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美国教师选择在线教授中国学生英语

0
609

吴文华(音译:Wu Wenhua)出生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那时候中国几乎没有人会特意学习英语。但现在吴认为,她11岁的儿子必须学习语言。

据彭博社报道,因此,38岁的吴为她的孩子袁(Ryan)报名了一个名为 “VIPKid”的在线教育培训班。该在线教育机构为中国各年级的学生提供与美国教师一对一的教育服务。袁的成绩在他们班名列前茅,吴和其他在北京的家长一样,对自己孩子的成绩很满意。 吴说:“他(袁)最近得了99分,他做得非常好。”

像吴这样的家长正在推动中国教育全球化热潮。在中国,数以百万计的孩子开始学习英语等他们认为所需的技能。因为中国家长总是会优先考虑孩子的成绩,所以现在,有一个令他们足不出户就可以拥有外教培训的机会。瑞士联合银行集团(USB)称,这一市场(在线教育)5年内盈利额将翻一番,达到1650亿美元。

现在,一些网络初创公司看到了在线学习的优势。就拿VIPKid在线教育机构来说,它已拥有20万名学生。

瑞士联合银行证券公司(UBS Securities)分析师埃德温·陈(Edwin Chen)表示:“中国家长对孩子都有很高的期望,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能考上北大或者清华,所以在线教育的发展潜力非常大。”

在西方,网络教育的推进还举步维艰。这其中,网络技术是一块短板,许多制度对此也有阻挠。大多数人仍然不相信在线数字教学可以取代传统的课堂。然而,在中国,多种因素共同推动了在线教学的发展——由于能在中国大城市以外找到一个像样的英语老师还是一个挑战,而互联网却覆盖了大多数地方,所以,为孩子提供一个更好的受教环境对那些“虎妈”们来说是非常值得的。

持怀疑态度的人认为,在线数字教育可能仍将只是整个教育行业的一小部分分支。但对于倡导在线教学的柯蒂斯·约翰逊(Curtis Johnson)来说,他相信,全球在线教育时代即将到来,部分原因就是中国等国家已经开始尝试。约翰逊说:“这是不可避免的,就像看电影、听音乐或在网上阅读新闻一样。”

约翰逊在2009年与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克莱顿·克里斯滕森(Clayton Christensen)合写了一本书,名叫《如果美国不向教师支付工资,中国会的》(If the U.S. Won’t Pay Its Teachers, China Will)。

瑞士联合银行数据显示,去年中国有37%的家庭让他们的孩子接受课外教育。研究公司预计,在5年内,这一比例将达到50%。中国政府预计,从幼儿园到初中的孩童数量将达到近2亿人。

VIPKid就是看好了这一市场,目前,该公司通过招募美国教师模拟美国顶级学校的教育服务,在众多同类公司中脱颖而出。这家初创公司34岁的创始人辛迪·米(Cindy Mi)认为,在线教学允许对学生进行数据分析和科学评估,这将使教育得到根本的改善。她想让这种方法在国际上扩张,之后便将这种教育方法引入美国。

许多中国家长都很看好在线教育。首先,他们不需要再开车送自己的孩子去学习,另一方面,他们可以在家就得到美国教师的教学服务。

今年35岁的龚爱华(音译:Gong Aihua)家住深圳,她听说许多父母在孩子上小学前就让孩子进行英语学习了。龚也不希望自己的独生子掉队。她在朋友的建议下查看了在线教学视频,然后为她的孩子诺亚(Noah)报名了在线课程,诺亚当时只有4岁。“现在看来,所有的孩子都在学习英语,”龚说,“我想说的是,我有一半的朋友都把孩子送去学英语。”

诺亚现在5岁,通常一周上3次课。课程通过在线视频进行:学生和老师在电脑屏幕的右手边,两人可以看到彼此,而屏幕左边是电子课板。

在最近的一节课上,一名住在新泽西泽西城(Jersey City)的美国教师亚斯克·格拉斯(Yasche Glass)向诺亚展示了一个女孩的图片,并指着她头部不同部位教他每个部位的英语读音。

iTutorGroup公司原本是针对成人的在线教育机构,今年1月重新针对幼儿和初中生进行教育服务。

为了领先于竞争对手,VIPKid建立了一个研究机构,负责让在线教学课程更加有效。领导这项工作的是硅谷的风险投资家罗布·休特(Rob Hutter)和斯坦福大学研究生院的教授布鲁斯·麦克坎德里斯(Bruce McCandliss)。

麦克坎德里斯说,在过去,教学研究仅限于在几个或几十个学生身上。“现在有成千上万的学生和成千上万的老师一起为教育研究提供帮助。”他说,这使得人们有可能在教授英语时,掌握更细节的方法,比如对句法、词汇、口语的调节。

但与此同时,像VIPKid这样的初创公司也要证明自己不仅仅是昙花一现。因为一些中国家长已经开始对在线教育有所诟病。刘珍(音译:Jean Liu)在尝试了几家在线教育机构后,她还是让自己8岁的女儿重回教室上课。一些家在北京的母亲注意到,在线教学会在广告中介绍他们会选择最好的教师,但一旦学生报名了,“能够有好老师教课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刘还认为,青少年很难在电脑前坐上整整一个小时,仅仅为了学习。

虽然很多家长都喜欢在线教育机构的一对一教学模式,但随着孩子报名人数的增多,这些公司也面临着一个挑战,那就是,是否有足够多的美国教室来容纳他们。瑞士联合银行分析师陈(Chen)质疑,这种商业模式是否能像一对多那样的教学模式一样稳定增长。陈说:“这种模式很难扩大规模,因为一个老师只能在特定的时间内教授一个学生。”

辛迪·米对这些情况很有把握,她说,由于在线教育的潜力巨大,所以数百万的美国教师有的离开了原本的教学岗位,有的正在寻找额外的工作机会,所以教师数量不会短缺。

 

来源:侨报网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