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做房地产投资商(商界传奇)

0
633

上世纪80年代出国潮中,已在国内工作了两年多的“书生”宋晓男也被卷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国。这样一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读书人,却出人意料地变成一个房地产投资商。

图为宋晓男(左)和华盛顿州众议员葛素玲。(资料图片)

  书生:从象牙塔里走出来

“出国是洋插队,把我从书本的象牙塔中抛到了现实世界里。”作为一个文科留学生,宋晓男与大部分那个年代的留学生一样,靠着打工、节俭和微薄的助学金,度过了留学生涯。

然而毕业并没有使宋晓男的经济状况得到好转,毕业时正赶上美国经济衰退,很多人毕业即失业,怀揣历史硕士学位文凭的他也不例外。“我那时根本就没打算找工作。美国同学都找不到工作,我们这些说英语有口音的外国人就更别想了。”

学校里很多中国留学生改行了,学法律,学电脑,学会计,五花八门。同样揣着历史硕士的女朋友也改学会计了。宋晓男说,当时的情况是,两个人,只能有一个人去念书,另一个人得去挣学费。他觉得自己是男的,当之无愧应该是那个去挣学费的人。从此,他告别了读书人的生活。

  斗士:冷峻现实生存法则

宋晓男最初的想法很直接,既然要挣钱,就需要找一个挣钱比较容易的地方。他念书的中西部地区,经济明显不如美国东西海岸发达。而在比较了东西两海岸之后,他选择到西海岸的西雅图发展。那时候的西雅图还是美国西北地区一个宁静的中等城市。和纽约、洛杉矶、芝加哥等大城市比,西雅图就像是乡下。但是他看好这个西北角的乡下小地方。

他分析说,西雅图紧邻加拿大西部重镇温哥华,又是从美国本土去阿拉斯加的出发地,也是距离日本、韩国和俄罗斯远东地区最近的美国门户城市。更重要的是,西雅图还是美国本土距离中国大陆航程最近的港口城市。虽然那时中国的经济还没有起飞,但是他预感到中国经济一旦起飞,其体量将无比巨大,势头将异常迅猛。而作为离东亚最近的西雅图,一定会受益匪浅。

但是未来的受益解决不了眼前的学费和生活费,他仍然必须努力工作挣钱。

他做了很多种工作,把自己的时间排得满满。“那时只要眼睛是睁开的,一定是在挣钱。”他在餐馆打过工,送过外卖,在医院做过翻译,在中文报纸当过总编。他在开源的同时,也注意节流。宋晓男发现美国日常生活的最大开销是住房开销。他做出了一个决定:必须彻底消除这一开销。很快,他发现了一个有效的办法:去应聘公寓经理。公寓经理住房通常是免费的,如果公寓楼不大,经理还可以有时间去做其它工作。他很快就找到了公寓经理的工作,也就此走上了房地产投资和管理这条路。

管理公寓的实践无异于是上了一次社会大学的MBA。从一窍不通到成为专家,靠的就是20多年的实战体验。宋晓男刚刚接触房地产管理行业时,连一些最最基本的概念都不懂。他的雇主是一位白人律师,有一次提到mortgage (分期偿还的住房贷款)这个美国尽人皆知的概念。当宋晓男说他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时,律师大为震惊,怀疑自己雇错了人。律师不理解,作为一个在公有制分配住房中长大的中国青年,mortgage是一个多么陌生的概念。

还有一次,一位房客欠租。宋晓男打电话给律师,说他可以到配电房把那户房客的电闸拉了。“这样他们或者会缴房租,或者搬走。”他对自己的主意不无得意。律师听了哈哈大笑说:“这是美国。一切要走程序。”在律师的指导下,宋晓男第一次走完了驱赶房客的整个司法程序。

此后他逐渐学会了如何应对各种不同情况。公寓楼就是个小社会,每个房客都是社会一分子。这里面有白领有蓝领,有美国出生的土著,也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有老实守法的公民,也有做科犯监的歹徒。日积月累地接触观察三教九流,他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几乎一眼就能看出谁是稳定的好房客,谁是可能的贩毒分子,谁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谁是招客卖淫的暗娼。

  强者:在美国打出一片天

经验带来了信心。宋晓男很快就开始自己投资购买房地产,以滚雪球的方式不断增加持有的物业。他对房地产的投资、管理、运作和市场规律越来越熟悉;他的投资规模和范围也越来越大,从最初的住房别墅,扩大到公寓小区、购物中心和旅馆酒店。多年的专业经验和良好的回报让他的周围聚集了一批信任他的投资人,也让他在贷款银行那里建立了优良的信誉。这个过去连mortgage都不懂的华人,现在成百成千万地从银行那里拿出mortgage。

宋晓男二十多年前对西雅图未来的预测也获得了喜人的印证:这个当年的小地方,已经成为美国西海岸的又一经济、科技、交通物流和文化旅游重镇。西雅图房地产的价值也随之几个三级跳,经常领跑美国其它都市地区。宋晓男和他带领的团队的投资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在回顾自己的投资历程时,宋晓男说,在美国投资和管理房地产,熟悉和了解美国法律非常重要。运作中要严格按照法律法规来办,绝不能投机取巧,更不能为省钱省事而罔顾法律法规。宁愿困难在前,避免麻烦在后。另外,使用金融杠杆非常重要。因此必须关注金融和货币市场动向,为投资融资获取最佳效益。他承认这一点对很多从中国跨海而来的投资人来说难度较大。他建议中国投资人与美国本土有经验有信誉的投资人合作,利用金融杠杆,获取更大回报。

经常有人问他,“现在是不是买房投资的好时候”。他总是说,我尊崇巴菲特的哲学,任何时候都可能是投资的好时候,要看具体的交易。没有不好的时候,只有不好的交易。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7年06月08日   第 08 版)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