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阿拉斯加游画记

0
1638

2018 夏,左映雪文图(混合方式速写插图)

June 1, 2018
阿拉斯加看雪

我来自多雪的北方,父亲给了我一个充满诗意,有雪的名字。

我喜欢雪,对雪,心中有一种永远不能的割舍的迷恋。

到阿拉斯加看雪山,冰川,体验北极圈冰雪世界的神奇是我童年时的梦想。

六月初,美国阿拉斯加航空的波音737带着我们飞离如火的圣路易斯,一夜飞行,第二天凌晨抵达著名的ANCHORAGE国际机场。夜深,人静,候机楼外忙忙碌碌,一片灯火辉煌。

从机场到登船的港口近3个小时的车程,沿途雪山连绵,山峰迷雾缭绕,山脚松林环抱,湖水幽幻,木屋点点。。。这极为熟悉的北国风光,令我的思绪穿越时空回到通化山区我遥远的童年。

冬日,大雪封山,地冻天寒,雪堆,爬犁,小伙伴冰河上速滑,你追我赶。冰雪堡垒,男孩子们的雪仗打的热火朝天。腊月里红色的春联,鞭炮声带着节日的喜庆,灯笼,烛光揺拽,送来迎春的温暖。每天,姥姥带着慈祥的微笑,捂暖我放学归来冻僵的双手。。。北方的雪,满天飞舞,无拘无束,洁白无瑕,晶莹剔透。。。阿拉斯加的雪,唤起儿时的回忆,思念永存心间。

June 2, 2018
冰川

看冰川是旅行阿拉斯加最令人激动的内容,很多人选择这条路线为的就是看著名的哈勃伯 (Hubbarb Glacier) 冰川。

哈勃伯 (Hubbarb Glacier) 位于阿拉斯加的东南沿海的中部,阿拉斯加海湾的北部顶端 。这条冰川发源自加拿大境内Mount Walsh山5600米的顶峰,从源头至入海点全长120公里,入海部分的冰川宽8公里 ,浮出水面的冰层高达100米,相当于30层楼房,犹如一条阴郁的白色巨蟒,历经千年,从高山深处以排山倒海之势,浩浩荡荡,慢慢的融入大海。

登船的Seaward港离Anchorage有160公里的路程,游轮公司旅行大巴载着一车来自天南海北世界各地的游客,沿阿拉斯加1号和9号公路奔驰3个小时,沿途美景连连惊艳。
午后1点我们准时登船。

游轮离港后经过一夜的航行,第二天早上开始进入海峡,随着航道逐渐狭窄,气温迅速下降,寒气逼人,薄雾弥漫。水面开始出现浮冰,游轮的前方冰块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游客们开始兴奋,激动,带着各式相机和摄影的长枪短炮纷纷涌向顶层甲板。游轮开始小心翼翼,慢慢减速,最后静静的停在海中。公里之外的冰川有如一座巨大的天外来物,不可逾越的白色天堑,惊天动地般耸立于天地之间。

这奇异的大自然奇观令人惊叹,令人震撼,令人霍然感悟,天地万物皆有生灵,宇宙,自然,生息运动,循其恢宏自身规律,不可逆转。

”人定胜天”? 哈哈,笑谈

June 5, 2018
小村霍纳 Hoonah

早上7点,游轮在Chichagof(契卡柯夫)岛的Icy Strait Point(冰海峡点)靠岸。早餐后,随游客下船。

Chichagof(契卡柯夫)是阿拉斯加南部,被北太平洋环绕的一个拥有2千多平方英里面积的大海岛,小村Hoonah(霍纳)位于该岛北面偏东的中部,离游轮停靠的Icy Strait Point 有两英里的距离,是土著特琳济特印第安人Tlingit Indian居住最为集中的部落。

九点多钟,离开邮轮码头,沿着海湾,我们步行了半个多小时来到村边。天有些阴郁,晨雾还未散尽,也许太早,Hoonah(霍纳)村一片沉静。偶然间,几声狗吠,有鱼鹰拂水面掠过,不见行人与游客。

沿着海湾,五颜六色的村舍错落在灌木覆盖的小丘间。这是一个典型的边远渔村,虽说不算破败,但绝不见任何奢华。渔船,渔具,星条旗随处可见。

村公所在村子的中间,一排平房,平常无奇。村中有几处木雕作坊,几座巨大木雕夸张,怪异,格外引人注目。作为一个画画的华人,直觉令我顿时联想到中国的夏商,殷墟图腾与青铜器,这些木雕的图式和形象特征包含了太多的与中国夏商,殷墟图腾相似的视觉因素,用色极似仰韶彩陶。

非常有趣的是他们的地名Hoonah印第安发音用拼音注释后则基本变成了汉语的模样 -”Xunaa”。带着疑惑,认真端详当地土著印第安人的面目,写在脸上鲜明的东方人基因特征明确无误。

我顿发奇思妙想,莫非这些Tlingit Indian是远古殷周大战后那只消失的无影无踪,传说中历经千难万险,穿过白令海峡陆地相连,跋涉万水千山的北美的殷军人的后代?

我诧异,在这远离故乡,地球角落的北美阿拉斯加偏远渔村,莫非真的是远古殷商人的后裔在此繁衍数千年?

是我们人类自身的局限,这个世界有太多无法解释的谜团。

远行,探索,发现,浮想联翩,这是旅行的全部乐趣。

我一游子,钟情天涯浪迹,乐此不衰。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