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意外一再地發生……

0
1371

連載         /小安

2011年10月,我的兒子3歲多,已經在托兒所。和前兩年相比,照顧他省了很多力。我在一家國企工作了10年,剛剛又簽了5年工作協議。我的工作很輕松,從不加班,也能勝任,同事之間的關系也都非常融洽。工資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的丈夫在教會做全職服侍,收入不高,但兩人的收入加起來,每月還會有結余。一家三口的小日子過得還算不錯。但意外,總是不期而至。

竟然又懷孕了

第一個意外是,我發現自己又懷孕了。知道消息時,我的腦子轟地一聲,心裏很亂。我在國有企業工作,其中一個很重要的考核指標就是計劃生育。這個孩子如果留下來,就意味著,我要放棄一份穩定的工作收入,以後如何生活呢?而且,還要面臨罰款,數額很大,至少20萬元,我們根本沒錢付罰款。但是,如果不留,又違背我們的信仰。墮胎,就是殺人啊!

我心裏非常糾結。我清晰地記得,第一次懷孕,確認後我欣喜若狂;而這一次,我一點都不開心。而且,我的孕期反應非常大。強烈的嘔吐,心跳非常快,晚上睡不著,鼻子經常結血塊,還有便秘。不久,又出現高血壓症狀。

我向上帝抱怨:“爲什麽讓這事臨到我?這次懷孕這麽辛苦,爲什麽要我爲了這個孩子犧牲這麽多?”走在路上,想著這件事,心情壞到極點,心裏卻莫名地出現一句話:“我第一次如何保守你,這次也必保守你平安!”我一下子感覺非常溫暖,知道那是聖靈在我裏面提醒我——他絕不會離棄他的兒女。

但是,雖然如此,我心裏還是喜樂不起來。親戚們知道這個消息後,除了媽媽,所有人都反對。只有教會裏的弟兄姊妹鼓勵我,先把孩子生下來再說,教會裏有這麽多弟兄姊妹,大家都幫忙,總會有辦法的。

我丈夫知道我很猶豫,便從網上找來其他信徒生二胎的見證給我看。聖靈也提醒我,我自己就是家中的老二,父母從沒後悔留下我。上帝揀選了我,賜給我生命,我怎能隨便放棄上帝所疼愛的另一個小生命呢?

于是,我和丈夫同心禱告,無論再艱難,都憑著信心,順服上帝的安排,把孩子生下來。做了這個決定後,我的心裏有了真正的喜樂和平安,焦慮情緒也減輕了。

 

竟然是雙胞胎

但這時,發生了第二個意外。

懷孕4個月,我首次做産檢。B超間裏有兩位醫生。檢查的時候,我聽見他們在交流說,記錄一下胎兒A如何,再記錄一下胎兒B如何…… 我很納悶,就問:“醫生,我懷的是雙胞胎嗎?”她說:“是啊!”我聽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想:“上帝啊,開什麽玩笑?雙胞胎?我竟然要養3個孩子嗎?!”

我神情恍惚地走出來,看見丈夫站在外面等我。我告訴他,這次懷的是雙胞胎。不知爲什麽,我一邊說一邊大笑不止,而他卻說很想哭。其實,我們當時感覺都傻掉了。

我原本的美好計劃,再一次被無情地打碎。懷雙胞胎會非常辛苦,也很容易早産。同時生兩個孩子,就意味著負擔要翻倍,辛苦也要翻倍。原本生二胎,我就得辭掉工作,面臨罰款,現在又多了一個孩子,以後日子怎麽過啊?我和丈夫再一次在上帝面前禱告。我們同心認罪,本來想依靠自己的小聰明來養育孩子,如今卻只能完全依靠上帝了。

此時,聖經中的應許又出現在我們的心裏:“應當一無挂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上帝。上帝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裏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立比書》4:6-7)上帝的每句話都是有能力的,當我們謙卑下來,凡事都交托給主後,我心中的無力和擔憂便慢慢消退,我可以有力量面對每一天的問題了。

成爲高危産婦

沒過幾天, 意外再次出現:産檢的驗血報告出來,結果是我患有甲亢,指標比正常人高出5倍多,不靠藥物肯定無法正常生産,也不能終止妊娠,而且非常容易流産。懷孕4個月的時候,我開始服用甲亢藥物,請假在家休息。雖然是進口藥物,不會從胎盤代謝,但醫生也告誡只能吃最保守的劑量,每兩周去醫院抽一次靜脈血檢查,每個月都要去看專家診。患病後,我心跳加快,眼睛凸出,晚上睡不著,極怕熱,經常感覺餓,很能吃卻一直不胖。因爲新陳代謝過快,我的體內蛋白質水平一直很低。但吃了蛋白粉,又出現尿蛋白。家裏的鹽要換成無碘鹽,外面的食物都不能吃,海産品一律不能碰。但即便如此小心,因爲服用了藥物,也有可能對孩子有影響。

面對這個結果,我心裏非常郁悶。但每次禱告的時候,我心裏都有出人意外的平安,我相信,上帝會保守這兩個孩子。很感恩,我對甲亢藥物很敏感,雖然只是保守劑量,但高出的幾個關鍵指標很快下降,恢複到正常水平了。之後,又查出有妊娠糖尿病。但和甲亢比起來,這已經可以忽略不計了。我最終被戴上了極高危産婦的“帽子”。

生下早産兒女

終于熬到了孕晚期,我和丈夫一直爲我能順産禱告。預産期是2012年6月1日,但在4月8日周日的那天,意外再次出現。當時,我剛懷孕32周兩天,雙胞胎就早産了。

當天是複活節。

我在家裏,突然感覺到有規律的宮縮,就想去醫院保胎。等我們吃完晚飯,到醫院大概是7點。值班醫生檢查後說,宮口已經開得很大,無法保胎了,要直接進産房准備接生。另外,因爲我是雙胞胎,還有甲亢和糖尿病,本應剖腹産,但由于我吃過晚飯,無法剖腹産。

感謝主,一位很有經驗的産科醫生檢查後發現,兩個孩子的胎位是正的,就決定憑經驗讓我順産試一下。于是,我在8點10分左右上了産床,待産。丈夫被關在門外等消息。醫生說,因爲我是雙胞胎,又早産,肯定要送到兒童醫院去搶救,爲我接生的醫院沒有搶救設備和條件,要求我多叫幾位親屬在門外等著。我一邊陣痛,一邊往家裏打電話,偏偏這時候電話都沒人接。

我實在忍不住,一用力,雙胞胎中女孩就先生下來了,但出生體重只有3.9斤。我就接著打電話,請教會裏的一個姊妹來幫忙,她家離醫院比較近,她聽到後,馬上答應過來,並安慰我別擔心。我隨後生下了雙胞胎中的男孩,出生體重是4.1斤。我在50分鍾的時間內,先後順産兩個孩子,但兩個孩子的生命體征都非常不好,滿分是10分,他們只有4分和6分。

從死亡中複活

兩個嬰兒馬上被救護車送到了兒童醫院。護士說,很難得星期天晚上醫生來得這麽全。因爲是雙胞胎,叫來了兩個護士、兩個産科醫生、兩個兒科醫生,還有一位全科醫生。我心裏充滿感恩,上帝早已爲他們的出生,預備好了這一切。

那天,幸虧我吃了晚飯,沒做剖腹産,反而對我的傷害最小。生産過程如此順利,是上帝救我脫離了生育的痛苦。後來丈夫告訴我,當晚,醫生說男孩的情況不太好,要上呼吸機,要求他簽字。可沒過多久,醫生就跑出來說,男孩沒心跳了,要搶救,讓我們家屬做好心理准備。當時,他不知道怎麽辦,就一個人跪在地上禱告,向上帝呼求救救孩子。在禱告中,聖靈提醒他,今天是複活節,他必要叫這個孩子從死亡中複活過來。(待續)

本文選自《海外校園》

聖路易華人基督教會簡訊

教会在國殤節週末有退修會(5月28日至30日). 地點: Lake Williamson Christian Conference Center; Carlinville, IL;中文讲员是林国亮牧师和英文堂讲员是Carl Werner博士。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