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辩论结束 除了吵架我们还看到了什么?

0
1092

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当终极辩论结束,今年的美国大选却被评价为“乱”字当头——意外频发、丑闻缠身、争议不断。从希拉里的“邮件门”“健康门”到川普的“录音门”“避税门”,再到“最肮脏的总统辩论”,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并且,希拉里与川普比拼的重点似乎还不是政策差异,而是“互黑”的手段,并一次又一次刷新“负面选举”的下限。

所以,当美国大选终极辩论结束后,除了希拉里与川普习惯性的“揭老底”后,人们到底还能看到什么?

3

看谁输谁赢

其实,在观看完每一次电视辩论的“戏剧性”场面后,人们不禁心理要问,这场谁赢了?

对于输赢,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但是,在电视辩论后改变的选情,或许至少可以说明谁的观点更能打动人心。

在最终辩论之前,川普在公众民调中落后于希拉里,许多分析师与媒体都认为,终极辩论是川普的最后一搏。

真清晰政治”Real Clear Politics网站所做的最新民调显示,虽然川普近来的政治麻烦不断,在内华达、北卡罗莱纳和俄亥俄州的最新民调显示选情胶着,但是希拉里领先川普百分之6.4,希拉里在绝大多数关键的战场州也都具有优势。

在最终电视辩论一结束。CNN即时民调显示,52%的受访者认为希拉里胜出,39%的受访者则认为特朗普胜出。

网站截图
网站截图

《洛杉矶时报》的专家评审团表示,尽管在回答第一与第三个问题时,希拉里与川普的表现基本持平,但是在回到所有其他问题时,希拉里的表现都“完胜”川普。

《国际财经时报》也发文章总结称,川普的三场总统辩论都以失败告终。《今日美国》、《政客》等意见也表明,川普在美国面临的关键问题上缺乏具体施政方针是他最大的弱点。

据央广网报道,从目前已出现的美国主流网站民调中,希拉里民调大多高于川普,因为美国主流媒体大多一边倒支持希拉里。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刁大明表示,美国主流媒体的确对希拉里采取了近乎偏袒的支持,媒体对于特朗普录音门丑闻穷追猛打,但是对于希拉里的邮件门以及阿桑奇维基揭秘的爆料,并没有给予同等幅度的关注,这的确是一种媒体缺乏公正性,反而成为明显的具有政党偏好的表现。所以,就算最终民调统计出来,和最终结果也或存差距。

希拉里在辩论期间做笔记。
希拉里在辩论期间做笔记。

看美国政治

这次的大选,让美国人民直呼“伤脑筋”。因为没有一个是最好的选择。

在终极电视辩论上,人们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两党候选人只是把“互黑”进行到底。互相攻击,互曝缺点,完全没有应有的,像样的政治论点。

在直播时,当问到维基解密曝光一系列希拉里在华尔街的闭门演讲稿。希拉里却开始指责俄罗斯黑客,并称川普是普京的傀儡,暗指俄罗斯支持川普当选。当时,全场发出阵阵笑声,新华国际更是评论认为,里那个人辩论如吵架,连观众都无奈了。

《时代周刊》记者发推,称截至目前,二者(希拉里、川普)的辩论并无太大亮点,就像一个普通的民主党员和共和党员就最高法院、枪支管控和堕胎进行一般的辩论。

这让许多人不禁在问,现在的美国大选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纽约时报》网站发表题为《美国能赢得这场选举吗》的署名文章,该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在文章中称,如果我们沉溺于悲喜交加的竞选活动,两年来仅仅落得回到原地的下场,甚至更糟,那么这就不止是令人情绪沮丧那么简单了。因为,我们这个国家真要开始衰落了。

《光明日报》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董春岭的文章称,大选乱象凸显美国政党政治的衰败。一方面,极化政治造就另类初选。两党将党派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激烈博弈,互不妥协,府会对立,国会分裂。另一方面,政党竞争嬗变为“阶级斗争”。共和党政治精英阶层。在大选的最后阶段,原本的“驴象之争”正戏剧性地演变为另一场变了味道的“华尔街运动”。其结果是共和党内部严重撕裂,传统的两党政治势力均衡被打破。

《人民日报》评论认为,美国大选是场权贵间的恶斗。美国民主正面临一个根本性问题:社会不公加剧、阶层流动停滞、政府由富豪操控、政策反映利益集团观点、大多数民众陷入无能为力境地——这就是当下美国的现实。美国的政治体制不再受到多数美国民众欢迎,相反它陷入了自身的合法性危机。

2016-10-20 00:38 来源: 【侨报网综合讯】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