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塔顶  —— 王恒之

0
2249

现在住家的房子旁边有一座很显眼的水塔。那座水塔大约是上世纪初建的,几十载风雨过去,早已被全新的水泵代替了。它脚下被改造成了公园,自己也成为了旅游景点。距离如此近的景观我自然不能错过,于是周五晚上十点钟我们出发了。

本想着这个点不会有什么人,但当我们拾级而上时,还是得时常侧身,在狭窄的旋转楼梯道里穿梭。脚下一层涂了漆的铁板咚咚作响,感觉下一秒那薄薄的一层就会因为人的体重陷下去。这座塔的结构倒是很像灵谷寺的一座塔:中间一根巨大的柱子(应该是曾经用来抽水的),台阶环绕着柱子向上攀。厚重的砖墙上时不时开一扇透亮的窄窗,让夜色终于能漏进这个钢筋水泥的巨人。几十米的塔爬起来可一点都不好玩。我转了一圈又一圈,晕晕乎乎到了顶层,止不住地喘气。等眼前一片清透,顶层巨大窗户外的圣路易斯一下就止住了我的鼻息——繁密的灯光像是天上洒下的星,铺开在整个地面上,头顶真正的繁星却不见了踪影。上一次在高处看圣路易斯的夜景,还是在来时的航班上。飞机就快降落,我迷迷糊糊睁开惺忪的双眼,与寒冬里的这座城第一次对视。IMG_0571-1

那时候也感叹过她夜色下的美,只是那时候除了美,就再也想不到其他的形容词了。纵横的大道在夜幕中织出了一张鎏金细密的巨网,轻轻地盖在熟睡的大地上,像是一席金丝被,炫耀着自己夺目的光。所有街道对我来说都没什么不一样的,都只是一根金丝;所有建筑也都没什么不一样的,都只是一片阴影。周五晚上的夜色,突然就和头脑里那个璀璨的幻象重合了。

在这一片辉煌之下,我看见了那条住家带我去沃尔玛的大街,那条第一个住家带我去吃饭的大街,那个远处模糊的拱门,拱门下的那家超棒意大利餐厅;我似乎还能看到一月二号晚上的啤酒厂,下大雪时候滑雪橇的山坡,还有化学比赛时候那座把人绕晕的校园。我感觉在我脚下不远处就是创意满满的城市博物馆,在灯火辉煌之间就是那条圣帕特里克节8公里长跑的大街。斑驳繁星之间,我看见了这个城市里散落各处的故事,属于我的故事。缕缕金丝编织的巨网,浸满了暖人的春意,还有四个月里所有的欢声笑语。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