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川普的厌恶,让人们看不到世界的复杂性

0
2121

不可能的任务

2016 年大选终于结束了,川普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在两个党派和媒体的夹击下,成功当选下一届美国总统。
国内大家可能就看个热闹,调侃一下川普的发型和表情也就差不多了。但对许多发达地区的美国人来说,这个结果只能用「震惊」来形容。几乎没有人能想到结果会这样,甚至没有想到整个过程会如此焦灼。在此前两周,大部分民调公司和媒体,包括 The Economist 和 New Yorker 都表达出来希拉里会轻松获胜的情绪。数据分析网站 FiveThirtyEight 在上一届总统选举中以准确预测奥巴马胜出而一炮而红,这一次选举前夜,FiveThirtyEight 的分析模型给出希拉里的胜率是 92%。
尤其乐观的还要数各大媒体,以及科技行业的从业者和投资人们。加州本来就是民主党稳定的票仓。最近科技行业的强势,让民主党进一步与稳定了与硅谷的良好关系。同时,硅谷大部分人都算得上是移民出身,多元化的价值被抬得很高。川普推行粗暴的移民政策,在硅谷自然被视作大魔王。当然,科技圈有很多理由厌恶川普:后者公开嘲讽残疾人,吹嘘自己的性骚扰经历,贬抑女性,更不用说其赤裸裸的反犹太人言论和种族歧视言论。

所以在川普拿下关键的佛罗里达州后,社交媒体上一篇哀嚎。许多人说这是他们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遗憾的是,许多人表达出来的情绪除了恐慌,更多的是愤怒。来个生动的地图炮:

I never ever ever ever ever ever believed that America had so many awful people. I am far beyond stunned.
— Mike Dudas
最奇怪的大选 

在某一时刻,我们都曾有过见证历史的感觉。但没有哪一回让我感觉如此强烈。这是一次非常极化(polarizing)的大选:在过去 8 年里,美国两个主要党派的分歧和不妥协持续恶化,美国民众和族群之间的极化不断严重,收入差距进一步扩大。
我们还不能忽略了科技行业在过去 10 年里对社会面貌的剧烈改变。社交网络和移动设备普及,让信息的流通成本迅速降为零。现在,无论一方控制多少主流媒体,都得清楚地认识到,在 Twitter 上开一个帐号就能直接和选民进行零距离沟通了,不花费一分一毫。此外,所有人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都存在于互联网上,永远无法消灭,而且能够很轻易地快速流通起来。
和极化的社会一样,这些科技带来的变化将信息的原有结构摧毁,使之变成一个较为混乱的状态。竞选团队精心设计节奏,释放对方候选人的不利信息。噪音和其他问题遮掩了对真正重要问题的讨论。无形中,将大家的关注点引导向了黑历史,花边,八卦,而不是关于未来,政策的讨论以及重要问题的解决。

传统媒体在科技行业的冲击下挣扎 10 年,恐怕第一次在面对舆论时感到力不从心了。和科技行业的人士一样,媒体这一回丝毫不掩饰对川普的厌恶,集中火力玩了命去黑。现在结果出来了,可能最受伤的不是大选中在总统,参议员,众议院,州长数量上都输掉的民主党,而是传统媒体剩余的信用。

如何对待川普的支持者 

上面提到了极化的社会环境,但仔细看一下会发现,以包容和多样性为科技圈,也成为了一个极化的地方。不只是对于川普,而是对所有支持川普的人,例如圈内的同僚 Peter Thiel。
Peter Thiel 是 PayPal 和 Founders Fund 创始人,是 Facebook 的第一个外部投资人。曾经他被公认为是硅谷最聪明最具备战略思维的人之一。现在,这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去。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今年 5 月,在他将媒体公司 Gawker 告破产时,Peter Thiel 就引起过巨大的争议。(详情参考之前的文章:我等待10年,就是为了搞垮这家科技媒体)随后,他又正式宣布支持川普,引爆了科技圈。随着川普的大嘴巴放出一个接一个的炸弹,一部分炮火集中到了 Peter Thiel 身上。几乎所有认识 Peter Thiel 或和他有过生意往来的人,都要被问到这么一个问题:「Peter Thiel 到底在搞什么鬼?」Reid Hoffman, Max Levchin, Sam Altman,没有人知道答案。

It wouldn’t surprise me if the underlying reality of his choice were the sheer contrariness of what he is doing.
—Max Levchin然而,事情最终走向了失控。10 月初,一段 2005 年的视频被曝光,川普在里面用极其糟糕的语言形容女性,引发了所有媒体的口诛笔伐,川普的民调也大幅跳水。这时候,Peter Thiel 突然宣布,向川普额外捐助 125 万美元竞选基金。科技圈差不多要爆炸了。不仅在 Twitter 上炮轰 Peter Thiel,认为其支持川普这样一个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的人,无异于 Peter Thiel 自己也抱有同样的观点。

不仅如此,一大票科技行业的人跳出来,逼着 Y Combinator 的 Sam Altman 和 Paul Graham,以及 Facebook,要求他们表态站队,将 Peter Thiel 从 YC 的兼职合伙人和 Facebook 的董事会上踢出去。Sam Altman,Paul Graham 和 Mark Zuckerberg 选择了拒绝。理由当然是不可能因为一个人对主要候选人的支持而炒掉他的工作。这在美国曾经是多么荒谬的要求,现在被一群聪明人理直气壮地提出了。Paul Graham 还不惜为此和 Ruby on Rails 的创始人在 Twitter 上吵一架。

We should all feel a duty to try to understand the roughly half of the country that thinks we are severely misguided.  I don’t understand how 43% of the country supports Trump.  But I’d like to find out, because we have to include everyone in our path forward.  If our best ideas are to stop talking to or fire anyone who disagrees with us, we’ll be facing this whole situation again in 2020.
—Sam Altman随后开始有小型孵化机构宣布因为这件事与 YC 断绝商业关系。Marco Arment 这样的明星人物还专门写了名为《Shame on You, Y Combinator》的博文。还出现有几家创业公司宣布与 Founders Fund 断绝联系。

回头看这件事,我相信如果不是川普获胜,Peter Thiel 几乎不可能重拾自己在硅谷的声望,并且可能永远失去一些朋友和生意伙伴,还有最重要的,Founders Fund 的 deal flow 会受到非常大的冲击。然而随着大选结果出现,可能这些都不再是问题了。Peter Thiel 的孤注一掷终于有了回报,而且这个回报可能是没有上限的。此前有传言说,一旦川普当选,Peter Thiel 会任免到最高法院。真假且不说,但川普都赢了,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呢?

人的浅薄与世界的复杂 

大选后媒体和科技行业的哀鸿遍野说明了社会的极化。对于这个令他们震惊和疑惑的结果,他们认为能选出川普这样的人当总统,肯定是美国出了问题,还有人指责所有投票给川普的人都是白痴,种族歧视者,反犹太人分子和 KKK…(这个标签列表很长,主要是因为川普这个大嘴巴瞎 TM 开炮)
实际上,这些狂妄的话,恰恰反映出了他们震惊的深层原因:只局限在自己的圈子里,无意识地傲慢,以及对这个复杂世界的浅薄理解。他们不知为何以为政治是非黑即白的,只不过是做一道关于道德的简单选择题。而且选择什么,你就能得到什么。可世界是复杂的,政治是模糊的,道德是难以定义而且条件化的,选择什么和得到什么也可能没有线性关系。
真正的问题并不是美国人选择川普做总统这一事实本身。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美国人要这么做。应该深思的是行为背后的动机。
英国全民公投选择脱欧以后,政治学家 Rob Ford 指出,许多人在看到公投结果后突然发现,对自己生活的国家如此陌生,甚至近乎无法理解。这样的情况正是这一次美国大选中人们的真实写照。
许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个世界的复杂性,生活在自己与周围与自己类同的人共同组成的气泡里。想当然地认为世界就是自己和周围人所理解的那样。许多人还是做 VC 和媒体的,在整个大选过程中却不能放下情绪,试图去理解和一些和自己生活在完全不同的环境下,和自己每天所想事物完全不一致,以及面临截然不同事情的人们。所以他们理解不了这些人在过去 16 年生活中挥之不去的挣扎和不断恶化的处境,理解不了这些人求变的愿望有多么强烈,理解不了这些人在川普竞选集会上的热情竟然真能转化为大量实实在在的选票,理解不了这些人为了看到变化,不惜选择川普这样一个「粗鄙之人」。
媒体、科技精英和 VC 们受过高等教育,生活在繁华的城市带。而川普的大量选民是美国中年以上的白人,教育程度不高,生活在美国中部和南部的农村和小镇。我把他们叫做 the rural white。传统上,the rural white 生活的小镇通常是依靠非常单一的行业养活几代人和一个大家庭的,例如镇上的炼油厂,煤矿。在这些行业走向衰亡的时候,正是小镇随之衰亡的时候。与城市中产阶层不同,the rural white 面临这种情况时,是没太多选择的。身处城市的我们可能很难真正理解那种绝望。

The rural white 最惨的地方在于他们是真正的弱势群体。在今天的美国,大部分少数族裔都有「政治正确」这个强大的概念保护着。The rural white 什么都没有。他们的诉求一直很清晰,但媒体和大部分城市阶层只是一直选择听而不闻罢了。The rural white 在过去 16 年属于被遗弃的散沙。今年,他们是愤怒的选民,他们开始像少数族裔一样投票。

求变之心 

最可怕的事情并不是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最可怕的是我们根本没意识到自己不知道。这是一种无知,也是一种傲慢。
我们可以理解美国这一部分人对于川普成为总统的恐惧。豪不夸张地说,川普算得上是劣迹般般了,面对政策探讨时讲出的话时常让人感觉他是一个没有受过教育,脑子里空无一物的家伙。川普赤裸裸的种族歧视言论和对女性的蔑视都有足够的理由让人反感和担忧。
但川普充其量是症状(symptom),而不是疾病(disease)本身。我们在嘲笑和愤慨于川普离谱的言行时,不能忽视川普的对立面正是这一次大选结果如此让人意外的原因:高高在上的政客,效率低下且时不时来一次停摆的政府,昂贵且无以为继的医疗和社会保障。这些现象从 8 年的布什政府开始再到 8 年奥巴马时期,不仅丝毫没有改善还持续恶化。与其说这些人投票给川普,不如说这些人在给所有政客投反对票。
回头看来,媒体一次次对川普的奚落以及对川普信口雌黄时严谨的 fact check 都是在浪费时间。因为很多人的诉求是无法被用这些勘误行为扭转的的。他们不想知道从这个候选人嘴里讲出来的每句话到底是对还是错。他们只想知道这个候选人能不能为他们不如意的处境带来变化。
川普给全世界写下的剧本不仅仅有媒体们乐此不疲的丑闻小视频和对其为人做派的讨伐,还有对这个世界日渐碎片化的折射。折射出的是贫富分化的加剧,族群差异的悬殊,经济增长的停滞,以及人们在寻找方向时的迷茫。(参考之前的文章:我们手中的50万亿美元现金)
某种程度上,川普是个糟糕的候选人。但看起来他确实是一个能在停滞环境里带来变化的人。我相信他任期会给全世界都带来深远的影响。也许川普真是一个合适的选择,在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时,与其在原地陷入无休止的争执,不如采取一些行动。冒险,求变。

或许 Peter Thiel 对川普的支持并不是真的那么让人莫名其妙。或许这正是求变的方式和必须付出的代价。Peter Thiel 在 National Press Club 最后一次公开为川普辩护时说,所有人都把川普说的话逐字逐句地解释,但没有真把他当回事;而选民认为他对于求变是认真的,而没有咬死川普说的每一句话。

The media is always taking Trump literally. It never takes him seriously, but it always takes him literally. But a lot of voters think the opposite way: They take Trump seriously but not literally.

—Peter Thiel

来源:云创股投委会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