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美奖得主妈妈谈女儿成长历程

0
3066
洛杉矶2018年9月8日晚,由华裔女编剧高扬撰写的《瑞克与莫迪(Rick and Morty)》之“腌黄瓜瑞克”,获2018艾美奖黄金档最佳成人动漫奖。图片由王维民提供

1985年,一个2岁多的小女孩在北京天安门前,拍下一张萌萌的照片。2015年,这个在美国生活了28年中国女孩儿再次来到天安门前,在同一地方,摆出同样姿势再次拍照。2018年,这个天安门前的女孩儿已高举奖杯站在美国艾美奖颁奖台上。

华裔女编剧高扬在洛杉矶2018年9月8日晚的艾美奖颁奖典礼上。图片由王维民提供

孤单的小女孩儿

她叫高扬(Jessica Gao),来自北京,四岁随父母移民美国。洛杉矶2018年9月8日晚,由她撰写的《瑞克与莫迪(Rick and Morty)》之“腌黄瓜瑞克”,获2018艾美奖黄金档最佳成人动漫奖。作为少有的闯入“白人和男人统霸的影视编剧行业”的亚裔女编剧,她的成长之路,不单是一个华裔父母培养孩子的成长故事,其中也饱含了第一代移民的创业艰辛,以及两代人的代沟和东西方文化的交融与碰撞。

高扬父母在上世纪80年代放弃了在中国的优厚环境和工作岗位,远赴美国,开始新的人生旅程。读书,创业,一切从零开始,其中的甜酸苦辣非亲历难以明了。

高扬的爸爸妈妈在90年代初创办了经纬旅游公司,夫妻两人都非常拼,生意特别忙,忙到“忘记”孩子。“女儿小的时候,常把她一个人放在家里,女儿一遍一遍的打电话问我:‘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饿死了’。甚至她生病时我都在办公室忙,没时间陪她,她说:只有家里的小狗在她床边陪她一天。妈妈说:每当想起这些,我都非常难过和后悔。”不仅如此,忙碌的妈妈有次忘记接已放学的女儿,突然想起,急急忙忙开车过去,俨然已迟到1个多小时,然而开着车,她还想着工作,再次忘记,直接把车开过了学校,“女儿当时一个人站在树下等。她后来说,好不容易远远地看着你的车过来了,怎么就又开走啦?”

艾美奖得主、华裔女编剧高扬在生活中另类、有趣,天马行空。2岁多时她曾在北京天安门前留影,在美国生活了28年后,重回天安门,在同一地方、摆出同样姿势再次留影。

虽然高扬的妈妈反复提起“我女儿太另类”,但是几句话说完,马上发现,这个妈妈也是非常的“另类”、有趣。她说自己在生活上“粗线条”,经常丢三落四,煮糊饭菜是家常便饭、在厨房转一圈会忘记自己想干什么,全家人一起把看似“悲剧”的拼搏期演绎成轻喜剧。“有一次女儿说‘这个妈咪真不称职, 应该到妈咪STORE去换一个。’我回敬说‘你去换就知道了,你再也找不到对你这么好的妈咪了。’结果高扬回答: ‘算了,不能换了。’我问为什么,她一本正经答曰: ‘因为收据丢了。’”

对于略带辛酸又快乐的往事种种,王维民曾撰文总结:“如果是现在,我会想少做一个生意能怎样,我不在,公司也照样运作。如果有机会重新开始,我一定每天下午就回家,陪女儿做作业,认真做好晚餐,全家人一起按时吃晚饭,在餐桌上一家人其乐融融,边吃边交流各自一天的经历。可是,这一切早已成为过去式和我心中永远的后悔和心痛。”

二手比名牌 Cool

虽然家庭经济条件不错,但是,本着“不要用物质上的满足把孩子的幸福点越堆越高”的观点,王维民夫妇从不轻易在物质上满足女儿的要求,比如,小时候带她去买衣服都只能选10美元以下,只有买书没有上线。父母从来不穿,不用名牌,高扬也从来没有这种要求。有一次,妈妈问她,其他孩子有的会跟父母要名牌东西,你怎么从来没有要求过买什么名牌,她说她“觉得花那么多钱,穿在身上让别人看是大傻子”。事实上,高扬直到上大学之前很多衣服都是在Goodwill这种二手店买的,邮差的裤子等各式款式她都试过。直到上大学离开家,她的睡房都没有电视机,电脑,打印机,因为妈妈规定了客厅是看电视的地方,书房是写作业的地方,而卧室是休息的地方。

“搞怪”,两代之间的概念差

第一代移民与子女之间的代沟和东西文化的碰撞在华人移民家庭中是不可避免的,这既有家长自身体内文化传统与美国社会的冲突、孩子在异国成长过程中血液里中国元素和环境内美国元素的冲突,还有父母与孩子的代沟。这一切都体现在高津宁、王维民和高扬的小家之中。比如,高扬也有过叛逆期,曾把头发染成不同颜色,有次染得好像戴着一顶“草帽”。或者梳怪怪的发型,高高立起像龙脊背。妈妈曾问高扬为什么要这么搞怪,并没有一丝一毫批判的意思,只是出于好奇。高扬说:“你们大人总是以一个孩子的外表来评判他的好坏。其实,我什么都没想,只是觉得好玩,而我现在还小可以尝试各种搞怪,以后毕业了,工作了就没机会了。就这么简单,你满意了吧。”听了这个解释做妈妈的一下子就释然了,她从心里庆幸自己有勇气拿出这个话题,而这个答案也是她在与女儿沟通之前没有想到的。正如高扬妈妈所说,“良好沟通会填平代沟,化解误会。我们从孩子身上学到了很多,父母不是天然的教育者,孩子也不是天生的被教育者,相互学习与孩子一起成长才是一条可行之路。”

非传统地读书择业

有了父母的开放胸怀,也就造就了高扬的天马行空,敢于大胆尝试一切她想做的事情。在UCLA上大学期间,她开创先河,由她发起为学校创办第一届动漫展,她从开始向学校申请,到筹资,布展,对外宣传,带领她的团队忙了几个月,把此展览办的非常成功。

在大学的专业选择上,高扬又是一个另类。大多数华裔家庭,对于孩子都有一套类似成长模式,找就业前景好的专业,上好大学,找好工作,低风险稳回报。高扬没有这样走。在一次采访中,她这样说,“我的家庭是很传统很典型的亚裔家庭,但是我的路,很不传统。”高扬大学的专业是纯艺术(fine art)她零零星星尝试各种工作3年之久。按照一般华人家庭观念,说句大白话,就是“游荡3年,无稳定‘正当’职业”。 高扬曾经在母亲节感言里说:我最感谢妈妈的就是,“她总是倾听我的声音,支持我的一切选择”。

高扬在她选择读的专业之初,就被认定是“找不到工作的”:纯艺术(Fine Art)。当初她选这个专业,可能她认为自己酷爱绘画。王维民说她小时候就绘制小小漫画,写上“剧情”,装订成“邮票版”(比“口袋版”还小)连环画书。对于女儿的专业选择,王维民依然没有反对,理由是一来她喜欢,作为父母应该尊重孩子的选择,二来她还年轻,如果今后发现当初选错了,还有时间换专业,如果父母帮她选错了,我们没有机会帮她改正这个错误。家长的责任是,我们只要告诉孩子你选定目标后,朝着最好的方向努力,但也要有承受最坏结果的心理准备。高扬知道妈妈担心自己的工作前景,她非常自信地对妈妈说,“您放心,我任何时候都不会没有饭吃。

毕业之后,为了积累“国际工作经验”,她申请去英国一家画廊工作了半年。高扬是个很聪明勤奋、又特别有责任心的孩子,从高中时代打工开始,就是那种无论在哪里工作都被老板喜欢的员工,画廊老板曾热情邀请她留下。但是,她不忘初衷,还是婉言谢绝,如期回到洛杉矶。

华裔编剧创造神话

为了能成为一名编剧,高扬努力寻找了两、三年,想尽办法就是不知道路在哪里。高扬为了进入她始终热爱的动漫业,到处找朋友或者写信咨询,当被告知Nickelodeon公司招编剧时,她报名了。在2000个竞争者中,绝大多数都是编剧专业,且每人手里都有现成剧本,高扬什么都没有,她提出给4天时间,谷歌搜索如何写剧本之后,递交出第一个作品,进入50强。第二轮中,她如法炮制,4天完成了第二个剧本。最终,50进2,高扬进入Nickelodeon公司,成为一名编剧。5年后,经纪人提醒她再写下去就会被定型为儿童动漫编剧,难有机会写成人作品。于是她离职,开始一段新旅程。她曾经为《硅谷群瞎转》(Silicon Valley),《功夫熊猫》等写过剧集,后加入到《瑞克与莫迪(Rick and Morty)》编剧团队,“变成腌黄瓜的科学怪人”一集,获得巨大成功,“腌黄瓜”成为该剧的代表性形象之一,衍生产品跑满大街,为该剧集赢得该分类项中首个艾美奖提名,并捧回大奖。过程中的故事还很多很多,包括作为亚裔女编剧受到的攻击等等,无法尽述,只能说,走进美国娱乐业、白人动漫圈的华裔编剧,付出的努力以及为华人赢回的荣誉难以仅用一个奖项来评估。

高扬的父母最后一再强调,高扬的“成长之路和获得的这一点点成绩,像报春花,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他们相信“无数的华裔移二代必将成为出类拔萃之辈,为华人争光。”

留下一个答复