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后 故地重游
我做梦都没想到 以后也会成为基督徒。

0
1931

因參加密蘇裡大學統計系建系50年慶典,我回了一趟母校。2001年春季,獲得碩士學位后,我便離開了密蘇裡州哥倫比亞城﹔再回去時,已是2013年秋季,12年后了。

我不太認識它

哥城是我來美國后居住的第一座城市,對我和我的一群老同學們來說,這是一個讓人倍感親切的地方,如同故居。這裡四季分明,春花冬雪,郁郁蔥蔥的盛夏,金黃色的秋天,紅色的磚房,高遠的藍天,熱情的居民和路上陌生人投來的微笑,都常常讓我覺得,這裡就是人間天堂。

做學生時,因要完成期末考試作業,偶爾會忙到凌晨三四點。那時小鳥們已經醒了。在從辦公室到宿舍的一路上,聽到無數隻鳥兒在鳴叫歌唱,置身鳥的天堂,其感受很難用言語去描述。

這次去哥城之前,我和當年的老朋友謝莉和克萊格聯系,他們幫我找到一個住處,是惠媛姐妹家,惠媛和新婚的丈夫正好回國。住在隔壁的曉慶姐妹,雖和我剛認識,卻把我照顧得非常周到。

我一個人享用那間簡朴又精致的公寓,在夜晚聆聽著城市裡的雨聲。當年,住在哥城的時候,我還不會開車,常常步行。這次回去才發現,其實我並不太認識這座城市,它雖然不大,很多地方我卻從未去過。

獻給上帝的人

我以前居住的第一間公寓還在。我走進大廳,特意在那兒的沙發上坐了一會兒,感慨萬千。

老友謝莉和克萊格仍租住底樓的大房間,並提供給國際學生聚會用。這裡常常是很多新生的第一站,在樓下聚會方便了很多人。

星期五晚上,參加完系慶宴席后,我提前離開,去參加克萊格的查經小組。和當年一樣,很多學生周五到那裡去了解美國文化,學英語,學聖經,提問題。

自從信主受洗后,已過去十多年了,我對聖經的熟悉程度已比當年好了很多。但這次,我更加欽佩克萊格的解經能力:迅速准確,深入淺出,既切近實際,又不偏離聖經涵義。

克萊格17歲信主。此前,他很熱忱地和一個極端政治組織通信往來。有一天,他告訴父親,要出遠門和那個組織裡的人見面。不想,一向慈愛的父親大怒,一拳把他打下樓梯,告誡他若要住在這間屋檐底下,就要遵守這裡的規則。克萊格想想自己還未成年,不能合法獨立,便打算住到18歲再說。

不久,有人邀請克萊格去教會,他同意了。當時,他對做基督徒並無興趣,卻想去教會拉些人參加他的組織。誰知,那天聽牧師講道時,他被聖靈感動,信了耶穌。主耶穌既救了他,他就決定把余下的一生奉獻給主。

他和謝莉是神學院的同學,他們在哥倫比亞城專門從事對國際學生的宣教工作。許多國際學生因他們而信主,得了救恩。他們沒有自己的孩子,便全心投身於天國事工,有了很多屬靈的兒女。

如今,克萊格夫婦都已過60歲,身體各樣的病患也慢慢地出現了,卻還沒到可以領政府免費醫療的年齡。他們買了最便宜的可以通過奧巴馬醫療要求的保險,全心依靠主。

蒙福之地與人

當年,凱樂倫由教會安排,陪我練英語。我剛到美國,英語聽力和口語亟待提高。那一次,尚未和凱樂倫謀面,她便給我打電話,約我周末住到她家去,因她平時總是很忙。

那時,我做夢都沒想到,以后也會成為基督徒,但已認識了克萊格夫婦,也參加過他們組織的活動,認為由他們介紹的人是可以信任的。於是,周末我就到了凱樂倫家。她住在離哥城半小時車程的布恩維爾小鎮上。房間不大,但布置得精美潔淨。吃過晚飯后,她教我烤蛋糕。怕我晚上冷,入秋來第一次開了暖氣。

第二天清晨,她帶我去騎自行車,我於是有機會欣賞布恩維爾的美景。居民們的房子,和我在明信片裡看到的美國鄉村小鎮的風景很像。那時正值秋季,樹葉紅橙交加,十分美麗﹔大清早還有一層薄霧。我如入畫中。

凱樂倫又開車帶我和她的孩子們去教堂聽道。途中,她把車停下來,指著一塊地告訴我,那是小鎮的公墓區,她已故的丈夫就葬在那裡。我扭頭看去,隻見不遠處有幾棵大樹聳立,在陽光的照射下,樹葉金黃。

凱樂倫中午要去鄰鎮參加一個樂隊表演,便找了一個朋友把我送回了哥城的住處。歸途中,我飽覽了美國中西部農村的美麗風景。小車在鄉村的小路上上下疾馳,沿途不時可以看到一些房子后有蘋果樹,離路邊不遠,沒有設任何籬笆。果子或綠或黃,似乎舉手可摘。

后來,凱樂倫嫁給了醫生約翰,就搬到哥城居住。約翰的妻子患白血病去世,她剛過世一年,約翰就要再婚,他的朋友因此多有不滿。倒是他亡妻的父母竭力支持他:約翰和我們的女兒曾有過幸福的婚姻,他想要再重復那段美好的經歷,我們願意支持他!於是,孤獨了近10年的凱樂倫,一下子成為世上最幸福的人。兩家合並起來有6個小孩,現在都已成家了。現在,凱樂倫已幸福地當上了奶奶。

哥城也在變化

剛到哥城時,幾乎看不到有超過兩層的樓房。那時我雖詫異,感覺卻甚好,因為我從小在農村長大,有一種回家的感覺。讀書時,大學約有2萬學生,居民有5萬,全市總人口約有7萬。平時一有節日游行之類的活動,很多人都會去參加,非常熱鬧。

2013年,大學生的人數幾乎翻了一倍,城市人口猛增,又新造了很多高層公寓房。大學附近有一棟公寓高樓,快建好了卻被燒掉,原因未知,估計是有人故意縱火。人多了,校園的住房住不下,很多人要住在校外,於是校園裡有了公共汽車,多了不少繁華的景象和嘈雜的聲響。

統計系系慶50周年的活動是連續聽3天的統計學講座,再加上星期五晚上的晚宴。會中,我遇見了當年的碩士課題導師,理查德•麥德森。他已退休,但還在統計系半職工作,另外半年時間住在國外。

他剛看見我,便喊出了我的名字,並告訴我這純屬運氣。當年,他聽說我已找到工作,立刻要放馬讓我畢業。我工作后,在波士頓受洗歸主,把洗禮見証電郵給他。他看后很高興,其程度遠遠勝過看我寫的碩士論文。

原來也是弟兄

會議結束后,該回去了。在南卡某大學工作的學弟說他可以載我去機場。他是在我畢業后才入校的,此前未見過面。

車還未開出哥城,他便開始向我傳福音。我告訴他,我已經是基督徒了。一問才知,他前一年受朋友邀請,去聽福音音樂會,又參加了幾次教會活動,並聽了朋友們的見証,受感動,便信了主。

受洗半年多,他已經能背下聖經裡的3卷書。前一天晚上,在克萊格的查經小組,他向許多同學傳福音。我對他的成長速度很覺驚訝。他說已故的外婆就是基督徒,她不認識字,就叫孫兒們把聖經讀給她聽﹔但記性又不好,有些章節給她讀了很多遍,孫兒們都能記住了,她卻還記不住。

我不由得贊嘆那位外婆的智慧。想來,上帝記念了她的禱告,把她的外孫納在了生命冊上,讓他接受了永生的福分,願學弟將來能被主大大使用。

/朴人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