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让Facebook、Google等巨头操碎了心:年轻人们,求你们投投票吧…

0
2234

给我民主,我也不投票

眼看大选临近,美国人遇到了一个别的国家没有的问题:投票的人太少。

这是个老问题了。自1980年开始,美国人的投票率永远在50%左右。所有可以投票的人口,有33%根本连注册都不注册。

这种现象在年轻人中尤其明显。24岁以下的年轻人,大约有80%根本不去投票。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选举年

投票率

1980

52.8%

1984

53.3%

1988

50.3%

1992

55.2%

1996

49.0%

2000

50.3%

2004

55.7%

2008

57.1%

2012

54.9%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同样是民主国家,澳大利亚、瑞典、土耳其等国家,超过80%的人都去投票。美国人啊,敢情是大选时候人人都谈政治,真到投票时候有一半的人都不去。

(平时骂的挺欢实,投票时候都不去)

这是为什么呢?

美国人的借口有很多,比如美国的竞选时间太长了。从一个人宣布竞选总统,到真正选上,需要折腾一年半时间。

这段时间电视、报纸、社交网络,7天24小时地八卦几位候选人,弄的选民们渐渐没了兴趣。年轻人们往往更烦投票:一大堆老头老太太吵来吵去,跟我有什么关系?

隔壁的加拿大就吸取了这个教训,把竞选时间缩到了两个半月。从1867年到2015年,加拿大的投票率中位数达到了70.3%.

当然加拿大人表示:投票人数还是太少。在贾斯汀·杜鲁多总统的提议下,加拿大准备尝试强制投票。如果你有投票权但不投,就要交20元罚款。

(加拿大的帅哥总统贾斯汀·杜鲁多)

美国人不投票,原因不止一个。大多数时候,投票日是工作日,大家不愿意耽误上班。尽管美国有46个州都允许带薪休假去投票,很多人还是宁愿去工作。

除此以外,美国的选举站比较稀疏,选民往往需要排两小时的队才能投上。更费劲的是,美国的政府网站设计复杂,不少人根本不知道去哪儿投票。

于是今年就出了个闹剧:共和党党内初选时,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就没在纽约注册投票。结果最后不管多着急,都没法给自己老爸投票。

往年的投票已经很低了,今年情况更不容乐观。两党候选人,一个是腐败的希拉里,一个是疯狂的特朗普。很多人宁愿把选票扔掉,也不支持任何一边。

(图片来源: Donkey Hotey)

过低的投票率,会让美国民主制度走向一种死循环:人们越厌恶政治,越不去投票。投票人越少,民众的呼声越得不到表达。政治一旦脱离民众,民众也会疏远政治。这样下去,越来越糟糕。

投票率过低的问题让两党都很头疼,无论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都不止一次地在竞选演讲时呼吁人们去投票。

马云说:“别人的抱怨,就是我赚钱的机会。” 硅谷的互联网公司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最先动手的是Facebook。Facebook最初的目标很远大:亲自投票太麻烦,网上投票多简单!准备实施这个计划的是Facebook的广告委员会(Ad Council),但很快他们就意识到:在线投票,需要每个州政府的支持,一年之内很难做到。

在线投票做不到,Facebook只能做一个在线服务者。很快,一个叫做VoterBot的聊天机器人出现了。

打开Facebook Messenger,就可以向VoterBot提问:我啥时候该去投票呀?去哪儿注册啊?离我最近的投票站在哪儿啊?VoterBot都会自动给你答案。

(Facebook Messenger上的聊天机器人VoterBot)

Facebook不仅开发了这个聊天机器人,还提供专门的广告版面:如果你是鼓励投票的中立组织,在我们这个版面上可以免费宣传。

当然Facebook主页也凑了热闹。置顶的新鲜事就是一个大横幅:“你准备好投票了吗?” 如果你注册了投票,还可以在时间轴上做个纪念。

(Facebook最顶部的新鲜事变成:“你注册投票了吗?”)

Facebook的那个VoterBot聊天机器人,其实不全是自家培养的。它的训练数据,来自隔壁的Google Civic。

Google Civic是谷歌的一个“内政API”,可以用来查询选举信息,也可以查询自己选区的议员信息。Facebook的VoterBot看起来很聪明,背后实际是谷歌强大的数据基础。

(Google Civic:谷歌的“内政API”)

比起Facebook的“宣传战”,谷歌鼓励投票的方法比较文艺。

开始注册投票那天,Google Doodle(Logo位置的插画)变成了三个注册投票的小人儿,一个用电脑注册,一个用信件注册,一个去投票站注册。

一张图就把三种注册投票的方式给说清楚了。如果你点击这个Doodle,就会显示你所在地区的注册方法。

(投票注册日的Google Doodle)

不仅如此,Google还在搜索应用里加了一个小功能:如果你在Google里搜索“怎么才能投票”,谷歌可以根据你的位置信息自动转到注册网站。如果你搜索“啥时候投票”,谷歌会自动显示出大大的日期:11月8日。

(谷歌为选举日添加的搜索功能)

Google旗下的YouTube,投入就更大了。

YouTube发现,每个选民,平均注册投票时间只有1分34秒。于是他们发起了一个叫“1分34秒注册投票”的活动,让YouTube的网红、歌星、影星们录一个一分半的视频,鼓励大家投票。

摔跤冠军“巨石强森”会用一分半献歌一曲;

脱口秀演员柯南选择用一分半炸个爆米花;

笑星彪马在一分半里做了他的经典节目“新规则”(“New Rules”);

流行音乐人Chainsmokers在一分半里一起做了几张墨西哥卷饼……

明星们想表达的内容很简单:如果你有一分半时间看我们的视频,为什么不再用一分半来注册投票呢?

硅谷这么玩儿,可是有成本的。无论是Facebook的免费广告位,还是谷歌的智能搜索,或者是YouTube的“明星运动”,每一个都需要投入大量经费。这些互联网公司们玩儿的这么开心,背后的股东难道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投资人鼓励大家投票

正相反,硅谷的投资人更希望互联网公司能鼓励人们投票。

亨特·沃克(Hunter Walk)是硅谷一个著名的风险投资人,他对年轻人超低的投票率很担忧:“我每天看见聪明的年轻人努力工作,试图改变世界。可一旦你问起他们是否注册了投票,他们都开始支支吾吾。”

于是亨特·沃克在Twitter上发起了一个运动,鼓励CEO们给员工放假,让他们不用担心工作,放心投票。

亨特·沃克的运动得到了超过300个公司的相应,包括听音乐的Spotify、在线约会的Tinder和云笔记Evernote。

华莱士的忠告

当最后一场总统辩论结束时,在场的希拉里和特朗普已经吵的口干舌燥,观众们也听得疲惫不堪。不少人或许已经决定放弃,恨不得赶紧度过选举日,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可这个时候,主持人克里斯·华莱士(Chris Wallace)郑重地对所有观众说:

“现在离大选只有20天,虽然各位政见不同,但有一件事我们都同意:我们希望大家去投票。投票不仅是一种荣誉,也是一种责任。投票,才不辜负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家。

(总统竞选辩论主持人 Chris Wallace)

华莱士果然比其他人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千万不要一边对政治满口抱怨,一边对现实无动于衷。愤世嫉俗,不能是无所作为的借口。真正阻碍你投票的,只有你自己。

虽然自己的一票改变不了大局,可更多人参与,才能让民主制度蓬勃发展。试想多年之后,当你的孙子孙女问:“爷爷爷爷,当时您是怎么投票的呀?”想必没人愿意说,自己因为厌烦了选举,不去投票。而是开心地坐在沙发上,端起茶杯,谈谈在那届选举,自己勇敢地走了出去,做了几件自己该做的,微小的工作,而已。

来源:硅谷密探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