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溜达——吴楷文

0
1922

“故意走丢”。这个短语很奇怪。既然是走丢,那就不能算是故意。如果是故意出去散步,那也不算是走丢了。

但是确实没什么更好的词语来形容我这几天喜欢做的事了。

没有一个人在家,屋子里满是阳光带来的躁动。我也算是无聊,就随便挑了一条小路,一直走下去。街区里的一排排房子长得都差不多,我也就放弃了记住路线的想法,只求运气让我重新溜达回家。

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一日正午,确实不该有什么人。但对于看惯了人来人往的我来说,还是很新奇。这时候应该看看自己的影子来寻求“伙伴”了;但正午的太阳让所谓的“影子”变成了一个脚下的小球。我确实是一个人在溜达了。

一个人溜达也有好处。我可以做各种奇怪的事而不怕被人发现。

站在人行道上比划前些天舞蹈课上学的套路。哎呀呀我的每一步要踩在不同的砖块上!

像舞蹈课上一个痴迷芭蕾的男生一样踮着脚尖走路。天哪那个男生跳的芭蕾比我好了不知道多少,看来我要继续练习手位了。

随意坐在一户人家的秋千上晃悠。——不会有人发现吧?没关系,不把秋千弄出声音是不会有人注意的。虽然我都十五岁了还在做三岁宝宝做的事。

唱着前几天在电台里听到的“Today’s hits”。每一次我在别人面前唱歌时得到的反应都是“好好好别唱了”(当然是开玩笑的方式),但我自己总是忍不住哼两声。这时候,我可以随随便便地唱,也不会有人对我说“别唱了”。

看草地上的蒲公英。极少数的黄花已经变成了白绒绒的球。我从来不知道蒲公英应该什么时候变成绒球,但大概也无所谓知不知道了吧。能看到绒球,已经能让我有一种中了彩票的高兴。

最好玩的事情就是坐在树下,透过花瓣的间隙看蓝天。天蓝蓝,白云一动不动。草坪上的野花都快与我视线平齐。那种凌乱的色彩,让我这种不会唱歌,不会画画,不会写作文的人都想唱歌、画画、写作文了。

想着前一个晚上,同一片天空上的星星。星星下面的篝火。篝火上烤着的棉花糖。咬一口,外皮脆脆的。

还有花瓣上的雪。三月天里下雪,真是件奇怪又美丽的事。当然,是在我有大衣穿的情况下。

“走丢”的感觉真不错。还有,思想走丢的感觉也不错。上一次我放任自己胡思乱想是什么时候?哎,不管了,至少下一次还远着呢。

不知过了多久才想起来,如果再继续“走丢”下去,我的手机上也许会出现满屏的未接来电。于是起身,脑海里全是不着边际的事,没有特意找门牌号,却不知不觉又回到了出发的那个小门。小门旁放着Easter Basket,小门里飘出火腿的香味。

推开小门的一刹那,突然想起一句话。你做的80%的傻事都是基于一个基础——反正看到的人都不认识我。

哈哈哈,一个人溜达一定是那80%之一。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