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次作业 —— 王恒之

0
2409

下午4点。

经过三个小时的奋斗,我总算是画完了最后一笔,长舒一口气。我走下阁楼洗手,隔着淡蓝的地毯木地板都在咯吱咯吱地响。手上的碳末顺着自来水旋进了水槽,我忽地一愣——那碳末会被带到哪里?


王-3我把湿漉漉的双手随便在衣角抹了两下,两级两级回到阁楼,看着眼前的画却不想合上素描本。我习惯性地找到谷歌邮箱里那封1月29号来自美术老师加了星标的邮件,忽地发觉本周的作业要求下一片空白。我试着把页面向下拉,却又弹了回来。原来这已经是最后一次作业了。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桌面上就是那黑白玻璃瓶里的黑白郁金香。五月末下午的阳光还明媚,透过阁楼的窗户给素描本盖上了一层柔光。我站在桌前,盯着自己三个小时的成果,还是不愿合上。看着那厚厚一摞子纸,我突然好奇我到底五个月都画了什么,于是又翻回起点。封皮和第一幅画磨来磨去,已经积了一层灰黑的铅笔印。

王-2第一幅画是一个鸡蛋,一个杯子,和一个不知道用来干嘛的盒子。签名里的“1.30”却还清晰,把那个也是阳光明媚的下午映在了我的脑门上。我想起自己大张旗鼓地移桌子,想起自己郑重其事地设计构图,想起自己噔噔噔跑下楼问第一位住家妈妈借盒子,想起自己装模作样地比划……本还雄心勃勃计划每次都要移桌子,现在才知道从那以后我就再没这样干过。往后翻两页是一只皮鞋。关于这只皮鞋我的记忆只有痛苦。那个无可奈何的周日深夜,我不停地抬头看手表上跳动的数字,冰冰冷冷,可我就是画不完。说来那次也怪我。住家妈妈准备带我出去玩,我纠结半天没好意思拒绝。结果一路上就是我在看手表,算时间,再看手表,再算时间。再翻下去,一个个或是欣喜或是烦躁的我全都浮了出来。这一周的画我极其满意,那一周我手上全是碳末就去吃了饭,还有这一幅,火急火燎画完去做历史作业……[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但现在,我再也不用担心画画时间太长做不完作业,我再也不用纠结构图的好与坏,我再也不会期待着素描本发下来的那天,我再也听不到美术老师慷慨的赞美。我当然还可以继续画下去,但再次查看四个月前的那封邮件,赫然的“15”下面只能是空空如也。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