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在美国: 他的故事告诉你亚裔从政不是梦

0
2300
法拉盛多元文化民主党俱乐部和孟昭文、顾雅明、金兑锡、史塔文斯基等颁奖表扬纪炫宇(左四)

【9月13日,牛毓琳以遥遥领先的得票数在纽约州第65选区州众议员初选中获得胜利,十分有望成为曼哈顿的首位亚裔州众议员,翻开亚裔从政的新篇章。在过去的八年中,多位亚裔代表相继成为纽约地区各层级的民选官员,从市议员至国会众议员,无不得益于亚裔民众选票数量和投票热情的高速增长。两者的相辅相成,必将继续增强亚裔在美的参政意识。

这八年的改变,被一名来自台湾的年轻人铭记心底。他不仅目睹了这历史性变化,还亲身参与帮助其中的几位亚裔代表参加竞选,并成功地使他们登上了美国政治舞台。】

成长环境影响 民主意识深植于心

纪炫宇
纪炫宇

我叫纪炫宇 (Walter Chi),台湾台中人。在台中度过人生的前十八年,这十八年中,台湾政治发生重大改变,特别是1987年解除戒严,开启了民主转型的过程,而1996年首度举行“总统选举”,2000年首次政党轮替,象征民主转型已臻成熟。我在这样的环境里耳濡目染,对选举产生了浓厚兴趣。国中时,台湾开放民营电台,我热衷于各地方电台的政治Call-In 节目。我当时特别希望能够在“空中”听到自己的声音,因此跃跃欲试打入电台碰运气,刚开始因常常拨不通感到沮丧,但后来慢慢找到一些诀窍,发现趁着上面一位拨通者刚挂电话时打进去时被接的比率要大很多。至今我还记得第一次拨通的时候,心情格外兴奋,但由于太紧张,所以支支吾吾什么都说不出来。虽然如此,我还是觉得很高兴,即使是当时我对政治也还一知半解,但也就在这样跌跌撞撞的尝试中培养了对政治事务的兴趣。

如今,成长过程中的印迹常常在不经意间影响着我,从小培养的兴趣让我选择了就读于政治大学新闻系,之后也决定了我来纽约学习国际关系。不过,我当年来纽约读书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台湾的职棒选手王建民正效力纽约洋基队,大家当时都很追捧这位“台湾之光”,所以为了有机会看他的比赛,我就选择来到了纽约。那个时候,纽约对我来说是一座陌生的城市,谁也没想到,如今纽约成为了我的第二个家,而这十年中的际遇成为了我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

与旧金山市长竞选同事(左)合影
与旧金山市长竞选同事(左)合影

初到纽约彷徨 顾雅明给我首个家

在纽约大学修国际关系硕士学位时,我曾在前国会众议员韦纳 (Anthony Weiner) 的选区办公室和州长葛谟 (Andrew Cuomo) 的竞选办公室实习,临近毕业的时候想的只是能够找到一份工作待在纽约就好了,并不执着于从事竞选工作。

纪炫宇(白衣者)在办公室和顾雅明一起整理选民联署。
纪炫宇(白衣者)在办公室和顾雅明一起整理选民联署。

留学生找工作并不容易,文科相关的网络、招聘会的资讯并不多见,不仅没有公民身份难以被美国公司雇用,而且在实习阶段积累的经验也派不上用场。毕业前夕,希望能继续留在美国的我壮胆做了一次冒险。

一次,我在报纸上看到顾雅明要参选纽约州参议员的消息后,突然意识到我可以毛遂自荐帮助他参加竞选,我尝试通过各种方式打听他的联系方式,却怎么也找不到。但我知道他开了五家药房,于是我就带着简历直接冲到他药房去了,当时实在没想太多,既紧张又兴奋,最重要的是我知道这是个机会。

当我进到他药房时,向一名在入口处的工作人员说来应聘顾雅明竞选的助手,这名工作人员还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却被在店里另一端的顾雅明看见。他接待了我,听了我的想法,看了我的简历,说“你明天就来上班吧。” 这一句话让当时着急紧张焦虑的我一下子松了口气,我真得很感激他。记得他说的那句话“这个孩子是个人才,我要给他学习的机会。” 他信任我,给一个陌生的留学生一个学习工作的机会,让我更加体会到要在这个岗位上多做事,以行动证明他没有看错眼!

参与顾雅明竞选团队一段时间后,有人说我可能是“卧底”,因为“来历不明”,一般担任这个岗位的人都是熟识的人或者经由熟识的人介绍的。顾雅明对这一说法一笑置之,我则更兢兢业业,深怕辜负了他的期待,我那个时候告诉自己的是,我必须比老板想得更多更快。

首次担任助理 学习公共事务运作

顾雅明在2008年竞选纽约州参议员失利,却在2009年选上了纽约市议员,我也因此成为了他的办公室主任。如果问我在做办公室主任时体会最深的是什么?那就是许多新移民对政府机构的如何运行缺少足够的了解,他们有事要寻求相关部门的帮助却不知去哪里找,即使找到了还面临语言上的障碍。我深刻地体会能够在一个少数族裔新移民社区,出现一个懂他们想法、理解他们忧愁的民选官员的重要性,我在顾议员的带领之下尽力帮助民众解决各式问题,在过程中也学会了如何正确帮助别人。

我记得在2010年初,法拉盛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命案,凶手将被害人狙杀于40路上的家门口,取出其心脏,扔在附近公园的垃圾桶里。事发隔天,被害人的丈夫找到我们办公室,因为他不懂英语,所以无法与警方和法医沟通,我当时抱着主任的心态,开车带他去法医处指认尸体。但是,后来被害人的父亲和儿子从中国来到美国料理后事,却对这位丈夫提出质疑,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他,甚至还认为他和凶手勾结,三人差点在葬礼上打起来。这个事情让我意识到,帮助别人应有底线,特别是牵涉家庭和金钱纠纷的案件,更应审慎为之。

初涉助选工作 酸甜苦辣五味俱全

我担任顾雅明办公室主任一年半后,常常会有一种“不安分”的感受出现在大脑里,总想出去走走,于是我辞去顾议员办公室的工作,从纽约搭乘火车和巴士,一路旅游到旧金山,参加前加州州参议员余胤良 (Leland Lee) 竞选市长的团队。旧金山的工作生活却不是我想象的那样顺遂,我在纽约这几年,已经积累了一些人脉关系,对社区情况也比较了解,但旧金山的一切对我来说是全新的,由于不认识多少人,助选工作无法顺利开展,那次经历可算是工作几年中一个不小的挫折。

与国会议员孟昭文、州参议员史塔文斯基及义工在森林小丘征集选民连署。左二为纪炫宇。 (本文图片均为纪炫宇提供)
与国会议员孟昭文、州参议员史塔文斯基及义工在森林小丘征集选民连署。左二为纪炫宇。 (本文图片均为纪炫宇提供)

也正是这些挫折的经验,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提醒着我如何更成熟、顾全大局地做好助选工作,以及回报那些在我最开始的时候给予过我帮助的人。我还记得我那时从旧金山失意归来,不好意思回顾议员办公室,于是在9毛9分批发仓库打工。不多久,前国会众议员艾克曼 (Gary Ackerman) 宣布退休,时任州众议员的孟昭文的竞选团队接纳了我,给了我另一个机会。当时的她决定竞选国会众议员,因为时值第一次在六月份举行国会议员初选,我们怕选民忘记投票,于是大家加班加点、非常认真地打催票电话。后来,经常会听到选民开玩笑地说,“我很爱孟昭文,我一定会去投票的,但是请你们行行好,可千万别再给我电话了。”

2013年正值顾雅明竞选市议员连任,由于没有有力的竞争对手,连任在望。我在那一年另外接下两份辅选工作,一个是为当时担任副市公益维护人邵佳妮 (Reshma Saujani) 竞选市公益维护人一职,另一个是帮助当时担任市议员的小瓦隆 (Peter Vallone Jr。) 竞选皇后区区长一职。在小瓦隆竞选区长这场战役中,孟昭文支持由党部背书的前市议员凯兹,所以当时的我感到非常尴尬和进退两难。

而邵佳妮的助选也让我纠结在矛盾之中,虽然她得到党部、顾雅明和孟昭文的支持,但是许多从前与我并肩作战的法拉盛社区人士却支持她的对手州参议员史葛静。因此,这一年的工作我有如遇到了强烈的逆流,无法施展手脚。

虽然,我曾经一直在说服自己这是专业的工作,但当年没有太过思考的我,之后才感受到助选工作虽然包括了相当一部分的联系选民工作等,社区的人脉积累却更为重要,毕竟我现在的人脉是顾雅明与孟昭文点滴介绍给我的,而我也应该维护好这些重要关系。

从那以后,我接手了州参议员史塔文斯基与州众议员金兑锡的辅选工作,因为与孟昭文、顾雅明两位议员同步,做起来也就得心应手,事半功倍。

满腔热血助选 只为华人胜选时刻

尝遍了助选工作中的酸甜苦辣后,我感受到有时不可从太功利的角度做选举,应该从大局多观察社区的走向。所以,从那之后,我不仅仅只做政治竞选了,经常会接一些商业公关工作,让市场公关的能力在各个领域开花。说实话,只做政治竞选的人并不多,毕竟这一行不是一年四季有工作,大家还得去开拓其他领域的机会。

顾雅明首次参加竞选时,我们在法拉盛街坊节与民众互动。
顾雅明首次参加竞选时,我们在法拉盛街坊节与民众互动。

但是,参加助选工作所带给我的自豪与成就感,却时刻都在鼓舞和提醒着我。

我记得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刚担任国会众议员的孟昭文,在一次听证会上质询当时还是国务卿的希拉里,我内心充满了感动,我看到曾经助选过的议员可以在美国政治的顶级舞台上发表观点,特别当她是华人时,觉得与有荣焉。此时此刻,助选过程中的所有困难都在那一刻不值得一提了。而同样,顾雅明担任市议员后,当在电视上看见他与时任市长彭博一同宣布市议会已通过下一年度的800多亿的预算时,我也真实感受到了华人在美国政坛地位的不断的提高。

2016-10-10 11:39 来源: 侨报网  侨报记者 王伊琳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