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只有一个陈香梅!她的传奇一生,竟概括了整个中国近代史!

0
2269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4月3日报道,飞虎队陈纳德将军遗孀陈青梅女士,于3月30日在华盛顿家中逝世,享年94岁。

大陆知名作家张爱玲在小说《倾城之恋》中俏皮地写道,日军机轰炸香港,“炸断了许多故事的尾巴”。但是,对于陈香梅而言,却是刻骨铭心爱情的开始。陈纳德,美国空军指挥官,是唯一一位自始至终参加中国抗战的美国将军。他一手创建的“飞虎队”,战绩彪炳,威震敌胆。陈香梅,出身名门的一位中国知识女性。70多年前的中国,正陷入一场关乎民族存亡的战争中,而两人却在战争的硝烟中,相知相恋,最终喜结连理,谱写了整个抗战期间难得的一段爱情佳话。

A06041505

陈香梅经常回忆起和丈夫陈纳德的往事,“他是一个非常有正义感的人,对促进中美两国关系做了很大努力。他就是觉得,有重要的工作一定要努力去做,我个人也很受他影响。”陈香梅2015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图为陈纳德与夫人陈香梅及两个女儿的照片。(图片来源:中新社资料图)

缘起采访

一个是战绩彪炳、威震敌胆的将军,一个是出身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陈纳德和陈香梅是如何结下美好姻缘的?

综合广州金羊网、上海上观新闻报道,1925年农历五月初五,这天是中国传统的端午节。一声响亮的啼哭从北京协和医院的产房传出来。在医院走廊上焦急等待的父亲,迎来陈家的第二个女儿。他大概没想到这个哇哇大哭、使劲踢蹬的小女孩,日后的人生轨迹会是那样的起伏跌宕、充满传奇色彩。外祖父给这个端午节出生的孩子取名为“香梅”。外祖父认为,只有经得起风霜雨雪的梅花,才能开得艳丽,只有经历过艰难困苦磨练的人生才显珍贵。外祖父还给她取了一个小名“宝宝”,并对她疼爱有加。

陈香梅出身于书香门第。父亲陈应荣年少出国,在英、美受教,获得英国牛津大学法律博士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当过教授、编辑、外交家;母亲廖香词也在英、法、意读过书,读的是音乐和绘画。陈香梅的外祖父廖凤舒与廖仲恺是亲兄弟,当过驻古巴公使和驻日本大使。

陈家共有六个女儿,陈香梅排行老二。她从小喜爱文学,还不满五岁就开始“啃”大部头《红楼梦》。在外祖父家,她度过无忧无虑的童年。那时中国正处于兵荒马乱的年代,她的青少年阶段就是在战乱中度过的。

1937年“七七事变”后,她和家人流亡香港。母亲随后因病在港去世,当时父亲远在美国任职,年仅15岁的陈香梅和姐姐成了家里的主心骨,照顾年幼的四个妹妹。1941年,日军占领香港,她和姐姐带着妹妹们跟随流亡人群跋涉几千里,辗转澳门、广州、桂林、重庆,逃难到了昆明。

在美国的父亲闻知后,要安排她们六姐妹来美国,只有陈香梅拒绝了。她说:“我不能在祖国受难时离开。我要工作,要尽我对祖国的责任!”没有亲人的陪伴,她孤身一人留了下来。那年,陈香梅19岁,正是花样年华。她在昆明大学毕业后,与所有同期毕业的同学们一样面临着择业的考验与期待。在“毕业即失业”的现实中,却有两家报社向她伸出橄榄枝。

当时抗日战争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中央通讯社昆明分社急需找一个既有国学根底又懂英文的年轻记者进行战地采访,由于她有着良好的中英文功底,被朋友引荐到时任中央社昆明分社的主任陈叔同面前。论能力,陈香梅自然是没问题,但是,她是一个女孩,而中央通讯社昆明分社还没有录用女性记者的先例。一时,陈主任犯难了。陈香梅急了,她激动地说:“陈主任,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匹妇何能无责?古有花木兰代父从军,中央通讯社为何还要对女性设置藩篱呢?从香港沦陷后,我们姐妹流亡几千里来到昆明,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做一名战地记者,为抗日出一份力!”陈主任拗不过她,只得点头:“那就先试试吧。”

一天,总编对陈香梅说:“你去采访第十四航空队司令陈纳德将军,他明天会在总部开新闻发布会。” 陈香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再一次发问:“采访陈纳德将军?”陈香梅对陈纳德的大名早有所闻,对他甚是仰慕。翌日,陈香梅在两条小辫上扎了两只黑底白点的蝴蝶结,脖子上系了一条雪白的围巾,左手中指上戴上母亲留下来的钻戒,一袭得体又合身的旗袍把她娇小玲珑的身段衬得婀娜多姿。当她出现在会议室的门口时,嘈杂的会议室顿时变得寂静无声,所有男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射向她。

会议室的一扇门打开了,一个高大威严的美国军人在几个中美军官的簇拥下走了进来。会议室鸦雀无声。陈纳德威严沉稳地扫视全场后,以浑厚的美国南方腔向大家致意:“早上好,先生们。”然后,他又看了一眼陈香梅,接着说道:“以及女士!”陈香梅笑了。

他们就这样相见了,也许他们当时根本就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们的生命会交融在一起。

时隔50多年后,谈起对陈纳德的第一印象,陈香梅说,她觉得陈纳德“非常英俊,并且很有抗日精神。但我那个时候还很单纯,根本对他没有其他想法。”

排除万难终结连理

对陈纳德有了好的第一印象之后,陈香梅殊不知,爱情的种子已在她心底慢慢发芽。

综合广州《南方周末》、金羊网报道,说起来,陈纳德与陈香梅家人还是挺有缘分的。陈纳德在美国时就认识当时在美国工作的陈香梅的父亲陈应荣。陈父向他介绍过自己的妻女。陈应荣甚至还托他照顾女儿们。而陈香梅则对陈纳德和他的飞虎队所建立的伟绩赞叹不已,对陈纳德这个英武的美国军人的气魄与胆识感到非常钦佩。陈纳德像一块磁石一样吸引着她。

“他在人前和工作中表现得非常专业。在我们成为朋友后,我发现他非常有魅力。”陈香梅如此回忆两人的初次见面。而在自己的回忆录中,陈香梅对这段过往有着更细腻和精彩的描述。“本来他就是我一直仰慕的英雄,回去和姐姐说高兴得不得了。姐姐就问我是不是爱上陈纳德了,我说只是对英雄的仰慕。”

1945年,抗战胜利。陈纳德在离开中国时,陈香梅前往送行,两个人拥抱告别。陈纳德当时告诉陈香梅,说我要回来的。而仅仅4个月之后,陈纳德就带着一纸离婚书回到上海,他已经恢复了自由身,而目的就是为了追求陈香梅。虽然外界已经无法知晓细节,但毫无疑问,对年轻的陈香梅来说,陈纳德的这个大胆决定,令她无法阻挡。

在上海,他们的恋情迅速发展。陈香梅说:“那个时候他非常努力地追求我。”可是当时他们的恋情却遭到包括陈父在内的大部分亲友的反对。“那个时候大家对于国际通婚还是不大认同的。”为了阻止女儿与陈纳德的婚恋,陈父从美国向她下达最后通牒:叫她速来美国,否则将断绝父女关系。

可是陈纳德就是陈纳德。他不愧是善于领兵打仗的将军,也对陈香梅的家人打起“亲情战”。他经常到陈香梅外祖父、外祖母家里作客,陪着两位老人围炉品茗、聊天、打桥牌、搓麻将。尽管陈纳德是一个桥牌高手,但每次他都故意输给陈香梅的外祖父。

那时的陈纳德,追求他的女人也是众多的,可他只钟情于天真纯洁的陈香梅。“他好像特别喜爱我那种纯洁的女孩子。”而那时的陈香梅,身边也不乏追求者,然而她都拒绝了,她心中已装着陈纳德,哪还容得下其他人?

1947年12月21日,在亲友的祝福声中,陈纳德与陈香梅在上海寓所举行了简朴的婚礼。当年过半百的美国新郎挽着娇美的中国新娘的手缓缓走出,所有宾客将祝福投向了他们。有趣的是他们切婚礼蛋糕所用的刀,是薛岳将军所赠的一把日本武士刀。这把刀是薛岳在收复常德的战斗中所缴获的战利品。

蒋介石宋美龄夫妇送给他们的贺礼是一对景德镇的薄胎瓷皮灯和两双象牙筷子。筷子嘛,就是民俗中的讨口彩:筷子“快子”。

就在同一年,陈纳德创立的中美合作的民航空运公司在上海成立。陈香梅也辞去了记者工作,专心任民航空运大队月刊的中英文编辑。尽管她很不舍新闻记者这一职业,可她愿为自己的爱人作出牺牲。

1949年,陈香梅随丈夫迁居台湾。她专事写作,并协助陈纳德撰写回忆录《一个斗士的自述》。他们生有一对可爱美丽的女儿,一家四口过着甜蜜幸福的生活。

1958年陈纳德将军不幸病逝。年仅33岁的陈香梅独自抚养两个女儿。

陈纳德去世后,陈香梅带着一双还未满10岁的女儿。那一年,她才33岁。1960年,陈香梅移居华盛顿。在这里,她从头开始,孤身奋斗,并牢牢站住了脚跟。随后,陈香梅以惊人的勇气和毅力进入政界、商界,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成为走上美国主流政坛的华人第一人。从肯尼迪到克林顿,先后八位总统都对她委以重任。1963年,她受肯尼迪总统委任到白宫工作,成为第一位进入白宫的华裔。

A07041503

陈香梅与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左)和前国务卿基辛格。(图片来源:上海澎湃新闻)

“中国人也是很能干的”

丈夫陈纳德去世后不久,当时年仅33岁的陈香梅带着两个未满10岁的女儿移居到了华盛顿,开始了她精彩人生的下半场。

综合《纽约时报》、广州金羊网报道,在华盛顿安居下来后,陈香梅在乔治亚城找到一份工作,白天忙于翻译,晚上教中文,她以个人经历和中国问题为主题,在全美巡回演讲。她满含深情地写下了《一千个春天》这本书,这是她的婚姻自述,记录她与陈纳德将军的传奇爱恋。此书在纽约一出版即成了畅销书,年内就销了20版。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陈香梅加入共和党,为当时的总统候选人尼克松助选,鼓励少数族裔投共和党的票。虽然尼克松在1960年的总统选举中未能如愿,败给民主党人肯尼迪,但是东方女子陈香梅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1963年,陈香梅开始走上美国政坛,那年她接受时任总统肯尼迪的委任,成为第一位进入白宫工作的华裔,从此展开她的参政之路,先后被八位总统委以重任。

1967年,她被尼克松委任为全美妇女支持尼克松竞选总统委员会主席,第二年尼克松获胜后,陈香梅又担任共和党财务副主席和行政委员。1978年她又为里根的竞选之路出力,并于1980年出任白宫出口委员会副主席,是总统核心顾问之一,两度被选为共和党少数族裔全国委员会主席,也是共和党全国亚裔委员会主席。1989年,在老布什任内,陈香梅任职白宫学者委员会委员,再次成为总统核心顾问,1991年出任美国国际合作委员会主席、内政部环保委员会委员。克林顿上任后,她帮助在美中两国设立了奖学金交流项目。

除了在美国主流政坛大展拳脚之外,陈香梅在商业上也颇有建树。1970年,她担任飞虎航空公司副总裁,为美国航空公司第一位女副总裁;并加入美国大银行,成为第一位亚裔董事。

女儿陈美丽曾回忆,母亲每天都穿着漂亮的衣服上班。陈美丽曾问母亲,为什么要戴那么多首饰,她回答,“我要表达,我是一个成功的华裔,不要让他们看不起中国人。中国人也是很能干的。”

有一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陈香梅说:“虽然我以陈纳德将军夫人为荣,但我更以陈香梅个人能靠自己的努力而创造自己的天空为傲,更以在白人的天下无畏无忧地和他们比高下为傲……”

说到几十年的从政生涯,陈香梅坦陈:“我比较喜欢里根总统,他很和善,很多人说政客很虚伪,但他是一个例外;另外福特总统也是非常好的一个人。尼克松总统呢,我为他服务,也帮他竞选做了很多事,但他是一个政客。虽然是他打开了中国的大门,可大家谈起他的时候,一定谈到水门事件,非常遗憾。”

陈香梅还是一位出色的作家,在奔忙于她的事业的同时始终不忘自己手中的笔。文学是她的钟爱。早在担任中央社记者时,她就出版了第一本散文与诗《遥远的梦》和第一本小说集《寸草心》。

来美以后,著有《往事知多少》《一千个春天》《陈香梅的散文与诗》《迷》《追逸曲》《春秋岁月》《春水东流》《陈香梅自传》等中英文著作40余部。

“我的一生没白活”

除了在事业上大展宏图外,作为一位华裔,陈香梅还时刻不忘助推美中关系发展,并积极充当美中交流的“民间大使”。

中国侨网报道,作为最早参政的在美华裔之一,陈香梅很明白参政对于华人的重要性,她在1987年组织发起制定了《华人参政宣言》,1989年获“杰出华裔奖”,也是致力于提高华人地位的精英组织百人会的成员。

广州金羊网报道,有人曾问陈香梅:“你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她回答说:“我是中国的女儿,美国的儿媳。”

陈香梅说:“一个中国女人到美国来,能有机会为美国八位总统做事,每个总统都有不同的个性,交给我的任务也是不同的。我觉得人生很有趣。”

上海澎湃新闻报道,1981年,她作为美国总统特使与邓小平会晤之后,为了促进中美关系的不断发展,促使海峡两岸的初步接触,她奔波于海峡两岸、美中之间,在促成台湾同胞回大陆访亲、两岸贸易合作等事宜中,她积极地牵线搭桥,默默地担当开路先锋。

在此后的二十多年间,陈香梅每年都有两、三次往返于美国和中国之间。陈香梅历经二次大战、国共内战,对中国经历的苦难有独特的见解,她也因此对中国近三十年来的发展感到非常欣慰。20世纪80年代,陈香梅多次以美国总统府出口委员会副主席的职务,带领许多美国企业家到中国考察、投资,促进美中两国各方面关系的发展。

与陈香梅相识的美中工商联合会荣誉会长刘伟敏回忆,最后一次见到陈香梅是在几个月前,当时有中国来的商务团考察,陈香梅仍赶到现场支持、题词,“她一直支持中美文化、商贸交流,每天工作,亲力亲为,90多岁还关心中美大事。”

而据《中国慈善家》的报道,早在1984年,陈香梅就开始在中国大陆设立专项教育基金,支持在艰苦条件下坚持办学的教师和优秀学生。1999年,她在国内启动了“香梅千校工程”,通过办学指导、资源共享、资金扶持等方式,在西部边远地区发展学校,为孩子们提供教育机会。

同年,她设立了“陈香梅优秀校长奖”,希望促进行政型校长向“专家型”转变,并捐资设立“陈香梅教育基金优秀教师奖”,五年间共奖励支持670余位在边缘贫困地区工作的一线乡村教师。她还出资招待西北地区优秀教师到北京游览,“这些人可能一辈子未曾到过北京,让他们开眼界也就等于开了大西北成千上万学子的眼界。”陈香梅说。

2002年,77岁的陈香梅出版自传,细述自己多姿多采的一生。她在香港接受采访时说:“我一生的经历,无论从流亡学生到从事新闻工作、单人匹马在美国奋斗,甜酸苦辣都有。我在8位美国总统任内担任过有职无薪的重要工作,一路走来很有趣味,所以我没有白活。”

2018-04-13 00:39 来源:侨报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