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巨木  —— 王恒之

0
1810

这一周过得实在不寻常。除了周二晚的历史讲座,周四学校的画展, 周四周五两天放学我还去机器人比赛打了酱油,直接导致我英语Essay的初稿在最后关头才完成。不过画展还是相当值得一去的。除了聚光灯下的精心雕琢,在一些灯光稀释的角落我也惊异于水粉在朦胧之中摄人心魄的美。虽然我不懂如何欣赏画,更不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但仅是这眼睛的盛宴就够了。

除了大饱眼福的满足,画外的我惊喜地见到了第一位住家。离开他们已经一个多月了,但他们的身影和微笑,对于我,比得过水粉的穷极变化,比得过瓷釉的澄澈灿烂。于是这一周就在忙忙碌碌,还有掺杂其间的小惊喜中溜走了。

周六本想睡个懒觉,但早前一周就计划好了去植物园。迷迷糊糊睁开眼,窗外正淅淅沥沥下着小雨。整个阁楼上就只剩下了窗棂的浅唱低吟。等到雨声终于停歇我们才出门。门外苍翠的绿叶啪嗒啪嗒向下滴水,猝不及防脸上一点清凉,化了满脑的睡意。IMG_0640

我的第一位住家很早之前就极力推荐植物园,只因为当时天气寒凉,第二个住家又近得多,才如此安排。本想象着那里不过也就是花花草草和一堆费解的介绍牌,但既然住家钟爱那里,不去似乎也太可惜了。雨后的天乌蒙蒙的,花花草草也还挂着来不及坠下的雨滴,我们一行就在能挤出水的空气里穿梭。越往里走我越觉察出,植物园里绝不只有仅没脚踝的鲜花。在一个英伦主题的院子里,为了还原曾经岛上的野外风光,园林的管理者特地选择了生长在英国的参天巨木,洒下一片郁郁葱葱的古树。浸满雨水的石子路边冒出了几丛嫩绿的,不知名的灌木;大大小小的石头也在我脚下轻响。我的手机一直都开着相机的程序,总觉得眼前之景实在不是那个小盒子能容得下的。于是我走走停停,有时候还退回去看看被我漏掉的一点野花,一会儿就和住家拉开了距离。我身边几乎没有人了,只是我,树,还有灰黑的石子。雨滴从枝蔓间坠下,打湿了我的衣服。我闭上眼,抬起头,感觉着乌云背后太阳散出的微光,然后深吸一口气。我觉着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像路边冒出头的嫩芽,在翠绿清凉的空气里涤净了尘土和烦恼。莫名其妙地我就有了一种满足感,脑子里幻灯片一样闪过了在这里所有人对我的微笑。那么一瞬间我心里只剩下巨树朦胧的枝蔓,觉得那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