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MIT华人夫妇为12万美金入狱:精致利己主义是时代的悲哀

0
1582
严飞、王梦露夫妇(图片来源于《侨报》)
3月30日,对于许多普通人来说,只是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周五,而对于严飞、王梦露夫妇来说,可能却是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的日子。去年10月30日,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并获工程博士学位的严飞在纽约南区联邦法庭上承认:
他利用妻子王梦露的律师职务之便获取内幕信息,通过非法交易获利约12万美元。
严飞在麻省理工学院官网上的资料介绍(图片截取自麻省理工学院官网)
严飞的妻子王梦露(图片截取自Above the Law网站)
而就在这周五,严飞迎来了他的最终审判结果——长达15个月的监禁,及出狱后两年狱外监管。而王梦露也因此事被冻结了律师执照,并被所在律所开除,未来职业生涯堪忧。
在东窗事发之前,严飞和王梦露是人人羡艳的学霸情侣。严飞在麻省理工学院从事量子物理学领域的博士后研究,而王梦露是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并在知名国际律所工作。
麻省理工学院(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哈佛大学(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这样的学历,这样的工作,很难想象他们竟会为了区区十几万美金而断送自己的大好前程。然而,膨胀的贪欲和私心,让人走向了歧途。
据外媒报道,王梦露所在的律师事务所从2016年8月开始参与斯坦国际控股公司收购床垫控股公司的谈判工作,涉及资金达24亿美元。检方指控,早在收购消息公布以前,严飞就开始利用此内幕消息进行交易行为。他用母亲的名字开设账户,从自己账户中转钱,开始买入股票。直到交易正式公布后次日,每股股价上涨了30多元再卖出,当时获利约为9700美元。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去年11月,王梦露跟进另一宗矿业公司收购案件时,严飞“故技重施”,非法获利11万美元。在并购案谈判期间,严飞每天都要与妻子通好几个电话,还在网上搜索了至少三篇有关内幕交易的文章,并对其中一篇《想进行内幕交易吗?别做得太明显》进行了仔细阅读和研究。
严飞在网上搜索了至少三篇有关内幕交易的文章(图片截取自《纽约时报》)
在法庭上,严飞露出了难堪的神情,对自己的行为愧疚不已。他说自己对不起母校,对不起家人,更对不起这几十年所受的“精英教育”。然而无论再怎样后悔,法网恢恢也是难以逃脱的结局。自己种下的苦果,也唯有自己咽下。
严飞的故事,让说姐想起了几年前很火的一篇文章《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和常青藤的绵羊》。作者万维钢在文中虚构了两个素不相识的孩子——清华大学的小明和耶鲁大学的Joe。小明来自中国偏远山区,当初为了考上清华大学拼命刷题,门门功课都要考第一;而Joe则显得更加多才多艺,能写能弹能唱,从小就精通游泳、网球和冰球,还经常会去做做公益。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他们分别进入了自己国家里最棒的大学,成为了众人眼中的精英,并在各自的学校里继续发光发热,用傲人的GPA、知名学术期刊上发表的论文或丰富的课外活动来印证自己的优秀。而作者却认为,应试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小明,和素质教育下成长起来的Joe,其实是一类人。他们在本质上,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像小明和Joe这样的“精英”,从小就深知进入名校的游戏规则,或是靠考试,或是靠综合。他们把自己打磨成这个学校乃至这个社会最需要的样子,利用规则给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即使是在上了大学后,他们仍然会把这些游戏规则熟记于心——选容易得高分的课,做容易拿奖学金的事,学容易赚最多钱的专业。将来,也许也会继续做能让简历好看的工作。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他们的选择并没有问题,社会也的确需要这样的精英。只不过如果问起他们的梦想和初心,估计他们很难给出遵循本心的真实答案。对于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来说,他们穷尽一生都要为自己谋求尽可能高的社会地位、尽可能多的权益,以符合普罗大众对他们的心理预期。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高晓松曾在一档电视节目上怒斥向自己请教“到底该做什么工作”的清华学生,口气十分严厉:

你不去问自己能为改变这个社会做些什么,却问我们你该找什么工作,你觉得愧不愧对清华十多年的教育?

高晓松(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承载了教育者们的对于理想主义的追求和情怀,却在对私利的无限尊崇中,身不由己地在功利主义道路上渐行渐远
曾在清华、北大两所名校任职的中文系教授钱理群曾在其撰写的《大学里绝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中,说自己对这样的人“感到恐惧”。
钱理群(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他说自己曾在一堂课上遇到一个十分积极的学生,每次上课都一定坐在第一排,对他的讲解点头、微笑,他一开始对这个学生很有好感。在课堂互动和课后交流中,钱理群和这个学生时常畅谈文学与人生。就在他以为找到了一个“可塑之才”时,这个学生突然提出——自己正在申请藤校,希望钱教授可以帮忙写推荐信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钱理群欣然应允,可就在他给出那封推荐信之后,这个学生却消失了踪迹——再也没来上过他的课,也再也没有私下里找他探讨问题。他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这个学生的真实目的,也知晓了深谙游戏规则而为自己争取最大利益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原来就是如此。
钱理群说,这些人其实就像“美丽的罂粟花”:

这些人自以为很聪明,却恰恰“聪明反被聪明误”,从个人来说,其实是将自己套在“名利的缰绳”中,是自我的庸俗化;而这样的人,一旦掌握了权力,其对国家、民族的损害,是大大超过那些昏官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而严飞和王梦露,就是两个走歪了的“罂粟花”。他们几乎符合人们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所有定义——优秀的学历,好看的简历,精英的人生。可当他们掌握资源与权力之后,却利用游戏规则和自己的“聪明才智”,开始作恶。这对华人精英夫妇的下场,并不仅仅是因为许多国内媒体所痛诉的“贪小便宜”,更多的则是体现了那些早已习惯钻研和经营的“精致利己主义者”,在走向极端的歧途后,不可避免的堕落。

四名来自清华北大的“枪手”,因涉嫌赴韩代考托福,被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判刑。他们的英文水平都很高,均能拿到110分左右的高分。哈佛大学毕业的亚裔女金融家,因涉嫌投资欺诈被判三年监禁。被骗者几乎都是一直把她当作榜样的亲朋好友,涉及金额超2300万美元。英国伊顿公学学生因制作和传播关于儿童色情与兽奸的图片视频而被捕,他这样做的目的不仅是为了自己“观摩欣赏”,更为了售卖获利。
伊顿公学是英国顶尖的贵族精英学校(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像严飞、王梦露夫妇一样走上歧路的精英,依然在各类新闻报道中层出不穷地涌现着。他们的优秀,他们的谋划,他们的才智,通通都成了为自己谋取私利的武器。当这些精英的眼中只有自我和利益,如何不让人痛心?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而他们,本可以在为国家民族命运而奔走的路途中,在为人类福祉进步而努力的征程上,成长为让每一个普通人都骄傲和敬仰的人才。严飞和王梦露,本也可以拥有光明的未来。精致利己主义者的盛行和精英的堕落,不该是世界的常态。否则,只会是所有人的悲哀。

来源:INSIGHT视界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