斋戒 – 王恒之

0
2800

2016南外學生週記

几周之前住家哥哥就提到了这周的斋戒。于我,它只是荧光屏里的影像——唯一切身体会过的斋戒还是五年多之前的马来西亚。艳阳顶空,我边吃冰激凌边诧异酷暑如何滴水不进。基督教好像倒没有要求日出之后水都不能喝,只是周五不吃肉而已。不管怎样,记忆里仅存的,就只有当时的惊奇与不解。

当星期三大家煞有介事地穿起西装,蹬上皮鞋,我才终于觉得这跟自己有点关系——至少,我也得费半天劲打领带了。神学课自然地把重点放在了这个神圣的节日上,一个接一个的视频、讨论,还有到处散落的笔记,突然就把我拉到这个令我费解的习俗面前。我不希求能全部听懂,不过至少能知道,为啥突然就不吃肉了。

几天的视频里,我不停地能听到神父们各自的解释。每个都合情合理,简洁但充满智慧。 其中最打动我的倒是一个简单的比喻:飨宴过后,是继续猛吃,撑的胃疼,还是放下刀叉,盼着下一次的美食?斋戒带来饥饿,也就有了对食物的盼望;猛吃之后也许如何的盛宴也吊不起胃口了。

脑子里浮出了14年的暑假。以我的标准,那绝对是天堂般的暑假——没什么课,作业不太多,以及大把大把时间来玩。但回头再看,几乎就只是一场空白。我努力劝自己相信,那就是快乐日子的模板,但寻遍蛛丝马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开心。尤其到最后,什么电影都没有意思,我巴不得赶快上学。倒是元旦三天假期的最后一个下午,比这一天又一天的玩耍更有意思。记得刚开始的两天,上课做作业比不放假还累人。满桌的作业本挡住了我桌上的小植物,笔管也是一根一根换,我都感觉笔和纸能冒出火星子来。终于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我第三天下午能腾出空来休息。两三个小时紫金山上的畅快呼吸,就已是无限的快乐了。

整日整日的休闲倒不是理想生活了。也许只要一个月,就会无感。倒是忙里偷闲的散步,或者考试轰炸后的登山,才是真正的愉悦。忙碌的日子带来的不仅仅是满足的成就感,它更能对比出休闲的珍贵。也许最理想的,应是忙碌中夹着片刻的快乐才对。之前从未想过这个问题,直到这个视频,才解释了我那无感的暑假。只有经过饥饿才体察出珍馐留香,否则,满屋的美酒对醉汉也只能是身体的折磨。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