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河航日誌(二)

0
2260

這所教堂和修道院建於一六七三年﹐也是一七四六年大地震中倖存的少數古跡之一。現今的建築還保有當年的巴瑞克式的風格。在利瑪公墓建立以前﹐這所教堂是用來陳放尸骨的﹐大約有七萬五千多具尸骨。導遊特別帶我們見識一下那些排列層層的尸骨。修院又有一層用來存放十七世紀文件的圖書館﹐包括西班牙人征服秘魯和南美的原始文件﹐及利瑪定當年定都的文件。

國家文物古跡考古歷史博物館
The Museo Nacional de Arqueologa Antropologa e Historia del Peru

這個博物館是全秘魯最大的博物館﹐所存的秘魯歷史文物資料非常豐富完整﹐超過十萬種。涵蓋了各種民族在秘魯佔領時期的生活形態﹑文化發展及貢獻等資料﹐還包括一個縮小的馬丘比玖的地模。以下是我在走馬看花式地參觀後所記下的古秘魯歷史。6

雖然秘魯以印卡(Inca)王國文化聞名於世﹐但其文化淵源可溯及公元前一千兩百多年﹐當時的夏紋族(Chavin)由北方南遷到現在的秘魯海岸地區建立王國﹐後來有色秦族(Sechin)繼續統治直到公元前五世紀才沒落。夏紋族崇拜野獸﹐在他們的建築和繪畫中中常可見美洲獅(Puma)和美洲虎(Jaguar)的影子。他們以三種動物來代表天﹑地﹑陰間(Underworld)﹕天是禿鷹(Condor)﹑地是美洲獅﹑陰間是蛇。接下來統治的薩林納族(Saliner)和帕拉卡斯族(Paracas)﹐在陶器和磁器的製造技術上有極大的貢獻。後來統治的拿茲卡族(Nazca)則以神秘的巨幅地畫聞名於世(Cryptic Nazca Lines)﹐至今還能從空中很清楚地看見各種圖案。

在秘魯北部和拿茲卡族同時期(公元前兩百年到公元六百年)的摩奇卡族(Mochica)﹐除了在陶器手藝上的貢獻外﹐在建築上更是大興土木。在摩奇城(Moche)用土磚所建的高四十公尺的小型金字塔便是一例。在秘魯南部﹐靠近現今的波利維亞﹐在公元四百年到一千年左右﹐又興起兩個安底斯山王朝﹕提旺拿庫(Tiwanaku)和華瑞(Wari)。在華瑞王朝末期(公元八百年)﹐摩奇卡族的後裔在海岸地區又崛起﹐建立了希坎(Sican)文化﹐以建立各種金字塔式的碑﹑壇著稱。7

希坎文化在十二世紀開始末落﹐在其後的摩奇卡族後裔﹐又發展了清牧(Chimu)文化。男人發展鐵器﹑農耕和灌溉的技術﹐女人則在織布和染色的技術上有所貢獻(現今的南美洲的彩色圖案披肩和腰帶都是按照那時的技術發展出來的)。清牧民族還利用當地的駝羊(Llama)組成車隊和鄰近部落進行交易﹐使其經濟商業化。清牧文化在十三﹑四世紀達到高峰﹐影響深遠﹐北至現今的厄瓜多爾﹐南至現今的智利都受其薰陶。公元一四六五年﹐清牧王朝遭到一股由安底斯山崛起的印卡民族入侵﹐在對持五年後﹐終被消滅。印卡王國的統治因而誕生。

雖然印卡族早在公元十一世紀就已建立部落﹐但印卡王國在公元一四二八年由帕查庫提(Pachacutec)建立﹐在短短十年間﹐先擊敗鄰國的強卡(Chanca)民族﹐再把王國的領域向南﹑北擴張。帕查庫提和其子圖派.宇攀奇(Tupac-Yupanqui)及孫華納‧卡帕(Huayna Capac)在短短五十五年間﹐把印卡王國擴展到約兩千五百英里長的領域﹐北自厄瓜多爾的基度(Quito)起﹐南至智利的謀勒河(Maule River)。在短短一百年的時間﹐其王國的領土最高曾包括到現今南美的六個國家的領土(哥倫比亞﹑厄瓜多爾﹑秘魯﹑波利維亞﹑部份智利﹑部份巴西)。

華納‧卡帕於一五二六年去世﹐其王國分為南﹑北兩部﹐長子阿塔華帕(Atahuapa)主北﹐次子華斯卡(Huascar)主南。其後幾年間南北戰爭﹐兄弟鬩牆﹐最後雖然哥哥擊敗弟弟﹐但帝國的元氣也因此大傷。西班牙人法蘭西斯克.皮紮諾(Francisco Pizarro)乃趁虛而入﹐在一五三二年攻破利瑪(Lima)﹐次年又攻佔庫斯科(Cusco)﹐擒殺阿塔華帕國王﹐遂滅印卡王國。

六月十四日星期六

今天為了要趕八點的飛機﹐我們起了個大早﹐匆匆吃完早餐就上車前往利瑪機場﹐乘前往秘魯的主要雨林河港伊契托(Iquitos)。該港在秘魯東北鄰巴西的亞馬遜河畔﹐建於1864年﹐是秘魯第五大城﹐人口約四百萬。也是秘魯海軍基地﹐旅遊亞馬河的上下船都在此處。要到伊契托只能由空﹑水兩路﹐主要交通工具是靠三輪摩托車(Moto-kar)和摩托車﹐汽車在這兒是官﹑富﹑貴族的炫耀品。

4
秘魯世界新七大奇景的自我宣傳

雖然我們的國際航線班機很準時﹐但是國內航班「準時」倒是個異數。我們的班機應該在十點到伊契托﹔導遊已經把預定的行程先行通告﹐不過他很幽默地說他會有備用行程(Plan B)。果然我們的班機延誤﹐到了一點多才抵伊契托。導遊心有成竹地先把我們帶到「黎明的亞馬遜」區(Dawn on the Amazon)的餐館用餐﹐把我們的注意力轉移到亞馬遜河的景色﹐而忘了抱怨餓肚子了。在河邊有塊很顯眼的招牌﹐說亞馬遜河是新世界七大自然景色之一。我看到河邊天空兩道彩虹重疊﹐很少看見彩虹在沒下雨的地方出現﹐特攝影留念。

少見的河上無雨虹彩
少見的河上無雨虹彩

餐後﹐我們登上旅遊車開始參觀這個有許多暱稱的城市(愛之城 City of Love由於該地民族愛好和平﹐沒有重大罪犯﹐遊旅安全﹔永夏之城 City of Eternal Summer, 由於離赤道近﹐一年氣候都近常溫)。

首先﹐導遊問我們有沒有人知道「亞馬遜」是什麼意思﹖幾位老美給了幾個答案﹐都沒對。導遊說它是西班牙語中「沒有胸部的長髮戰士」。因為當西班牙人入侵南美時﹐遇到在亞馬遜流域的土人﹐留著長髮﹐光著上身﹐圍著草裙用毒箭來對抗﹐使西班牙人吃了不少苦頭。他們以為那些是女人﹐但是沒見有胸部﹐因而有此一稱。現在住在亞馬遜流域的原住民﹐經過近三百年﹐沒有受到太多文明的洗禮﹐還保持許多傳統的習俗。他們對外的聯絡就靠船隻﹐秘魯政府也花了不少金錢﹑人力來改善他們的生活環境。但是效果不顯﹐多數原住民還是停留在二十世紀初的生活方式﹐這和他們與人無爭的民族性有關。不過在城市裡﹐人們都很快地接受了文明的洗禮﹗

31伊契托城在十九世紀末曾有過三十多年的「橡膠工業」繁榮 (Rubber Booming)﹐吸引了大批勞工遷入。部份建築物仍保有十九世紀的風味﹐給該市帶上一層優雅的面紗。我們後來在街上又看到一個廣告牌﹐在為秘魯的亞馬遜河及阿根庭的伊挂祖大瀑布(Iguazu Falls)兩大新世界七大自然景色做廣告。廣告下面有一大堆摩托卡﹐在等著朝攬客人。在另外一條街上﹐我看到一家飯店名叫「德州黃色玫瑰」(The Yellow Rose of Texas)﹐很希奇德州大名竟然遠揚秘魯的小河埠﹐可能是個德州大學的校友﹐回到秘魯後﹐用這個名字留下當年的甜蜜回憶吧﹗

未完待續

◎ 羅大楨 亞馬遜河航日誌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