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又上美国售假黑名单

0
2732
A pedestrian walks past Alibaba.com advertising in Hong Kong, 29 October 2007. Chinese business to business website Alibaba.com says it aims to raise 11.6 billion Hong Kong dollars (1.5 billion USD) in what it called the largest Internet IPO since Google. AFP PHOTO/MIKE CLARKE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MIKE CLARKE/AFP/Getty Images)

阿里巴巴在美国又?叒叕上“售假黑名单”了,这回是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公布的2016年“恶名市场”名单,这对于努力洗刷自己假货市场名声的阿里巴巴来说又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无论被列为名单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什么,对于阿里巴巴来说,只要一日淘宝网上有高仿假货,都将是一条永远暴露在外的“把柄”与悬在阿里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事件回放:阿里时隔四年再度上“黑榜”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本周三(12月22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公布了2016年“恶名市场”名单,淘宝网位列其中。USTR称,阿里巴巴的在线购物平台淘宝销售“高仿”假货,并且对于相关公司的举报反应迟缓。

值得注意的是,USTR在2012年时曾将阿里巴巴列入“恶名市场”名单。

当事人回应:你们知道我们有多努力吗?!

时隔四年之后再次被扣上这一名头,阿里巴巴集团总裁Michael Evans发表声明回应称:“我们对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决定深感遗憾。他们无视了阿里巴巴在打击假货方面所做的实际工作。”

阿里表示,公司“2016年主动下架的侵权产品数量比2015年翻了一倍”,因此美方这么做是“没有理由的”。阿里进一步质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之所以做出而这一决定,是受到了当前美国政治环境的影响。

毕竟,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频频批评中美贸易,并称要对中国商品征收45%的高关税。

 2

编辑有话说:质疑他人的同时还应更自省

阿里巴巴在各类场合都表态要认真严肃打假,并且的确在打假方面投入了一系列人力物力和财力,甚至建立大数据模型来打假。但由于暧昧的消费者需求、售假背后的利益链条以及阿里所采取的平台经营模式等因素,都决定了阿里即使采取大力度打假,也很难改变其平台上假货存在的现状。

但不可否认的是,阿里在高速的发展过程中,问题也在不断暴露,比如挥之不去的假货问题,比如难以为继的价格战。在中国当下的环境中,这些问题或许还能得到一时的“宽容”,但在“较真”的美国市场中,阿里巴巴作为一家美股上市公司,外国投资者和国外反假货组织会持续盯住阿里平台的售假问题:只要平台存在一件假货,阿里做的再多努力他们都不会买账。

此次,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除了指出销售“高仿”假货这一事实外,还指责阿里对于相关公司的举报反映迟缓。

“能不能”处理假货问题与能力和大环境相关,而“要不要”及时响应就是态度和担当的问题。因此,如果说淘宝网上存在假货还能“怪罪”到上游制假产业的“顽疾”上,那么,处置假货的效率迟缓的“锅”只能由阿里来背。

作为电商平台,阿里在质疑他人的同时还应更自省。一方面,假货问题客观存在,阿里并不能逃避自己处理这一问题的责任,就算“遗憾”,也不能心存侥幸地推脱责任;另一方面,我们的消费需要升级换代,过去以打折和低价撑起的“双11”、“双12”也到了更新思维的时刻,这样才能够在新的阶段进一步助力中国经济的发展。

打假之路不易,我们需要做的还有很多,阿里目前可以提升的空间也很大。比如提高处置假货投诉的效率;加大对售假店铺的查处、惩罚力度,不要只是将售假商品下架,店铺扣分甚至关店也很有必要;利用大数据监测,对容易产生假货的商品类别进行追踪,掌握证据并配合执法机关对上游制假产业链进行打击。

新华网–Dec 22, 2016,10:38

行业代表称阿里“不主动不拒绝”

2012年,阿里重金聘用了美国前政府官员詹姆斯·门德霍尔(James Mendenhall),意图改善公司在知识产权保护领域的形象,还花了46.1万美元游说美国国会、白宫和USTR,这一开支甚至达到了上一年花费的四倍以上。

终于,2012年12月,USTR宣布将淘宝网从“恶名市场”名单中移除。

但到了去年,USTR再次对阿里巴巴平台上的大规模售假情况表示担忧,但表示暂时不会将其纳入“恶名市场”名单,而是会先观察阿里是否会采取有效措施来解决这一问题。

由于阿里并不是自己平台所售卖商品的所有者,因此并不会从这些假货的销售中直接获益。但这些商品销售所带来的平台交易量,依旧是分析师和投资人最为看重的一个指标,而且这一数据可以帮助阿里提高广告位价格。

今年6月,马云(微博)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谈及假货风波,“阿里巴巴每卖出一件假货,就会让公司失去5个以上的用户”。与此同时,马云也因为说过“有些假货的质量比正品更好”而备受外界争议。不过马云随后也表示,这句话是被媒体断章取义了。

阿里方面表示,目前已经和包括苹果、Burberry、LV、Cartier、Nike等在内的逾1.8万个国际品牌开展打假合作,还和中国的执法部门合作,通过线下打击的方式,从源头上斩断制假售假产业链。

3

不过,背后代表了1000多家服装和鞋履品牌的美国成衣及鞋业公会(American Apparel &Footwear Association),一直在背后推动USTR将阿里列入“恶名市场”名单,坚持认为假货在阿里平台上非常猖獗。

代表约400个法国品牌的法国行业协会Unifab同样曾督促USTR重新将阿里列入“恶名市场”名单。发言人大卫·苏西南(David Saussinan)表示,“尽管Unifab一直与阿里巴巴保持对话,并展开了多年的谈判,但阿里巴巴一直未主动采取措施来解决假货泛滥问题”。

对此,阿里巴巴表示自己会“不惜一切”代价打假,已经向USTR提交了一份文件,解释如何将侵权行为控制在最小化。

高端品牌合伙跟阿里唱对台戏

今年4月,阿里宣布加入全球最大的反假货组织“国际反假联盟”(The International AntiCounterfeiting Coalition,以下简称“IACC”),成为首个新设立的“普通会员”之一。但在短短一个月后,IACC却在一封公开信中宣布“迫于一系列知名品牌的不满和压力,将暂停阿里巴巴的会员资格”。

当时IACC成员之一的美国轻奢品牌Michael Kors因阿里的加入表示质疑,说这是时尚界最危险的存在,随即宣布退出IACC。不久意大利奢侈品牌Gucci表示也将加入对抗阿里的阵营,继而退出IACC。

Gucci甚至联合其他奢侈品牌,向纽约法院起诉阿里为假货销售提供便利。阿里对此否认,并表示将竭尽全力对平台上销售的商品展开监控。同时,该公司还表示自己一直在积极移除涉嫌侵权的商品,并开始要求卖家主动出示能够证明商品真伪的证据。

位于纽约的市场调研公司L2 Inc.的数据显示,今年2月到9月间,阿里巴巴平台排名前十的时尚品牌,平均销量下降了64%,但目前尚不清楚其中有多少是假货。

天猫都沦陷了,阿里的阿喀琉斯之踵有多糟?

L2 Inc.亚太区调研总监丹尼尔·拜尔丽(Danielle Bailey)表示,尽管阿里一直在大力打击未经授权的商品,但我们仍然可以轻而易举地在该平台上找到此类商品。

L2 Inc.表示,即便是在天猫商城拥有官方店铺的品牌,也同样饱受未经授权的第三方卖家和假货之苦。举例来说,L2 Inc.数据显示,如果今年3月在淘宝上搜索奢侈品牌Coach的话,搜索结果的第一页只有12%的商品来自Coach官方店铺。

因此,已经入驻一年之久的Coach选择在双11之前退出天猫,但将继续通过公司官网以及微信等渠道提供在线购物。

翰宇国际律师事务所顾问宝罗·贝康妮(Paolo Beconcini)认为,这些品牌最为担心的,还是消费者依旧很容易在在阿里平台上买到假货。阿里又上了美国“售假黑名单”,是被故意抹黑了吗?|译站

假货问题一直以来都是阿里的阿喀琉斯之踵。数据显示,单单2015年,阿里就因假货问题六次被世界知名公司和监管机构投诉举报。有外媒甚至指出,阿里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假货天堂。

对此,阿里巴巴多次强调公司在不遗余力地打击假货问题。阿里甚至于去年任命了马修·巴塞尔(Matthew Bassiur)为首席防伪官兼集团副总裁,马云表示,阿里将长期致力于保护消费者和知识产权所有者,并呼吁业内其他公司加入打假阵营。

腾讯科技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