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成《金钱颂》 富人”赢者通吃”

0
219

若《欢乐颂》变成“金钱颂”,也就没有什么“欢乐”可言了

《欢乐颂2》的槽点,并不在于处理生意和金钱这样的主题上显得太过随意,而在于一种扭曲的价值观,通俗来说,也就是“嫌贫爱富”。

《欢乐颂2》仍是一部相当火的电视剧。有一天晚上,我晚饭后下楼扔垃圾,在电梯口听到有三家的电视都在播放这部剧,这不包括我家。

一部受欢迎的电视剧,一定契合了某种真正的时代精神。《欢乐颂》是属于都市女性的节目,整个故事,无非就是讲那5个女孩的事业和爱情。这部剧的视角完全是女性的,不管是有钱而帅的小包总,还是有知识而帅的赵医生,都是这些女孩子的配角。

这是时代的进步,既然电视遥控器普遍掌握在大多女性手中,那就一定要让她们看得开心。有人说,这部剧反映了中国女性地位的提升,她们开始成为爱情的主人,也成为了自己命运的主人,她们斗智斗勇,她们幸福美满。

果真是这样吗?

事实上,在我看来,《欢乐颂2》除了爱情,最主要的线索就是钱了——曲筱绡费尽心思和哥哥争家产,安迪帮助小包总争家产,樊胜美的父母像吸血鬼一样算计女儿的钱,即使是邱莹莹和关雎尔这样的“小白”,也围着钱转。关雎尔的母亲见到她的歌手男友,问的第一句就是:你每个月收入多少?你考虑过买房子吗?

不过,问过身边人,很少有人对这样的剧情设置感到不适,相反,大家都津津乐道。现实生活中,很多人也在为钱为房子焦虑,王柏川买房不写樊胜美的名字,又算什么呢?就在我们周围,不就有不少夫妻为了买房而离婚嘛。所以,这样的剧情设置,乍看上去有其现实性与合理性。

爱钱不是什么错。这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几十年的一个结果,也是一个社会正常化的体现。过去,我们习惯用“拜金主义”来形容这种对金钱的痴迷,如今人们却已变得现实。但是,《欢乐颂2》的金钱观却时常让我感到不安,处处显示出一种“赢者通吃”的逻辑。

拿安迪女神来说,事业上一切顺遂,虽然有家族精神病史阴影困扰,却意外继承了外公的巨额财产;情感上,安迪虽跟白手起家的大老板奇点分手了,却迎来了“打都打不走”的绝世好男人小包总。

在这个故事里,像安迪、小曲这些人的生活,“一言不合”就去海滩度假,跟有貌、有财与有才的男人谈有趣的恋爱。而留给樊胜美、小邱和关关这样的平民女子的呢?是无法摆脱的平庸、挣扎与狗血。以樊胜美来说,她在职场上足够拼命,能够以最快速度通过新人考评,也说明这个“职场老油条”实力不凡。但是她的个人发展呢?钱总是不够花,原生家庭也总在拖后腿——哥哥嫂子因扫黄打非被抓、亲家上门要钱、父母断米断粮……至于男朋友王柏川,几乎是拼尽全力却还是落到了破产境地,不得已去做了代驾。

《欢乐颂2》的槽点,并不在于处理生意和金钱这样的主题上显得太过随意,而在于一种扭曲的价值观,通俗来说,也就是“嫌贫爱富”。富人“赢者通吃”,穷人或者说平民一辈子都在狗血的剧情里挣扎。

但在我看来,这种嫌贫爱富,反映的并不是真实的富人生活,而像是出于编剧对富人生活的想象。其中,最被诟病的是安迪发起的“金融狙击战”,因为小包总母亲调查她,她就完全不顾客户的资金安全,马上欲遥控华尔街,让对方分分钟损失上千万。可金融人士早就指出,安迪这么做,在美国可能是要坐牢的。如此剧情设置,颇有些像几年前流行的一个笑话,月入3000的时尚杂志编辑总在教月入百万的富人如何花钱。

第一部的成功,某种程度上是因为对这几个女孩子角色的精准把握,无论是职场小爬虫,还是备受煎熬的小白领,抑或是职场金领,他们虽有烦恼,但总是在成长。正是因为这样,人们才把这部电视剧看成了“成长故事”,这也是第一部能打动很多人的原因。

到了《欢乐颂2》,“成长”离场,“金钱意味”越来越浓,对富人的膜拜、对穷人的鄙视亦越发强烈,所以安迪、小曲总能一路通关;而没钱就一切完蛋,所以,樊胜美就总是歇斯底里,父母和哥哥都必须丑陋无比。在这种金钱观的驱动下,剧中的人物变得普遍神经质起来,而富人的生活也总是悬浮的,以至于连苦恼都显得有些虚假。如果这只是个别编剧的认识水平,也就罢了;怕就怕,这种认识已经根植于一些人的大脑,成为一些人对这个时代的认识。

若《欢乐颂》变成“金钱颂”,也就没有什么“欢乐”可言了。

新京报–Jun 09, 2017,10:26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