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火鸡,感恩节还有另一个

0
606

时间在走,节日在变

火鸡,源自墨西哥,自感恩节诞生以来,始终是当日大餐的主角。其外形与英国人爱吃的非洲珍珠鸡相似。后者经由土耳其输入欧洲,被简称为turkey。美洲火鸡渐渐也共享了这个本不相干的奇妙名字。


野生火鸡

走进友人家,首先惹人注意的正是火鸡的变化。厌倦了超市配好的半成品,今年,他们希望按照传统做法亲自料理这道头牌。

准备工作从前一天晚上就已开始。解冻一只洗净的火鸡,放入盐水浸泡4小时。捞出,冲洗擦干。不加任何覆盖物,在阴凉处过夜晾置。

食物的变化,精细的处理,带来了节日新气象。

其实有时想想,节日仿佛日历上的树桩,似乎只会固定在那静候你的到来。但实际情况是,寸步不移的它其实不断变换着面孔,每年都长出新的年轮。这倒十分容易理解:

同一个节日,今年的,去年的,几年前的,几十年前的,并非一成不变。一年又一年的春节,不正是在悄悄改变吗?许多个传统节日,都慢慢加重了旅游购物的戏份。

出境游成为庆祝传统节日的流行方式

仪式、聚会、大餐、派对、游戏、旅行、购物……

越来越多的内容不断追加在最初的节庆活动中。这难免引人感叹:节味变了。是今天的人们逐渐抛弃了传统?其实远没有那么可怕。只是时间推移,我们表达喜悦的方式也发生了改变。

因为,不同时代的人,有各自不同的需要和向往。

回首那年,吃鸡不易

今天,一只火鸡唾手可得。人们不但有的吃,还要吃得精致、隆重。但对于四百年前的一些人来说,情况却严峻得多。

1620与1621年之交的冬天,乘“五月花号”(The Mayflower)来到北美的清教徒正饱受饥寒之苦。他们逃离欧洲,怀揣对美丽新世界的无限憧憬,却面临理想填不饱肚子的现实境遇。

“五月花号”抵达北美普利茅斯港

危难之时,善良的印第安人送来了宝贵的物资,还传授给他们打猎、捕鱼和种植的技巧。1621年秋后,第一次丰收,移民们终于在新大陆上扎下根基。

11月下旬的一个星期四,远渡重洋的来客就地取材,豪爽地端出丰腴的整只烤火鸡,邀请印第安人欢聚一堂,庆祝自己在陌生土地上的新生。

移民与印第安人共同享用火鸡大餐

东北方向的巨大岛屿,更早的40年前,曾来过另一支孤单的探险队。马丁·法贝瑟(Martin Frobisher)阴差阳错地抵达纽芬兰(Newfoundland,新发现之地)。这里距他探险的最初目的地相去甚远,孤军深入险地,实际上宣告了原定计划的失败。但他欣然举办了一场宴会,状态不佳的队伍停歇下来,共同感恩在这寒冷地带的幸存。

马丁·法贝瑟(Martin Frobisher)

这就是美国和加拿大各自首个感恩节的情景。由于马丁·法贝瑟的聚会举行得更早,它也被视为整个北美感恩节的开端。

深入冰天雪地的探险家,漂泊远洋背井离乡的移民,一只热烘烘的烤火鸡,是他们梦寐以求驱赶饥饿和寒冷的良药。它象征着食物和温度,也就象征着生命和希望。用火鸡表达感恩的喜悦,再合适不过。

 

还看今朝,购物万岁

今天,火鸡的象征意味更加浓重,它的仪式感已经高于它能直接带来的欢喜。因此人们需要寻找另一种更符合当下生活方式的具体行动,来表达今日的喜悦之情。于是,在友人带领下,感恩节另一项重要活动终于揭开面纱:在不用工作的轻松时光里尽情购物。

购物收获的满足感,等待火鸡的成熟。

洋葱、胡萝卜、芹菜切碎混合,再一分为三。取其一,拌和黄油填入鸡腹,另外两分加水,铺上烤盘。鸡身固定妥当,涂上黄油,翅尖包锡纸。

烤箱预热200度,整鸡上架。鸡胸朝下,45分钟,侧躺,15分钟,朝上,45分钟。中途烤盘加水,全鸡涂刷烧烤汁,三进三出而始成。

烤制诱人的感恩节火鸡

灯火阑珊,亲朋围坐。

感谢别人的陪伴,也感谢愿意陪伴别人的自己。

冲在黑色星期五最前线的勇士们

过节的方式会发生改变,但过节的初衷不会动摇。就像一盘饺子和一次旅行,无论选择哪个,我们都希望是和家人在一起。我们都希望拿出最宝贵的东西,用最快乐的方式,表达心中的情感。

人类很早就学会了感恩

感恩风雨、自然、天地;

感恩未知的力量、信仰的神祇、神秘的命运;

感恩父母、兄弟、爱人;

感恩伴你成长的这个人,在街角等你的那个人,以及尚未谋面的某个人。

 

来源:西盟购物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