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故事,讲故事 —— 吴楷文

0
1736

Some people are born storytellers. Some lives are worth telling.

——“the Glass Castle” book review

最近英语课上在看“the Glass Castle”这本书。这本书的作者Jeanette Walls完全符合这两句话。她随父母住过沙漠,逃过医院,三岁的时候自己做饭还全身烧伤过。她的父母,一对厌倦现代社会、极其崇尚艺术的夫妇,带着他们的孩子在全国各地到处流浪。本是很辛苦的童年,却被作者讲的十分有趣。

看到这两句书评节选的时候我被震了一下。因为我两句都不符合。我并不是天生的“讲故事的人”,我的生活更不是什么值得讲述的故事——两点一线,也就是日复一日的重复罢了。

在看这本书的同时,Dr. Callon还布置了一项作业——写自己的“微小说”。这真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了:我都没用中文写过小说,突然就要用外语来讲故事。一边看着Glass Castle的故事,一边看看自己构思的故事,简直是天上地下。

于是沮丧。于是心想,我又不当作家,为什么要学着讲故事。毕竟,我也不是天生的“故事家”。

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我开玩笑式地跟Chris讲起了这件事。Chris大概是最典型的“nerdy nerd”(无贬义)或是“技术宅”的例子——机器人队成员,C++编程极棒,手上经常拿着魔方,自己在家拼过平衡式机器人。总之,他的世界是0和1的世界。本以为他会像我一样对于“讲故事”带有一点抵触,没想到他一脸严肃的把着方向盘:“我还打算高三上’小说阅读与写作’这门课呢。”

我吃了一惊。这样的理科牛人都要去当一个“storyteller”了。“故事”的魅力究竟在哪里?

忽然想起Oral Communication课布置阅读的一篇文章,Revenge of the Right Brain(右脑的复仇)。第一句话就很有意思。

Logical and precise, left-brain thinking gave us the Information Age. Now comes the Conceptual Age – ruled by artistry, empathy, and emotion.

——Daniel H. Pink

(精确、具有逻辑性的“左脑思维”带来了“信息时代”。现在我们进入了“感知时代”——一个由艺术、理解、情感所主导的时代。)

原因很简单,机器人在将来都可以做现在人类所做的所谓“左脑工作”。真正定义“人”的,则是抽象、艺术、感知、情感。而故事,极好地涵盖了这几个“人类特征”。

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人会说“我讨厌听故事”。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由故事构成的。

想到这里,我顿时有一种后怕的感觉。一直以来,我都把自己局限在“左脑”世界里,和数字、科学打交道,并以此为傲。但现在想来,我拒绝了一个多么宽广的天地。故事的天地。一个真正属于人类,属于我自己的天地。

不仅是讲故事,还有把生活过成故事。

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是把生活过成了日程表。除了“正在做的事”和“即将做的事”之外,没有什么目标,没有什么白日梦。或者说,我让生活的节奏掌控了我,而不是自己做生活的主人。

最好的状态,大概就是故事的状态——有细节,有情感,有别人,也有自己。有听故事,也有讲故事。

换成一个修辞化的说法,就是“诗意的生活”。

虽然我现在仍然不符合这两句书评,但我希望自己能向这个方向努力。不是天生的故事家,就努力成为一个“后天培养”的故事家。

Be a storyteller. Live a life worth telling.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