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肯绅士 —— 汤姆·麦卡锡先生(一)

0
1862
Thomas McCarthy, M.Ed. Social Studies

在我看来,全校最为出名的,也最有争议的老师,必然是AP美国历史老师汤姆·麦卡锡先生(Mr. Tom McCarthy)。

喜欢麦卡锡老师的学生,常常说起他如何学富五车,如何具有授课策略与生活哲学;而讨厌他的人(当然也大有人在),常拿着他开玩笑,调侃他的死板与严苛,甚至偶尔蹦出两个脏字。高三学长们,在议论起高二时麦卡锡老师的历史课时,总带着一种great pastime stories的口吻;而高一学弟们,在申报高二科目时,常因为各种关于麦卡锡老师严苛风纪的传闻,吓得迟迟不肯写下AP美国历史。

不得不说,麦卡锡老师是我学生生涯中所遇见的最为有趣的老师

一开始上美国历史,我其实也是很惧怕的。课本厚重,每天的阅读任务也毫不轻松,再加上麦卡锡先生在开学初所强调的,如同摩西十诫般的死板规则,AP美国历史在我眼中,就像是——一晚上睡糊涂了,就会考试挂科——的课程。很显然,麦卡锡老师的授课方式也给了AP美国历史——被誉为SLUH最难的学科之一——一种顽固与霸道的意味。

一米八大几,将近一米九的身高,晒得微红的粗糙皮肤,方正硬朗的脸型,整齐的竖直向上的白发,五十多岁的,兼职足球教练的麦卡锡先生看上去比我们都精力旺盛。在二十人的课堂中,麦卡锡老师的来回走动,不仅仅是吸引注意力,更有一种无声的命令感。


初识

麦卡锡先生外表上的压迫感是有深层次的理由的。开学才两三天,麦卡锡先生就给我们在记笔记方面上了一课。他先是用幻灯片打出了部分的知识要点,然后开始边踱步边讲解起哥伦布时代航海与美洲大陆的发现。当了这么多年学生的我们,看见幻灯片上的字,便开始不管三七二十一,马不停蹄地做笔记。与此同时,我们还需要留意麦卡锡先生的口头讲解。一心二用,我赶急赶忙地动笔摘抄,瞬时感到压力巨大。

与此同时,麦卡锡先生似乎毫不在乎我们的困境,语速越来越快,到了最后,甚至一口气说两三句话都没有一点停顿。我手动地飞快,心中却一阵凉——不会我这一年的AP美国历史课都要这么水生火热地度过吧。突然,麦卡锡老师停下了,呼了口气,转身面向屏幕,说道:“你们都把笔放下。”

我们一时都还十分纳闷,只听麦卡锡老师说道:“看看你们的笔记,你们有谁抄完了屏幕上了内容?”几个孩子颤巍巍的举手,我只抄了一大半,一声不吭地坐在那里,生怕吸引了他的注意。

“不要修改你们的笔记,”他突然瞪着眼,紧绷着脸,抿了抿嘴,略有玩味地说道:“你们那些人写下了:‘拿破仑是耶稣的母亲’这句话?”刚刚举手的那几个孩子,貌似意识到情况不妙,红着脸点了点头。

“不要净想着抄幻灯片上的内容。我随便乱写了几句话,你们一个个都高高兴兴地抄到笔记里去了,”麦卡锡老师环顾一圈,我忙着低下头假装看笔记,”刚刚我都是故意加快语速的,就是为了让你们体验这种课堂的压力。注意听,听我说了什么,而不是一门心思地抄笔记。”一群孩子如梦初醒,几个人偷笑着看向那几个手速过快的倒霉蛋。

“好,我们继续讲美洲大陆的发现。”

(圣路易斯大学高中 李逸章)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