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梦想,野蛮生长:我在美国学导演的经历

0
5650

我家里没有人从事艺术行业,我家里人也从来没想过我会从事艺术行业。小的时候,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考上了北京少儿电影制片厂,开始接触表演,就这么喜欢上了。大学本科的时候,学的也是表演系,本以为自己会像所有的演员一样,毕业开始就各种跑试镜,从路人甲乙丙丁开始演,盼望着有一天能演出一个优秀的作品,可是没想到毕业以后阴错阳差开始拍纪录片,本着随遇而安的心态和大学学到的拍摄知识,我就这么干下来了,却很意外的发现,我对于幕后拍摄的热情甚至超过于在镜头前表演,而且很享受当看到成片的时候那种成就感和幸福感。

大学毕业以后在国内拍了几年片子,有纪录片也有短片和长片。还记得带着作品去西班牙圣萨巴斯蒂安参加电影节的时候,当观众看完片子一起为主创鼓掌的时候的那种自豪感。

2016年我应家人要求,搬回美国定居,也迷茫过一阵子,也想过转行。不过可能就是跟这份职业的缘分吧,最终还是进了拍摄团队,有时候我就想,也许真的存在“命中注定”这个说法,我跟“导演”这份职业,也许真的有缘!既然有缘,也就别再啃自己的那点老本,毕竟不是专业出身,免不了让人诟病,与其等到别人来质疑或者自己发现自己江郎才尽,不如趁年轻为自己充电。于是,30岁这一年,我送了自己一份“而立之年”的礼物,考入UCLA导演系进修。

在UCLA进修导演系,最大的感触应该有两个:

坚持梦想,不要害怕:

我的导师跟我讲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要害怕,不要觉得自己不行!

可能中国人从小的谦卑教育吧,总让我有一种小心翼翼的感觉,在对比很多比我更有经验的同学,英文是母语的同学,难免有时候会有点心虚。

可以吗?我行吗?

可能导师看透了我的这种心态,所以一有机会就会鼓励我,各种跟我讲“你很有天赋,你很聪明,你拍的作业我们都很喜欢”之类的话。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导师给我讲的一个故事,是关于《教父》的导演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在拍摄《教父》之前,科波拉也导演过几部口碑很不好的电影,但是在他44岁的时候,他导演了《教父》,《教父》成为了美国电影史上最经典的电影之一,他也成为了全世界最伟大的导演之一,如果他在43岁的时候放弃了,那会怎么样?

导师跟我说,你不要害怕,放心大胆地去拍摄,去导演,去创作!没有人知道未来到底会怎么样,但是总算不辜负你的梦想!

有了导师给与的信心和鼓励,我也越来越敢在课堂上发言,跟大家分享我对每一段影片的见解和每一段拍摄手段的想法,也越来越多地敢于和大家分享我的一些剧本构思等等。

也许在UCLA读书,我最大的收获并不是知识的累积和人脉的拓宽,而是自信的培养。让我更有底气的站在大家面前,跟大家说,“我是导演”。

打破规矩,野蛮生长:

第一天上课的时候,我的导师就跟我说,你必须要了解所有拍电影的规矩,你需要了解这些规矩是因为你只有了解才能打破!

这句话听起来可能有点绕,我也跟导师聊过,既然规矩是用来打破的,那我们为什么不直接不管规矩,就干脆野蛮生长,不是更好么!

导师跟我说,野蛮生长是当然要的,越野蛮越好,但是你生长的再高,也不能离了电影这条根!这门艺术被称为“电影”,总有它的缘由在,你不能胡来,随便创新的东西偏离了原本的轨道,那也就不是“电影”了!所以,规矩当然要打破,但是更重要的是,你要知道你拍的是“电影”!

导师跟我聊完,我突然觉得很有禅意,我们常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你可以画方可以画圆,但是也可以画菱形画多边形,但是没了规矩,也就不伦不类了!规矩可以打破,但是不能没有!拍电影如此,做人更如此!

转眼之间,进修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现在回过头看我拍摄的第一份作业,想想当初那份洋洋得意沾沾自喜的心情,其实有点不好意思,因为真的有着太多的幼稚,从人物到故事,从镜头语言到场景搭置,都有着太多的不成熟。不过这样也好,一路走着,边向前看边回头看,看过去自己的不成熟,看前面期待自己会更好!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成为知名导演,我也不知道我的作品会不会被大众所认可,我只知道,我很享受当下的一切,享受学习的充实感,享受拍摄的成就感!就这么继续野蛮生长吧,说不定哪一天,梦想就变成了现实呢!

2018-12-20 20:03 来源:侨报网     作者:杨紫瑄     编辑:康博斯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