美大城市,北京上海的房租真不算贵;相对于房价,北京上海的房租更是低得离谱。

这里有两个衡量的指标,第一个指标叫租售比,也就是每平米月租金相对于每平米售价的比例,正常的范围应该在1:300到1:200之间,也就是每平米售价应该是月租金的200倍到300倍。 北京呢?我粗略算了一下,租售比动不动就是1:700甚至更低。用我知道的一套房子来举例:售价750万,每平米售价10万;月租金10000,折合每平米133元——意味着每平米月租金只有售价的751分之一。这样的租售比是非常畸形的。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另一个指标,叫租收比,也就是月租金和人均收入的比例,简单地说就是每个月收入中用于租房费用的比例。 一般来说,在理想状况下,要保证一定的生活质量,房租不应该超过月收入的三分之一,最多最多,到达一半就已经是我们普通人能承受的心理极限了。相信在北京上海,大多数人的租收比也在这个范围之内。 但在欧美很多城市,租收比都已经甩过了50%,而纽约的租收比更是变态:2016年纽约的租收比高达65.2%,也就是说每个月拿到的钱有将近三分之二得用来交房租。 如果从这个趋势来看,中国大城市的房租一定还会大涨,这是势不可挡的大势,也是欧美成熟租金市场总结出来的必然规律。 所以在伦敦,大家见面寒暄的常见话题是天气;而在纽约,最安全最便利的话题则是房租。任何话题都不能随便聊,搞不好就触碰到敏感的议题引起不快,但房租是个例外。两个陌生人,只要聊起房租,骂骂纽约房租太贵,一下子就能找到共鸣,快速拉近距离。 所以在纽约,连房地产中介网站都会用抱怨房租贵来作为打动受众的切入点。比如这组广告:“连床都没法放的卧室还能叫卧室吗?”

“在这个城市,有自己的洗衣机和烘干机,就意味着成功”——因为大多数小公寓里没有洗衣机位,洗衣服只能拿到街上或者地下室的公共洗衣房去洗。

其实衡量成功哪里是有自己的洗衣机和烘干机,只要你有能力不和别人合租、自己独立租一套房子,就已经算是相当出色。

纽约好一点的公寓楼里,一居室的月租金动不动就要四五千美金,如果又想住物业和管理都比较好的高档公寓又没有那么多钱,就只能多找几个人一起合租了。 纽约的房租贵,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房源少,房子紧张。再加上人口流动性大,永远都有源源不断的人来到纽约要找房子,所以房子任何时候都不用发愁租不出去。 在北京上海租房,房客会对房子挑挑拣拣。而在纽约,要反过来,找房子的人处于绝对的弱势地位,房东、乃至二手房东,才是有资格挑挑拣拣的人,会要求租客出示各种繁琐的证明,包括做背景调查、信用分等等。 好一点的公寓还会要求租客提供相当于月租金多少多少倍的年收入证明,甚至还需要整栋楼里的业主委员会投票表决是不是接受这个租客。如果他们不喜欢你,对不起,你再有钱也租不了。

好在纽约有一整套保护租客的完善法律,确保房东不能无故欺负租客——比如不能以种族、性别和性倾向等理由拒绝租客,签了合同就不能满天涨价随便把租客赶走,等等。毕竟租客是弱势群体,这也符合法律保护弱势群体的原则。 我当年刚到纽约的第一个星期,就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房东的强势。 那时我对学校帮我找的公寓不太满意,想搬出去,但是又不能通过中介找房子,只能找二房东转租的房子。原因一是我还没有社会安全号,根本通不过背景审查;二是中介费太贵,一般是年租金的15%,也就是1.8个月的房租。 我当时在网上联系了十几套转租的房源,最后只有一个人给我回了邮件,让我在三天后的下午3:30去面试——没错,她用的词就是面试。邮件里她还特意叮嘱我卡着点去,别太早也别太晚,因为3点和4点都已经安排了其他人面试。 后来的面试经历更是让我大开眼界。那个房东简单地带我看了一圈房子的情况,然后就在客厅里坐下来,像威严的主考官一样对我开始了提问。我现在还记得当时她的第一句话:

“刚才我也给你介绍了,我今天面试过的几个人,一个是耶鲁的人类学博士,一个刚刚出版了自己的小说,还有一个是茱莉亚音乐学院的,拿过国际比赛的金奖。所以,你能介绍下自己吗,你觉得你有什么优势,可以战胜他们呢?”

我能有什么优势呢?我原本自以为是名校学生的那点自尊,在那一刻被击得粉碎,只能落荒而逃 所以,纽约的房子就是这么金贵,这么稀缺,这么变态。

说了这么多,到底有多贵?

正好看到网上有一个视频,拍了纽约三套房子的情况,你可以感受下。 三套房子,租金分别是三个档次,房子的状况也是天差地别。在纽约,住在什么样的房子,是能真正区分出阶层的。

第一套房子不在曼哈顿,在布鲁克林的Boerum Hill。

我估计这个位置有点类似北京的东四环东五环,街区的环境大概是这个样子的:

总面积512平方英尺,不到50平米,是一个Studio,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开间。 这个面积其实已经比一般的开间要大了,所以除了放一张床和一张书桌,还有一个迷你客厅的空间。

卫生间很小。

因为是一楼,所以还附带了一个迷你庭院,不过四周都是其他的住户,没有什么私密可言。

这样的一个开间,一个月的房租是1700美元,相当于11000人民币,不过租户觉得已经是非常便宜了。

第二套房子在曼哈顿的西切尔西,盘踞了这栋楼里的一整层。

打着领带的房屋中介,上来就和主持人进行了友好而官方的握手。你会觉得他和上一套房子的女主人仿佛来自不同的世界。

公寓里一共有三个卧室和三个卫生间,而最大的魅力是满屋的落地窗——全都有电动窗帘。

落地窗外面就是High Line Park,高线公园,这是一个用80年前的废弃高架铁路改建的空中花园,现在是纽约最受欢迎的景点之一。

开放式厨房正对着这些落地窗,能让你边边看景边做饭。旁边有烤箱、电磁炉,还有隐藏在墙体里的冰箱。

浴室里有浴缸、蒸汽室,还有双花洒淋浴,而且也是落地窗。

视频里的主持人都忍不住感叹——This is what I picture – making it and living in Manhattan——成功,应该就是住在这样宽敞明亮的大房子里,每天看着落地大窗外的无敌美景醒来吧。 而这样一套公寓的月租金是24500美元,相当于人民币16万以上。

第三套房子在曼哈顿的Tribeca地区,月租40000美元,合人民币26万,比上一套又上了一个大台阶。

这是一栋翻新过的1920年代的大楼,外观和带锁的电梯就已经让人联想到《布达佩斯大饭店》和那个艳丽而奢华的年代。

“不论你是谁,当你走进这个房间,都会惊掉下巴,”房屋中介十分自信地介绍说,然后打开了门。

双层挑高设计,有四个卧室和3.5个浴室,客厅长12米宽9米,厨房的进深也有8米。

巨型酒柜里能放得下800瓶红酒,还有直接嵌在墙上的开瓶器。

还有书房和吧台。

以及许多人梦寐已久的超大衣帽间。

再看看淋浴间和卫生间。

卧室有四扇法式玻璃门,可以通向私人阳台。

楼顶则是100多平米的户外阳台,还有自动灌溉设施。主持人这个时候由衷地说:住在这里,才是真正的成功人士啊。

所以你看,当你站在不同的地方,你对成功的定义,也就不一样了。

 

来源:mr-jiazhuang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