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移民到内阁:赵小兰的成功有无秘诀?

0
1924

 

近日,CNN记者巴什(Dana Bash)采访了美国交通部长赵小兰,记录下了她如何从中国移民走向总统内阁的心路历程。

巴什以聪明(smart),坚韧(tough),成功(accomplished),厉害(badass)来形容赵小兰。毕竟,她是乔治·布什(George Bush)两任劳工部长,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进入内阁的华裔,同时也是内阁中的第一位亚裔妇女。她现在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交通部长,也是内阁四位妇女之一。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巴什写道:

但当我在办公室里与赵小兰共度时光时,我感到了她的脆弱和焦虑,尤其是她作为一位年轻的中国移民。赵小兰说,“我记得尝试学习一种新的文化,一种新的语言,适应像是日常事务,譬如食物,有多艰难。大多数中国人不在面包之间夹肉。”她笑着跟我说。

1961年,8岁的赵小兰跟随母亲和两个妹妹从台湾乘坐火车、货轮辗转抵达纽约。她说,“作为一个成年人,回望我那当初只有27岁的母亲。试想,一艘货船上只有一个有三个女孩的年轻女人,这有多可怕吗?我的意思是,这很艰难。”

在将近一个小时长的访问中,赵小兰坦言她为适应新国度所做的努力,她的政途和后悔所作出的牺牲。

年轻赵小兰的艰难过渡阶段

赵小兰和她的母亲,妹妹们来美与父亲团聚。她们的父亲三年前来的美国,住在纽约皇后区的一室公寓里。

赵小兰说,“开始的那几年非常艰难,”特别是她开始学英语的时候。她以一种似乎那些事发生在几年前的语气说,“那些孩子们对我不好。”她说,她的父母帮了她很多,为她提供了“充满爱心和安全”的环境。

赵小兰的父亲最终在美国发展得很好,成为富裕的航运巨头。

赵小兰说,她感到有很大的成功压力,并指出,在亚洲文化中,长子女通常要照顾其余的孩子,“我的兄弟姐妹们。”“我很害怕我无法赶上,锁定主流的美国。(我害怕)我找不到工作。我不能—不能自己做任何事情。我将会成为我家庭的耻辱。”

没有舞会,没有约会

赵小兰绝对不是一个耻辱。她学术表现出色,被女子学院霍利霍克山(Mount Holyoke)接收。 赵小兰说,“我们认为那是年轻女孩儿最好的去处。那时候我几乎不知道周末约会一类的事情。”她披露,“我生命中从未约会过。我从没有去过高年级舞会,从没去过低年级舞会。”

尽管她显然不是在寻求同情,但是我告诉赵小兰,听到这些让我感到难过。 “那没关系,”她向我保证,“我没有。没人问过我。” 她解释说,“我不明白它的重要性。我不懂流行文化。我从来没听过音乐,因为首先,我太忙于学业了。”赵小兰毕业于哈佛商学院,起初是为了从事银行业,直到她在里根执政期间成为白宫实习生。她说她正在研究共和党总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的演讲,门铃响了“叮,叮,叮。”她回忆说,“嗨,我相信这一切。我实际上是一个共和党人。”

64岁的赵小兰自1988年被里根总统任命为联邦海运委员会主席,政途稳步上升,随后被任命为美国交通部副部长、美国和平队长。在克林顿(Bill Clinton)当选美国总统后,她离开了白宫,成为美国联合慈善基金会主席,遇到了她的丈夫米弛·麦康奈(Mitch McConnell)。麦康奈目前是参议院多数党领导人。

她“容易打理”的丈夫

赵小兰嘲笑了成为最终权力夫妇的一员的想法,指出现在有很多权力夫妻,因为有更多的女性开始担任权力职务。

赵小兰在丈夫2014年连任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帮他争取了更多的女性选民。她仍就渴望让丈夫的政策更加温和、人性化。

“这跟重要。你得保持这样。”赵小兰说,“我称他为我的好打理的丈夫。他洗自己的衣服,他也做饭。”“他有时候也洗我的衣服,”赵小兰补充说,“他做得很好(烹饪)。”“他真得很体贴,所以和他一起生活很简单。”

一位朋友把赵小兰称为“虎妻。”

她说,“在他发表评论时,艾米·楚(Amy Chua)有一本关于虎妈的书。我猜他是想说,我是一个非常友爱,忠诚的妻子,是我丈夫的一份财富。”

赵小兰提到了她曾经读过的一篇文章,文章说她保存丈夫捐助者和支持者的文档。她说这个故事是假的。“我没有记笔记。它全在这里。”“我有惊人的记忆能力,你知道,这是生命的赐福。如果我在24年前遇到你,我还能回忆起地点,事件,情形。”赵小兰说,这是政治上的巨大财富,“这被证明是非常有帮助的。”

赵小兰的母亲过世了,但是她90岁的父亲仍在工作。这是她最大的动力源泉。在她的交通部长就职宣誓时,她的父亲也在华盛顿。当我们看那张照片时,赵小兰说“2017年1月31日,下午五点半。”她笑了,说“我告诉你我有个好记性。”

她的遗憾:没有孩子

赵小兰在办公室展示了她大家庭的照片—她的妹妹们,侄子和侄女们。她是一个以家庭为中心的女性,却没有自己的孩子。她说,这是一个遗憾。

赵小兰说,“我试图不要有太多的遗憾。但是我将会给年轻的女性讲,你知道,在我的年代,我们被教育可以拥有一切。所以,你有一个职业。然后你知道,你将会有家庭;然后,那就没问题了。但是,事实不是那样。”

“所以我试图为年轻女性提供咨询,不管她们是否愿意,生活都有权衡和牺牲。重要的是,你知道这些事情何时发生,因为如果你不知道做了权衡后发生了一些事情,你将会感到遗憾。但是没有悔改的机会。”

我问她是否知道自己在做一个权衡。

她回答,“不,我不知道。”她试图忍回眼泪。

她是许多人的榜样,自己却没有一个榜样。

赵小兰也许没有自己的孩子,但她是很多亚裔美国人的精神榜样。亚裔美国人经常会在机场遇到她,只是对她说你好。

“哦,天,我的意思是,我会参加活动。他们将会出现。亚裔美国家庭在哪儿都会出现。那时候就会像,即刻产生关联。”

作为交通部长,赵小兰负责监管近6万名员工和多家机构,包括美国联邦航空局(FAA)。她说她试图指导为她工作的年轻人—但是同样惊讶于她的地位被高估了。

“我会说,这有点儿奇怪。但是我想让它变成鼓舞人心的。我没有很多榜样。但是那并没有伤害到我。对于很多年轻人,年轻女性,我想给他们力量,希望和信心。”

“没有榜样不意味着你将来不能成为你所期望的那种人。所以我们的国家充满了机遇。你知道,甚至你没有一个榜样,那没关系。你只需要追求你生命的激情,做你真正喜欢的事情,前路将会坦荡。”

 

 

來源:僑報網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