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河航日誌 (五)

0
1416
亞馬遜河的日出

六月十七日星期二
今天起個大早﹐六點不到就登上小船去到亞納亞卡河(Yanayacu River)的國家公園去攬勝。廚師特別為每個人準備好一份早餐。內容豐富﹐有盒裝澄汁﹐蘋果﹑百香果﹑火腿三明治﹑起司麵包﹑熱茶﹐比我平常吃的多很多。隨然這幾天運動量也多些﹐我沒照單全收(太多殿粉質)。我們出門正好是日出﹐我順手照了一張亞馬遜河的日出(稍晚了幾分鐘﹐因為日出時﹐我們正在上船中)。

在亞馬遜河用早餐
在亞馬遜河用早餐

船在小河汊中進出﹐導遊也為我們介紹各種鳥禽﹐可惜我當年在台灣那麼多鳥禽和走獸的環境中成長﹐居然還是個「鳥白痴」。尤其是鳥兒不會停在樹枝上當模特兒讓人拍照﹐還有些在空中飛翔﹐林中穿梭。很難看清楚它們的真面目。不過同船的老美們可是有備而來﹐不但身掛各型照相機和望遠鏡﹐更是手拿秘魯鳥類大全。每當導遊說這是什麼鳥﹐那是什麼鳥時﹐他們就翻到某頁去求證。

Solitary Eagle
Solitary Eagle
4
Rainforest Toucan
5
Toucan in picture

回到船上後﹐休息一陣﹐吃了午餐。就再登上小艇﹐前去拜訪亞馬遜河聖瑞吉斯村的巫師(Shaman)。在沿著亞馬遜河雨林的許多村落裡﹐都有巫師。他們主要的工作是用雨林的植物﹑花草來為土著醫病﹐也為他們在心靈上驅邪避凶。導遊說男女都可以當一個巫師﹐但需要接受訓練﹐並且有當地政府發的執照。我們這位巫師是位女士﹐已有十年的行巫經驗。我們坐在圓亭子裡﹐巫師先為我們介紹一些雨林草藥和功用。當她介紹到一種草藥可以治鼻過敏時﹐我們團中有位老黑(正受到鼻子過敏之痛﹐平常他很會交際﹐可是今天一早都悶不啃聲)立刻自願接受治療。經過巫師的草藥薰燒﹐他大叫﹕「我居然可以呼吸了﹗」當下就問巫師買了一瓶治鼻過敏的藥。我們團中也有人試了巫師的其他草藥﹐有的說感覺很好﹐有的說沒什麼感覺。最後巫師拿著一片小棕樹葉為每個人祝福﹐我心裡想上帝給我的福杯滿溢﹐不需要巫師的祝福﹐就找個借口先行離席﹐從煙霧濛濛中遁出﹐吸口上帝給我們的新鮮空氣﹗

Aqua Maria Cru
Aqua Maria Cru

晚餐後﹐船上的服務員們給我們一個驚喜。他們自組了一個樂隊﹐再加上導遊和雨林生態專家﹐用秘魯的傳統的排笛(Pipe flute)﹑吉他和手鼓﹐載歌載舞地表演了四十多分鐘。他們的水準比起我們在機場或廣場中看到的表演﹐毫不遜色﹗原來他們中間有位半職業性的音樂家﹐平常在學校教吉他和排笛﹐遊河盛季就來船上賺錢。看來藝人在這個社會中生存也不容易呀﹗

公園管理站
公園管理站

六月十八日星期三

早餐後﹐八點正我們一行登上小艇﹐前往聖秘瑞亞河(Sanmiria River)國家公園去攬勝。我們先到公園的管理站(Ranger station)報到﹐據導遊說﹐這是防止非法電魚或伐林﹐因為雨林每年都在逐漸消失中。這個國家公園和昨天去的國家公園中的鳥類和動物品種不太一樣。不過我們看到一個「三趾樹懶」背影﹐非常清楚﹐所以照下留影。另外看到許多鳥類﹐都不認得﹐只好借看看鄰居的鳥類大全上的圖片了。同船的老美可是聚精會神地在天上﹑樹梢﹑水邊觀察﹐這種研究精神可佩﹗

三趾樹懶
三趾樹懶

看完公園的鳥﹑獸﹐導遊開船帶我們到附近的小河裡去游泳﹐說是「可能」會有河豚來湊興。所以不少人就穿了泳裝﹐帶上救生衣﹐去尋找河豚了。我因為沒帶耳塞﹐所以在船上觀看﹐也沒聽說誰和河豚共泳了。

未完待續

◎ 羅大楨 亞馬遜河航日誌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