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河航日誌 (八)

0
721

不過老美們似乎很有興趣﹐但是他們中間有許多人在旅遊結束後﹐還要到秘魯的另一個有名的景點馬丘皮丘去參觀一星期。所以他們考慮到攜帶的問題﹐就沒有大量購買﹐但是也有人買了一瓶﹐準備今晚喝掉。

在農場裡﹐我們見到在秘魯很少見的動物﹕水牛和鵝。水牛倒是和中國所見一樣﹐溫溫地﹐幔吞吞地在吃草。那兩隻白鵝倒是很凶悍﹐一見生人踏入它的疆土﹐就張著嘴大叫來驅逐。我也把它們的惡形列入我遊記中﹗

4321

今天是我們在亞馬遜雨林旅遊的最後一天﹐回到船上用晚餐以前的時間都留給大家收拾行李。在晚餐中﹐全題船員都來和我們見面﹐互道珍重。昨天導遊買回來的虎貓魚也被烹調成佳餚上桌了。大家在愉快的心情中﹐互相交換此次旅遊的心得﹐也交換了電子郵箱。

辛勞的船員們
辛勞的船員們

船在夜色中開向伊契托﹐由於沒有進港船位(要到明天早上才有)﹐我們就停在河對岸過夜。看著對岸城市輝煌的燈火﹐真有點「回到文明真好」的感覺﹗

六月二十一日星期六

天才濛濛甦醒﹐船就起錨駛向伊契托。看著距離只有一兩里﹐可是開了近十五分鐘﹐尤其在最後靠岸的時候﹐就看得出船長的功力了。船在狹小的空間﹐進進﹑出出了幾次﹐才停得穩妥了。船員們最後一次為我們服務﹐搬運行李上車。和他們道別後﹐就駛向飛機場了。

惜別晚餐中的虎貓魚
惜別晚餐中的虎貓魚

導遊和我們說明了今天的行程及下午的活動。飛機預定十點十五分到利瑪﹐因為有十位要繼續到馬丘比丘旅遊﹐所以吃完中餐後﹐就兵分兩路。一路是直接回美國的﹐送到旅館休息數小時﹐再乘明天清晨一點的飛機。另一路還有下午的預定利瑪觀光﹐由導遊繼續帶領﹐直到明天早上飛到庫斯科﹐才結束整個行程。

話說大家坐在候機室等著上飛機。我發現在某處可以上網(已有十天與世隔絕了)﹐就把電子郵箱很快地清理一下﹐再用Skype和辛六通話﹐因為她最關心我的健康情況。我這一路行來﹐完全沒事。等我告訴大家可以上網﹐你想知道十九個人同時進網路的結果嗎﹖兩個字可形容﹕極慢﹗﹗

銅板猴
銅板猴
松鼠猴
松鼠猴

這時導遊忽然來蒐集每個人的登機證。大家都知一定出情況了。果然﹐十幾分鐘後﹐導遊集合大家﹐宣佈我們的班機因天氣﹐被取消了。他花了很多時間去交涉﹐因為想把二十個人都放在同一班機上的成功率幾乎是零﹗最後來的是兩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第一個好消息是全部人都可以坐同班飛機到利瑪(但是沒有好位子﹐意即擠在三位中的中間位。好在飛行時間才一個小時多﹐可以忍受得了)。第二個好消息是新班機要到下午一點多才起飛﹐所以導遊又為大家安排了兩小時的觀光節目。一個壞消息是﹐因為班機起飛延誤﹐到利瑪大約三點鐘﹐等到了旅館可能要四點了。所以原定在利瑪的觀光節目必須取消。對我們不去庫斯科的人﹐一點影響也沒有﹐反而距上飛機的時間縮短了﹐有點因禍得福呢﹗

導遊帶了我們到野生動物拯救中心(Wildlife Rescue Center)去參觀﹐我就自願留下來替大家看登機的手提行李﹐另外一位團友受過敏之累﹐也留下來。其餘的人隨著導遊坐公共汽車去參觀。從他們的照片中﹐正好可以補足一些在雨林中沒見過或沒機會照相的。下面這幾張猴子的照片﹐可以知道為什麼它們叫松鼠猴(Squirrel Monkey)或銅板猴(Penny Monkey)了。

十九人的手提行李群
十九人的手提行李群

經過一波三折﹐總算順利登上了下午的班機﹐如時到達利瑪。導遊帶我們去吃個晚午餐(或者應該說是早晚餐吧)﹐就送大家到旅館休息。我們回美國的一批住的是休息式的房間﹐另一半人則住過夜式的房間(還沒搞懂兩者有什麼分別)。有人利用最後幾小時﹐還去逛街﹐真是服了這些「購買族」。晚上九點多﹐我們回美的一批就乘車赴機場了。

未完待續

◎ 羅大楨  亞馬遜河航日誌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