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那就是一座山。” —— 《尘埃落定》

0
64782

by Tracy

2020年的3月26日,圣路易斯阴雨连绵的三月里,见到了难得的一片阳光明媚。

我迫不及待地拉开好几天没开过的落地窗,踏进那金色的爽朗天气里,深吸一口雨后青草和泥土 的味道,心头忽地一紧: “这春风可不会捎着病毒吧?”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远处一棵印象里光秃秃的小树,此刻竟在灿烂的阳光下大肆炫耀着满树淡粉色的小花。 我笑了,忽然没来由地有了希望 ——春天是生命复苏的季节,这场生命和死亡的斗争,是时候该打赢了吧?

可是不管我们最终什么时候赢、怎么赢,这一粒时代的灰尘已经不可逆转地落定——我第一次如 此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正活在历史中。我们正经历的一切,未来将成为历史书上非常浓墨重彩的一笔吧?

被人拖出家门强制隔离的亲人。
即将身赴前线的儿女一声声故作镇定的安慰和承诺。
守在神志不清的父亲身边痛哭求助的中年男子。 女护士们被一缕缕剪下的发丝,和一圈圈绕着她们转的摄像机。
崩溃的医护人员令人心碎的怒吼……

多少人夜夜辗转反侧,一想到武汉的情况就止不住泪如泉涌。多少人身处安全的地方,心里却得 不到一刻安宁,总是在叹息、祈祷。多少人火急火燎地四处搜集捐助的物资,却还是遗憾自己能 做的实在太少。

万难之中,我看到了人们太多的转变。

有人曾因为快递员不愿意送货上楼而不耐烦过,也有如今家家户户门前为快递员挂起的装满零食 和糖果的小篮子。
那电话里极轻的一声 “怎么不送上来啦!” 可以让40°高温下,被太阳晒到滚烫的电瓶车把手感觉 更烫一点。
那篮子里小小的便签纸上极短的一句 “谢谢!请随意拿点,工作辛苦了!” 也能瞬间驱散积累了多 日的孤独和沉闷,点亮一个人原本或许平凡无奇的一天。
一样的人,做着一样的事情,到底什么让它改变了?
因为这场疫情中,当人们都躲在家里的时候,是物流行业的工作人员仍然在日日起早,奔走于看 起来如此落寞的空荡街道,一天天地撑着重病下的社会经济。
这时我们心疼、我们共通、我们充满善良和爱——多希望平时我们也不要忘记,不要将一切视作 那么的理所当然。

疫情期间,一些最安分守己、最不爱受瞩目的市民开始为他们心中的真理发声: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能只有一种声音!”
“不清楚、不明白!” “他们知道我们也知道他们在说谎。”
“孩子,我希望你是真的懂事!”
“妖魔化海外同胞的究竟是谁?”
一声声微妙的话言,四两拨千斤地熄灭了多少无知者的煽风点火、点破了多少充满心机的舆论的 破绽、又激起了多少还在沉默的人们心中要发声的渴望。以这样的耐心和智慧一点点转动起中国 社会“言论自由”的齿轮的,正是那些向往安逸、从不惹事生非、最最平凡的每一个人。
这时我们才意识到,我们——并不平凡。
危难之下,我们捍卫正义、勇敢发声——希望危难结束时,我们也能继续如此。

有多少病人曾经对医生的不上心破口大骂,却没有想到该改变的是制度,而这些忙得焦头烂额的 医生也是这制度下的受害者。
如今,当新闻上感染人数一天天地上涨,那些最清楚有多危险的医生和护士,还是义无反顾地以 自己的生命作赌注,甘愿捍卫一条条与自己素未谋面的生命——多希望此刻被视为英雄的他们, 平日里也被视作英雄?

人们常说“逆境出英雄,患难见真情”——可英雄从来都是英雄,真情从来都是真情,多希望我们 不要等到逆境来了,才能看清真相。

那一天总会来临的,我们胜利的一天。

不再听到售货员说着医用口罩已断货时无奈的口吻。
不再有出门前担心戴口罩会引来什么异样目光的思想斗争。
不再体会一次次视频连线挂断后意犹未尽的感觉。
不再反复品尝一张张旧照片里满溢出来的思念。
不再有看到每一则新闻都必须谨慎判断到底是真是假的无奈。
不再有必须小心翼翼规避着敏感词汇才能发出来的个人博客。

要等到下一次看到高楼上浩浩荡荡洒下来的纸币时,大家的第一反应是乐得去捡钱,而不是纷纷感叹那漫天飞舞的钱是因为“失去生的希望”。

真希望有一天,能够站在阳光明媚、通向海的蜿蜒小路上,欣赏远处开满野花和雏菊的小坡,忽地听见你喊我的名字,看见你迎着夏风吹来的方向朝我跑来,那时我们要在历史上一同写下

“人类胜利的那一天,大家久违地

——紧紧抱在一起。”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