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消费者贷款增速远超薪资 不是长久之计

0
400

美国消费者举债的速度,远远超过其收入或者美国经济的增速,而与此同时就业可能即将见顶。

据路透社报道,再考虑到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的升息意向,你就会发现,占美国经济总量70%的消费部门如履薄冰,而且是越来越薄的冰。

美国消费者信用卡账单已超过1万亿美元,达到2009年1月以来未见水平,较上年同期增长6.2%。相比之下,一年来的薪资增长不足3%,经济增速略低于2%。

借款人举债的速度只能是其偿债能力增速的两倍。

学生贷款和车贷也在1万亿美元以上,增速亦为薪资或经济成长的约两倍。

的确,中等家庭需要用于偿债的可支配收入占比约为10%,接近历史低位。利率也是一样情况,利率在极低水平上的调整从绝对数量看只是小幅增加,却意味着由此可以导致债务成比例地大幅放大。

这背后有两大要点:

首先,乐于在行有余力时将利率正常化的美联储,今年有可能还有两次25个基点的升息,而且从最近的政策会议记录来看,美联储还计划启动漫长又充满挑战性的缩表进程;其当前资产负债表规模为4.5万亿(兆)美元。

其次,尽管按照巴克莱资本的说法,美国当前劳动力市场状况和2006-2007年顶峰时期齐平,但劳动力市场的动能在衰减。周五的非农就业报告显示,即便3月失业率降至仅4.5%,但当月非农就业岗位只增加了98,000个,远低于预期水准。

Gluskin Sheff经济学家David Rosenberg在一份发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美联储的收紧举措,包括缩表及升息,都“只会帮助拉紧流动性状况,并提升偿债成本。”

“没人认为经济衰退会到来,但历史情况表明,未来一年出现衰退的可能性高达90%。家庭债务负担处于周期高点。美联储升息意味着,利息成本将会吸收掉那些可能会分流至周期性支出的资金。”

更大的问题在于,为什么在这种失业率较低的经济环境下,人们还会认为有必要积极借款,即便偿债水平表明他们其实有上限束缚。

这是因为尽管创造了很多就业,但这些就业基本上都不能保证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准,除非是寅吃卯粮。储蓄率目前为5.5%,虽然远远高于2005年的狂低水准1.9%,但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富人的存款所致。自金融危机以来,占人口90%的美国中下层人士的储蓄率一直徘徊在零附近,而占人口1%的美国最富有家庭的存款率高达38%。这些人的存款占据大头。

这表明经济严重失衡。这些有信用卡贷款、车贷和学生贷款的人基本上都不是因为有信心才借钱,而且借钱也不是经过谨慎考虑的,而是因为真的缺钱。薪资增幅不足以让普通家庭生存下去,偿债水平人为维持在较低水准,也恰恰凸显出形势已变得多么反常。

当然,这次不会像上次那样,金融机构被经济突然下滑打个措手不及的可能性要低得多。我们陷入衰退,面临像银行业危机之类情况的可能性要低得多,从这点来看是好事。另外,银行业减少了冒险行为,而且在密切监控他们消费者贷款组合的风险。

这意味着银行可能比上次更快地关闭信贷龙头,而且引起的混乱可能也不会像上次那么严重。经济若出现衰退银行业也不会感到意外,他们收紧信贷的做法将助燃衰退。

美联储对资深信贷专业人士的调查已经显示,信贷正在收紧,过去六个月银行业从降低发放消费者信贷的难度变为增加难度。我们上次见到这种情景是在2008年,虽然银行业这次似乎赶在了经济形势之前采取行动,但也几乎起不到安慰作用。

大量仅能勉强维持生计的家庭如此依赖债务融资,这样的经济形态是隐藏着大量风险的。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