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12015年7月11日晚大型交响叙事合唱《岁月甘泉》(苏炜作词,霍东龄作曲)在德国法兰克福如期上演,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在吉森电视台演播厅的这场演出是海外《岁月甘泉》合唱团的第十三场,也是《岁月甘泉》在欧洲的首次演出。

圣路易斯的7名歌手,于7月9日前往德国参加了这场“岁月甘泉”国际合唱团的演出期,并随团进行了为之7天的欧洲旅游。这7位歌手中,有的人已经参加了四场岁月甘泉的演出(岁月甘泉-芝加哥;岁月甘泉-圣路易斯;岁月甘泉-广州;岁月甘泉-上海)。
这次演出在欧洲工业、金融和文化重镇法兰克福,在美丽的莱茵—美因河平原激起了极大的反响。这部交响叙事合唱把大家带回到中国现代史上那个特殊的年代。一代人在史无前例的文革浩劫中的挫折彷徨,置身逆境时的艰难无助和面对苦难时的顽强抗争,都紧紧地抓住了观众的心。当演绎到第八乐章时台上台下一片欢腾。演出结束时满场是经久不息的掌声和欢呼声。在观众热烈气氛的感染下,合唱团和交响乐团重演了第八乐章,整个音乐会因而进入到了最高潮。观众反应如此强烈以至剧场工作人员都说,这种场面在吉森电视台演播厅以往的演艺活动中从来都没有见过。

照片-9
这是中国、美国、澳大利亚和东道主德国的歌友们组成的《岁月甘泉》国际合唱团和德国吉森大学交响乐团之间一次非常成功的合作。除了作品自身的生命力外,这次演出的成功同来自世界各地合唱演员的倾力奉献、德国团队的努力和运作密不可分。五位独唱演员(著名男中音歌唱家章亚伦、本次音乐会的艺术总监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吴晓路、歌唱家李冠莹、李玲和陆佳能),总导演陆成东、总策划人宋宏亮、其他负责人等都功不可没。
这场音乐会中, 乐队和指挥都是清一色的德国人。 指挥由吉森大学交响乐团和指挥斯特凡•奥特斯巴赫(Stefan Ottersbach)担任。他们不懂中文,不理解中国那个时代的那段历史,想来他们难于理解作品的内容和意义。而合唱演员又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从来没有在一起排练过。这些让人自然有一点担心,在两天其实也就是几个小时的时间里,能把这么大的一个集体整合到成功地演出这部交响合唱吗?可是当演出人员藉吉森大学老图书馆初次排练时,几个乐章下来,很多人都折服了:斯特凡和乐队显然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他对各个乐章的内容、感情和旋律理解是准确的,他也知道如何来指导这22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合唱演员和80名乐手,以期他们能很好地演绎这部于他来说风格迥异的中国交响合唱作品。如果你有机会看到这次德国演出的录像,看背后,你会以为这是一位中国乐团的指挥。
斯特凡•奥特斯巴赫于1966年出生于科隆,先后在科隆、慕尼黑和斯图加特等地学习音乐,研习小提琴、室内乐和指挥。在取得慕尼黑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的学位以后,他曾师从著名指挥家SylvainCambreling, Sergiu Celibidache 和Horst Neumann。1999年斯特凡被任命为一个乐队和剧院的首席指挥后,他有着指挥歌剧、轻歌剧和各种音乐作品的大量艺术实践。2005年他被任命为吉森大学的音乐总监。从2008年12月起,他一直是法兰克福交响乐团(约翰•施特劳斯乐团-法兰克福)的首席指挥。斯特凡对于这次中国合唱作品的演出相当重视,可以说倾注了满腔的热情。第一天排练时由于人太多大厅里比较热,他挥汗如雨,穿的蓝色T恤前后都湿了。但他始终保持非常的认真和兴奋。他曾笑言,作为指挥,在他的面前还从来不曾有过这么多人(演员和乐手)。他高超的指挥水平、干净利落的排练风格和风趣幽默的谈吐很快就缩短了同合唱演员的距离。看得出,他也是为指挥这个中国合唱作品而非常高兴和相当自豪的。
斯特凡曾说:《岁月甘泉》的歌词富有诗意,曲调抒情优美,也时有感伤。他的这种认识从当晚音乐会所选其他曲目也可略见一斑。7月11日的音乐会中《岁月甘泉》是第二场,第一场是为烘托气氛的古典乐曲。仔细想来,指挥和乐团所选的曲目是富有深意的。他们当晚演奏了三个作品,伦纳德•伯恩斯坦的《天真汉》)(“Candide”);让•西贝柳斯的《犹豫圆舞曲》(”Valse Triste”);特别是第三个,舒伯特著名的《未完成交响曲》(“UnfinishedSymphony”)。虽然只有两个乐章,但是音乐界公认它是完成了的《未完成交响曲》。乐队很好地展现了舒伯特所擅长的抒情手法。第一乐章里那痛苦、仿徨和悲伤所交织的情感有一种令人揪心的凄美。而第二乐章更多地闪烁着作曲家那充满幻想的浪漫主义色彩,让人感到他对美好生活的热烈向往,和同大自然拥抱时的安谧和谐。

照片-3
作为西欧浪漫主义音乐的奠基者,舒伯特曾说过:“幻想……你是人类的至宝,你是取之不尽的源泉”,终生与贫困相伴的舒伯特,正是靠着这种对美好未来的憧憬,这种浪漫幻想的支撑,才得以在短促的生命岁月里为人类留下那么多脍炙人口的音乐篇章。《岁月甘泉》的词作者苏炜多次强调组歌的主题是知青情结,知青面对苦难和困难时的那种承担精神,那种理想主义的精神。而它的曲作者霍东龄曾说,人总会遇到困难,但关键是一个“韧”字。“有了韧,困难、困扰、挫折都不足为道。人生挫折无数,但只要活着,就有机会反败为胜!”音乐会上,西方古典音乐和东方现代音乐好像是进行了一场非常和谐的对话。“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可贵”,中国那一代知青在理想主义鼓舞下那种坚韧不拔的精神在中外观众中引起了强烈的共鸣。
《岁月甘泉》的合唱演员们也是以这种精神来唱歌的。他们之所以这么热情地参与,是因为他们难以忘怀那个时代,是出于他们对音乐的热爱,对自己人生和青春的热爱,是对祖国那片土地的无限深情。斯特凡在接受《吉森新闻》采访,回忆这次《岁月甘泉》合作时,对合唱演员和晚会组织者的热情看来是感概良深,他说:“中国人工作的热情真的是极富感染力”。无论对于斯特凡还是吉森大学交响乐团,这次合作和演出的成功都是难以忘怀的。
演出结束后, 岁月甘泉国际合唱团的歌手们分别遊覽了欧洲西线:科隆–科隆大教堂;荷兰阿姆斯特丹–皇宫,达姆广场,风车村,水坝广场, 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好称全欧最美的大广场, 尿尿小童于莲,原子模型, 法国巴黎–卢浮宫,艾菲尔铁塔,凯旋门,圣母院,协和广场,香榭丽舍大道,歌剧院(外景),塞纳河游船;法德交界莱茵河畔的一个美丽的老城–斯特拉斯堡,主教堂,卢森堡–宪法广场,古桥,峡谷;德国的特里尔–最完整的古罗马的遗迹罗马门, 马克思故居; 歐洲东线: 萨尔茨堡 (莫扎特出生地), 米拉贝尔花园(音乐之声拍摄地),奥地利首都 维也纳,斯洛伐克首都 布拉迪斯拉发,匈牙利首都 布达佩斯,捷克首都 布拉格。等等
岁月甘泉 – 一代人心里的歌声和共鸣。我們期待着岁月甘泉在夏威夷,在北京国家大剧院的再度公演!

(岁月甘泉音乐会报道组)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