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学历华裔力挺川普 赞其敢于展望不一样的美国

0
1543

具有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与斯坦福法学院(Stanford Law School)双学位、任美国主权委员会(Committee for American Sovereignty)副主任的华裔女子马莹(音译)12日在福克斯新闻网(Fox News)发文力挺川普,全文编译如下:

我是一名女性,一名少数族裔,同时也是一名移民,我成长在美国的一个内陆城市。我有两个学位,一个来自康奈尔大学,一个来自斯坦福法学院。我曾在美国聚集了大量精英的机构工作,其中一个外交政治机构的成员包括切尔西(Chelsea)与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

大家普遍认为,没有什么理由会让我成为川普的支持者。但自从川普宣布竞选开始,我就公开成为他的忠实“粉丝”。事实上,在我的人生中,我从未对任何一个总统候选人感到如此兴奋。

陌生人与朋友都对我这样一个高学历的华裔美国女性如此支持一个被广泛认为是种族歧视、男性至上主义、嫌忌女性、恐外、恐伊斯兰的候选人感到不解。但其实原因真的没有那么复杂。我喜欢这名候选人以及他的主张,并且厌恶主流媒体以及对手对他的讽刺。

我在川普的身上,看到了使我自己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作为一个在贫民窟长大的孩子,我成功地将自己与家人从现代生活中的失衡与腐朽中拯救出来,不只是因为我足够努力,还因为我的梦想很大,我冒着无人愿意承担的风险,并对美国的承诺充满信心。

尽管川普的一生更加成功,更具戏剧化,但这让我产生了许多共鸣。自从川普宣布竞选,他否认可能性,推翻了美国的政治秩序,并敢于去展望一个完全不同的美国。

以下是我的原因。

政治上的正确性

我一直以来都是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所谓的“一篮子可悲之人”(“basket of deplorables”)中的一个。我“可悲”是因为我拒绝在政治正确性上可取而在智力上让人无法容忍的范例,这种范例通过他们所谓的种族与性别认知将女性与少数族裔看作是多元化的象征。

在这个范例当中,我是“可悲的”,因为我敢对此提出异议。在川普成为总统候选人之前,我对法律的支持和对非法移民的反对让我成为了一个仇外的人。当我在讨论警察与社区的关系中提到黑人犯罪时,我被看作是一个种族歧视者。当我使用“伊斯兰极端恐怖主义”这个术语时,又认为我是恐惧伊斯兰的。

而当川普出现的时候,他给了我和其他几百万人以发声的机会。他不仅全面否决了这些胡言乱语,他还以夸张、欢闹、戏剧性的方式表达出来。他的任性爆发并不都是好的,但他冲击均等机会主义,不愿做一个被流行偏见操纵的玩偶,或是为其虚假的差异和变相的纵容来辩护。

而声称拒绝政治正确性的共和党领导层,则仅仅是拐弯抹角不敢直言。

他将为我们而战

1川普表示,他将为信任他的我们而战斗。

我第一次注意到他,是他在讲非法移民问题,并强调将建立起一个保护我们国界的保护墙。他并没有将所有墨西哥移民称作是枪击案犯或罪犯,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批判的人无论如何也会称他是种族歧视与恐外的人。

我是第一代移民。我的父母以合法的途径来到美国。但我们对于美国法律的尊重对于民主党来说却毫不相干。他们为了政治上的利益想要给非法移民合法的身份。而另一方,共和党假装他们关心主权与合法性,但却难以掩饰他们对于为了保护这两者而需要作出的困难决定的轻视。

相比之下,川普对于他们的言辞或虚伪帮不上任何忙。他想要建立起一个保护墙,还声称要让墨西哥人付出代价。后者是否会实现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川普想要、甚至是渴望通过将该承诺作为其竞选的核心,来讥讽那些政治阶层。

当他确切地表明在其他问题上的立场,在招致更多愤慨的情况下却依然坚定其立场时,我对他的支持便更加坚决。

比如,在抗击恐怖主义、保卫国土安全的关键问题上,川普呼吁禁止接纳从有恐怖主义倾向的国家来的穆斯林,并主张对想要进入美国的移民开展严格的意识形态审查。

尽管受到媒体和一些政坛势力的抨击,川普毅然坚持。这比奥巴马总统和希拉里不愿提到伊斯兰极端恐怖主义,或是比那些认为这些极端主义能够被肃清或从和平的伊斯兰中分离开来的幻想要明智得多。

尽管川普常常招致政治体制的愤怒,但在这个过程中,川普让选民看到了一个拒绝退缩并毫不畏惧为那些梦想被长期忽视的美国人而战斗的候选人。

尽管我喜欢川普身上的许多特质,但我发现他对于贸易的立场是让人最难以接受的。

我对于自由贸易与自由市场的信心依然存在,但因为深知真正的美国人在强有力的国际力量之下已经怅然若失,我的这种信心也因此减弱。而如今,川普正在津津乐道地为他们发言,他正在与外国与国会开标谈判。这些贸易细节与他在经济、移民和外交政策上面的立场十分相似,尽管政策的大方向已经确立,但他的这些立场却并没有板上钉钉。

川普的想法或许并不能够像原先所描述的那样得以实现,但他的目的是为了用不同的方式思考。与那些典型的政客不同,他不会将自己困在以往那些无用的解决方案当中,而是敢于做出不同的思考,为让美国变得更好提出设想。

我认为,这个国家需要的是大胆的改变,而不是那些千篇一律的变动。而川普许诺要将这些改变变成事实。尽管他有缺点,但这个国家的国民都愿将他们的信心交于这位勇于革新的候选人。

2016-10-14 01:41 来源: 侨报网  【侨报网编译陈沉10月14日报道】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